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13章 妙水庵

第213章 妙水庵

        他面容冷峻,身上透着森森鬼气,脚不沾地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晓生?”我有些奇怪,但是一想,又不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掌心拿着个铜铃,咔嚓,把它捏碎了。屋内涌来一阵阴风,束缚我的力量消失了。楚筱,唐月,薛良人她们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撅着嘴巴,生气地抓着巫毒娃娃,把它重重地丢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娃娃像是婴孩一样出刺耳啼叫,叫人脑子晕眩,它趁机往窗外逃走,薛良人拿剑去砍。巫毒娃娃蹦起来躲掉,拿着小刀挥舞,就把薛良人的手指砍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嘻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跑?哪有这么容易?”唐月怒了,身上爆起森森鬼气,她出一道红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巫毒娃娃翻身上梁,红光打空了,差点把整个屋子都拆了。唐月出冷笑,鬼魅般从原地消失了,突然出现在巫毒娃娃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捏着这鬼东西的脖子,出红光,扑哧,就把它给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丫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,她摸着我的咽喉,给我吹着气,凉凉地,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下:“没事,你们去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将军,你怎么会来?”我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自己拉了个椅子坐下,朗声道:“不用这么见外,叫我杜晓生就好。白天我看黑袍鬼鬼鬼祟祟地跟着你,就知道他不怀好意,就一直跟着。到了傍晚时,我看到有个小鬼把铜铃挂在屋檐下,摆了个铜铃镇魂的局,就知道他要下手了,一直在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感激,要不是杜晓生关照,可能今晚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帮我就意味着得罪秦傲,还有秦傲背后的转轮王,杜晓生一看就是个聪明人,怎么会做如此不智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露出明快笑容,道:“洛公是我的救命恩人,你是他的弟弟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吃了一惊,难道我是李霖的身份被泄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摆摆手,拿了一封信给我看。是洛风啸的笔迹,我下阴曹前就寄出来了,托杜晓生帮我的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好奇,看杜晓生是阴曹有头有脸的人物,怎么会和洛风啸扯上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惆怅道:“都是过去的伤心事,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向张榜司的长史推荐了你,三天的时间太长,秦傲想整你的话很简单。我想让你出去避避风头,等到第二场比试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我赶了个大早,来到张榜司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史安排了两顶轿子,八个鬼差来抬着,一路朝着城门口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哎呦,有个鬼差叫了声,轿子一歪,差点把我摔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史气得骂道:“没用的东西,连个轿子都抬不动,真要是遇到了恶鬼,我还指望着你们保护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地上插着个钉子,把鬼差的脚掌给戳穿了。恰巧旁边有个医馆,里头有个鬼大夫在做生意,说是能治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差怎么会被一个钉子给弄伤,我拔起来看了下,钉子上用血画着诡异符咒。如果不是我现的早,一会儿血就会流干了,符咒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,为什么要暗算一个鬼差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鬼大夫很高明,一会儿就治好了,鬼差又回来抬轿子了。我睁开天眼,立马觉察到不对,这不是刚才那个鬼差,他用了障眼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冒充的恶鬼很厉害,我偷看他,立马就被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恶狠狠地瞪着我,威胁道:“不许说出去,否则我就撕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下,小声说道:“你就是那个从幽枉狱里逃出来的恶鬼吧,现在阴兵都在追捕你,你这样是出不了城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恶鬼出低声咆哮,“不用你多管,不许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耸耸肩,到了城门口,一个鬼王带着阴兵在巡逻,守备非常森严。城门上挂着一面镜子,每个恶鬼通过时,都会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恶鬼明显变得紧张起来,我低声道:“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迟疑,然后焦急道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我最恨阴曹的恶鬼了,就算你帮了我,我也不会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才不要你的感激呢?我就是想给转轮王添堵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,你恨转轮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恶鬼咬牙切齿道:“血海深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就行了,我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拿了个黑符给他。这是我杀了王丁得来地,跟活人的身份证差不多。他感激地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我叫宗时雨,你的恩情我记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这厮还有点良心,我拽着他,问道:“你本事是不是很大,能不能打得过鬼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傲然道:“我全盛的时候,连鬼帅都不放在眼里,阎王爷来,还差不多。现在我很虚弱,但是打架不光靠实力,还要靠脑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立马给他出了个馊主意,道:“如果黑符也没用,那你就要躲在城里里。我告诉你,这次考核大赛里有个黑袍恶鬼,他戴着面具,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扔掉轿子,哎呦叫着肚子疼,跑的没影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史气得跳脚,又去喊了鬼差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城门时,我有些紧张,不知道会不会镜子给看破。等到安然通过,我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曹中到处都是灰暗凄凉,酆都城也不例外,没有什么风景可看。妙水庵离酆都有点远,要过两个山头,到了山坳低洼处,有一条阴河从地下深处冒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有个渡口,有鬼差在上面摆渡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史亮出身份,立刻就有一艘船靠过来。这时候,那边排队等候地就不干了,有个披着蓑衣的恶鬼叫道:“不公平,凭什么他们后来,可以先走?我都等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起哄,就有些恶鬼跟着闹腾,

