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06章 挑衅

第206章 挑衅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只是哂笑。这才刚登记了姓名,就有人在推波助澜,想必这场考核领略后头更加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去理会,只是待在屋里头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碰到许多厉害恶鬼,都是来参加考核领略地。想要取得个好名次,自然不能懈怠。我摊开手心,变出一缕青光,这就是煞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姜寒来了,喊我过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是不吃熟食地,但是也要补充阴气。酆都给安排的食物五花八门,飞禽走兽,香烛纸钱都有。但是能拿到多少,就要看自己的牌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最低级的黑牌,只能拿到纸钱,几个鬼端着盘子,深深一嗅,就把阴气吃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出紫色牌子,立刻得到了最好的一份,盘子上摆着两个纯净鬼精石,阴气纯粹而且凝练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姜寒问我道:“你是不是得罪人了,怎么外头在传你的谣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红是非多,我也不知道是谁在整我。”我倒不是很担心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一个大活人难道还会被一群恶鬼整趴下?

        有个粗胳膊的恶鬼伸手来抢,粗声道:“小白脸,把你的东西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青眼恶鬼,我抓着他的胳膊,喝道:“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遇到鬼不能弱了气势,把他看做是个阿猫阿狗就好,否则就会被反过来欺负。恶鬼一声狞笑,大手抓着,跟我掰起了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呦,脾气还挺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几个鬼差来了,穿着黑袍,看起来像是维护秩序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我装着叫疼,这帮鬼差立马散掉了,反而看起了热闹。我心里冷笑,果然是等着我动手,然后给我安插个罪名。

