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19章 擂台战

第219章 擂台战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牛头把血书拿过去,呈给车内的秦广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大酉用鲜血写的罪状,罗列着玄阳真宫与阴曹高层勾结,颠覆庐阳阴曹,炸毁阴河的事情。另外还有金使者的服罪状子,二者同在,足以洗刷我和洛风啸的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来酆都这么久,早就打听清楚了,庐阳的金使者来自平游司,而平游司是转轮王直辖的。要是这事跟他没关系,鬼也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给我来了一封信,叫我把这份血书递到秦广王手里。我还想着要怎么跟这位阎王爷碰个面,没想到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车里传来一声怒哼,这是阎王爷开口说的第二个字。这位秦广王真是惜字如金,轻易不说话。不知道为何,我总觉得他的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头传话道:“这事你做的极好,只是事关重大,暂且不要声张,待我调查清楚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那个李霖,他不但没过,而且有功,过些时候就把对他的通缉撤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提了我,却没有说到洛风啸,我就知道阴曹对洛风啸的观感不好,想要给他脱罪可说是阻力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珠帘晃动,里头伸出一个白皙手掌,上面拿着个手串。牛头嘴巴咧得大大地,像是非常吃惊的样子,回神说道:“你送信有功,这串念珠是阎王爷赏赐给你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串天眼,各个精致,每个珠子上面还都刻着符咒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王爷赏赐地,总不会是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五个擂台都结束了比赛,秦傲胜了,他的大戟凶猛,几乎没有鬼物能够招架。宗时雨也赢了,他会法术,趁机吞掉了好些恶鬼,来壮大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风度翩翩地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属他赢得最轻松,他在恶鬼中很有声望,没几个鬼敢跟他动手。他来到我跟前,低声提醒道:“李敢,小心些,他们三个是一伙儿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两个擂台的胜者一个是水鬼,还有个个吊死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缓缓说道:“这次比试你一定要赢,决不能错过。为了给秦傲铺路,好多恶鬼畏惧转轮王,并没与参加这次考核,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水鬼和吊死鬼来到我跟前,谄笑道:“李敢,你真是厉害,不愧是出窍境界的大高手,一定能赢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我们帮你对付秦傲,你以后多照顾我们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杜晓生提醒,说不准真被这两个恶鬼骗过去,我笑道:“秦傲可不简单,他背后有转轮王撑腰,难道你们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恶鬼立马对我表忠心,说道:“擂台战当然要讲究公平,就算秦傲输了,转轮王还能不承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看秦傲不顺眼,决定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要演戏是吧,那就别挂我不客气了。我趁机说道:“秦傲十分厉害,我跟他单打独斗可能没有胜算。这样吧,我懂一个法术,可以把所有人的力量集中起来,打倒秦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鬼热切地问道:“什么法术这么厉害,告诉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摇头,说道:“这可是我的秘密,不能随便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吊死鬼生气了,威胁道:“我们诚心诚意地帮助你,你怎么能不说呢,快说,快说,要不然我们就去帮秦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但是你们要给我一滴鬼血才行。”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,也趁机提出了条件。这两个鬼不干了,嘴里屁咧咧地开始恐吓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声招呼,把杜晓生和宗时雨喊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两个答应一起对付秦傲,配合我的法术,都把鬼血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在撒谎,他们两个配合的很有默契。宗时雨嘿嘿一笑,戳破指尖,挤了一滴黑血给我。杜晓生眉头也不皱,也照做了,他朗声道:“我们三个同气连枝,要是你们不愿意,自然可以不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鬼踌躇了,竟然答应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乐开了花,这可是个大昏招,待会儿看我整死你们。我用符纸接了两滴黑血,两鬼一副肉疼模样,催促我把秘密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了几个符纸分出去,叮嘱道:“待会儿你们先上,顶着秦傲,我准备好法术,叫一声敕,就是暗号,保管一下收拾了秦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鬼找了个借口溜了,我知道是去通知秦傲,也不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眼神一凝,郑重道:“李敢,你要小心,秦傲本来就是个厉害鬼王,还有转轮王帮助,肯定是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拍着他的肩膀,镇定道:“没事,我也有后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寄给我那么大的一包东西,里面就有给我准备好的东西,秦傲再厉害,也不可能是洛风啸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傲然道:“你如今是我清微派的弟子,我这个做掌门的,怎么能让你吃亏。