        鬼差拿出铁链,抽打了几下,恶鬼顿时老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惹事的那厮却是个凶悍地,居然抓着鬼差用力一丢,差点打起来。鬼差一拥而上,他只有一个,双拳难敌四手,只能认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他来到我们身边,塞了一叠纸钱过来,想要搭个顺风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早就看出来了,这厮穿着蓑衣,但底下是个壮实的年轻人,眼珠子很灵活。长史自然看不上这点毛毛雨,我就劝道:“不如把他带上,免得这厮闹腾,惹起众怒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船来了,摆向对岸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他坐在角落里,拿着什么在看,见我过去,又一脸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面就是妙水庵,你过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干巴巴笑起来,道:“我去走亲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妙水庵里头都是女鬼,你一个大活人到阴曹来走亲戚啊?他不想说,我也不想多问,反正他一个活人跑到下面来,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阴河,就到山脚下,这里石头嶙峋,地势很陡峭。奇怪的是,山腰栽着一棵大柳树,上面挂着几十个红灯笼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灯笼上都画着女人图,还写着姓名跟简要的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史说道:“看来妙水庵今年又有好些个新娘子要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感觉到年轻人明显变得呼吸急促起来,他盯着一个红灯笼,上面是个穿着校服的青春女生,叫韩蕾,十七岁,长得青葱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我也看着那个女孩,他立刻生气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史哈哈笑道:“原来李兄弟喜欢这个女鬼啊,这也好办,不如我来给你保个媒,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呸地吐了口唾沫,骂道:“你们这些阴曹的鬼怪都是一丘之貉,臭不要脸。”他骂完,就跑进了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奇怪,就问长史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他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,向我解惑道:“妙水庵的主人是一个鬼媒婆,她经常搜罗一些漂亮女鬼来,调教好了,嫁给阴曹里有地位的鬼物。这些灯笼上就是女鬼的信息,要是看中了,就要备下聘礼去迎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叹息,这些女鬼真是可怜,死了还被人买来卖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山顶,我看到一处精美的庭院,比起普通的城隍庙还要来的富贵。想想也是,妙水庵靠卖女鬼,能赚多少钱?当然要把地方修的气派富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有两个女鬼迎出来,长史让她们带我去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敢兄弟,我去找鬼媒婆,你先等着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女鬼引我进屋子歇息,给我上茶拿糕点,两眼含春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跟长史一起来地,他又跟我兄弟相称,估计这女鬼把我当成了一个有地位的鬼,想要勾搭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逗着她们两个说话,就知道了鬼媒婆叫做石英姑,虽然是个白眼,但是跟阴曹上层的关系非常好。她让女鬼喊她大姐,说是要嫁妹妹一样,给大家找个好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有个女鬼来叫道:“哪个是李敢,大姐喊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跟她来到个花厅,上坐着个美艳女鬼,妖娆多情,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。长史坐在她旁边,介绍道:“李敢,这位就是妙水庵的主人石大姐,她听说你连赢两场,一定要见见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石英姑打量着我,夸道:“这位小哥不但本事高,还长得英朗俊俏,我这儿的姐儿看到,肯定都为你着迷。你今天几岁啦,有人有成家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冷笑,你是个拉媒地,怎么一开口,就像是个拉皮条地?

        我笑道:“还未建功立业,不敢成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石英姑又说道:“我这儿的姑娘最多,风情万种,你想要啥样的,告诉姐姐,我保管给你挑个满意的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7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