        男鬼得意道:“大家都别管闲事,我们是自愿比力气地,哈哈,小子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了,手掌力,这鬼立刻变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让你找我麻烦地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服输,嗷的张嘴要咬我,我把头一偏,手里加大力气,痛的这厮急忙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了!”我冷笑着,把他胳膊的魂儿撕下来,塞进嘴里吃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他另外一条胳膊的魂儿也给撕了,冷笑道:“下次再来惹我,我急直接吃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鬼差这才反应过来,跑过来抓我,叫道:“私下里不准动手,你违背了规矩,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出紫色牌子,喝道:“刚才他都说了,我们是自愿比试,想要制止,早干嘛去了?谁要是敢找我麻烦,我就吞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鬼差看到紫色牌子,脚就软了,害怕地说道:“你别生气,就是想请你协助一下调查,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下,这可是酆都,遍地都是官吏,别得罪了哪个大人物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要问话,叫他自己来,我是谁都能呼来喝去的小喽啰吗?”我装的凶巴巴地,吓得几个鬼差飞奔走掉,很快就来了个面白无须的官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叫了一声好巧,居然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是风波恶,先前到庐阳来的使者,元圣君能够上位,多亏了有他从中斡旋。他领着几十个鬼差,浩浩荡荡地来了,气势摆的足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波恶摆出一副严厉的面孔,叫道:“到了酆都,就要守规矩。你敢私下动手,就好受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这个草包,厉声叫道:“来呀,你碰我一个指头试试。”我把紫色牌子亮出来,叫道:“我可是出窍境的高手,谁敢碰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差点跌个跟头,惶恐道:“出窍境?”他像是吃了个死孩子,脸色难看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凑过去,小声道:“我给你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感激看着我,急忙吆喝着几个鬼差把我带走了,来到个大屋。他让鬼差出去,陪着笑脸道:“是我不错,得罪了高人,请你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,怕他去告密,就胡说道:“我是灵仰来的,城隍爷特地叫我来给风大人打个招呼,没想到差点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元圣君,风波平就变得亲切起来,乐道:“哈哈,原来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地,快坐,上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你不知道我是出窍境么?居然还敢来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苦着脸,气道:“我是被人给骗了,说是叫我为难你,我哪知道你这么大的来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问他是谁,他反而问我:“你是不是得罪了秦傲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是谁?虽然听说过这个名字,但我根本不曾有过交集。风波平告诉我,秦傲是这次考核领略呼声最高的一个,风头无二,就是他授意对付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梅香院本来是给秦傲准备地,听说被你给抢走了,我估摸着他怀恨在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摆摆手,这院子我就进去看了一圈,又没有住,早就退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一拍大腿,说道:“那就更糟了,秦傲眼高于顶,你嫌弃的东西他自然更加不肯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登记的判官是谁?就是他坑了我。”我气得牙痒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说道:“那判官叫做郑良,是第十殿关马司的一个小吏,奇怪,他干吗要害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第十殿,不就是转轮王吗?我心里揣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谢风波平给了我提醒,我掏出一袋子礼物给他,喜得这厮眉开眼笑地。这时候,外头进来个瘦个儿,叫道:“好啊,风波平,你居然敢收受贿咯,小心我去告你一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眼里闪过厌恶,叫道:“胡说,这是别人托他捎给我的家乡特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低声道:“这人官职比你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正三品的大夫,他就是个五品的司曹,我比他职位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你怕他做什么?我抓起这厮的衣领,重重一摔,骂道:“上官在跟别人说话,你不知道要敲门进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被砸断了一个胳膊,疼的大叫,还不忘记威胁道:“你敢打我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告诉你,你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索性把他一个胳膊给扯下来,直接丢出门外,喝道:“我管你是谁,滚,要不然我就撕了你。”他被我吓的哆嗦,一句话都不敢说,狼狈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满脸焦急,慌张道:“你惹大祸了,这厮是秦傲一个小妾的哥哥,平时狐假虎威地,我都不敢招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也太谦让了,连个小喽啰都能骑到头上拉屎撒尿。”我有些瞧不起他的窝囊,古来文官的地位都比武官高,他怎么这么胆小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懂,这次秦傲赢了,就会升任一品将军,统领恶鬼司。恶鬼司的力量很大,我哪儿敢得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哈哈一笑,道:“别怕,他要是来找你,你推给我就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半信半疑地看着我,颓然叹了口气,然后又说道:“算啦,我到底是有官职在身,秦傲不敢把我怎么样?你就躲在我就家里,等风头过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破屋四处漏风,夜里寒凉,我自然乐得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傍晚,外头来了群恶鬼,簇拥着一个光头恶鬼,这厮足足有两米来高,脑上有三个瘤子,满脸的凶煞,看了就叫人胆寒。他高声叫道:“来呀,给我把这个屋子给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恶鬼扑上来,想要拆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走出去,叫道:“你们干什么?这是我的屋子,谁敢乱来。秦傲,快叫他们住手,小心我去告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厮就是秦傲,光头恶鬼的眼珠惨白,里头透着一抹紫色,看样子快到鬼帅级别了,我心里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叫道:“我怀疑有个逃犯躲在这儿,你别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波平气得脸都绿了,叫道:“这是我的屋子,你没有权力冲进来抓人。我的官职比你高,你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出嗤笑,说道:“你这个软蛋,我不管你跟那小子什么关系,最好识相点,否则我来连你一起揍。”他伸手一抓,就把风波平的乌纱帽摘下来,丢到地上踩了两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风波平镇不住场子,自己走了出来,念着杀鬼咒,这些恶鬼脑袋胀痛,急忙跑的远远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光头恶鬼大声咆哮,就把我的声音压下去了,吼道:“你小子好大胆子,抢了我的房子不算,还敢打我小舅子?不把我放在眼里,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不说话,拿出紫色牌子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愣了下,凶狠叫道:“别想吓唬我,老子只佩服拳头硬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挥舞着拳头朝我打来,鬼气凶戾,我有种怎么躲都躲不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刻叫楚筱上了身,和他硬碰硬对了一拳,嘭,我就跌得飞出来。秦傲得意笑道:“原来是个软包,我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月忽然传音给我,道:“李霖,你让楚筱退出来,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奇怪,你行吗?唐月可没有上过我的身?唐月急的催我,我只好点头,让楚筱先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霖,你快念咒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明悟,念道:“天不生甘霖,万物批生魂,地陷三千丈,太阴不生。汝弘誓,愿救众生。千取丹华,万岁长春,急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月变成一缕白烟,钻进我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魂力像是浪潮奔腾起来,感觉身体变得强大有力,仿佛力量增幅了许多,连气势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李家独有的六丁玉女术,洛风啸跟我说过,如果遇到危险,就念这个咒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挥出一拳,和秦傲对撞在一起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7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