放心好了,待会儿我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隔了半个钟头,小擂台战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跳上台子,霸气喝道:“李敢,快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惹得宗时雨嘿嘿冷笑,我急忙说道:“几位,你们先上,拦着秦傲,我来准备咒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第一个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傲,我先来试试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挥舞着乌黑大戟,凶猛地扑来。杜晓生手一握,虚空里飞出粗大铁链,抽打着秦傲,从他身上剥落一丝丝的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疼的怒吼,大戟出毫光,把铁链全都斩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晓生,本来我的最大对手就是你,拿出真本事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眼珠惨白光,出一声厉啸,他身上泛起鬼气,不断地膨胀变大,变成个双单角双翅的狰狞恶鬼,足足有小楼那么大。这巨人提起手臂,轰隆,就把秦傲砸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嗷嗷怒吼,冲了上来,大戟将巨人一个手臂给切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嘴里念咒,手臂一下子就长了回来。他嘴里催促,巨人噗通蹦起来,对着秦傲重重打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鬼巨人力量巨大,走起来震得擂台嘎吱嘎吱响,打的秦傲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叹道:“这个杜晓生有些本事,竟然叫他把乌鸦鬼变出来了。乌鸦鸣丧,在阴曹里被视为神鸟,遇乌鸦鬼则必死,比阎王爷还要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节节败退,就被乌鸦鬼抓到空中,竟然像是要活活将他给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秦傲神色痛苦,心里想着这厮会不会被杜晓生给活活撕了。秦傲拿出个紫符,出一道璀璨光芒,哗啦,乌鸦鬼被打中了,痛苦地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急忙闪避,被秦傲拿着大戟横扫,跌下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大叫可惜,要是没有这个符纸,杜晓生就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大声叫道:“你一个鬼王,竟然用道门的法术,脸皮厚不厚?你不是道门派来的奸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喘着气,怒道:“我才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有玉玄符,这可是龙门派最厉害的符纸,嘿嘿,我看你大大的可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气得满脸通红,朝他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往后跳开,水鬼哎呦着,从后面撞了他一下。大戟挥落,直接把宗时雨给砍成两半,黑血喷了秦傲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你这么弱,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你这个只长肌肉的蠢货,我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鬼魅地冒出来,就在秦傲身侧,拿了个铁签去戳他。这铁签上有鲜血写的符咒,出诡异红光,一戳,就蒸掉一块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捂着胳膊跳开,愤怒挥大戟,又把宗时雨给劈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我在这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又出来了,这次直接戳瞎了秦傲的一只眼珠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的啧啧称奇,到底是一派掌门,虽然死后实力大大的削弱了,但是用起法术的巧妙实在是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大吼道:“你这是什么妖邪法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嘿嘿道:“你猜啊,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吊死鬼忽然说道:“你这是清微派的五灵召鬼术吧,抓了野鬼来替死。嘿嘿,我身前也是个修道人,恰好遇到过,好厉害,快点吧秦傲给打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怪声怪气地叫着,大家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下传来惊呼,有两个恶鬼凭空不见,现在一看,就是刚刚被秦傲打死的两个。看秦傲扑来,宗时雨故技重施,又抓了个恶鬼来替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下恶鬼出怪叫,立马逃得远远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大怒,嘿嘿一笑,就来到吊死鬼后头,直接戳他脑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打我?我们是联盟啊?”吊死鬼也懂法术,急忙拿了个符纸去贴他。宗时雨吹了口气,符纸立刻就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着铁签,劈掉了吊死鬼的一个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多嘴,下次直接打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冷笑着扑来,他拿出一沓丧魂符,这符纸对鬼物威力强大,连戎友都被打的痴呆,宗时雨生前再厉害,现在也是个鬼,急忙要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鬼影飘忽,符纸一个个落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傲急的大叫,他拿出一个铜锣,用力一瞧,金铁轰鸣,宗时雨身子像是被定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去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戟挥舞,一下子把他脑袋砍飞了,还有那么多丧魂符打下来,这次不是替身,而是真正地打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被打的支离破碎,滚落的脑袋带着痛苦。他嘴里念咒,脑袋又飞回了脖子上,只是神气一下子变得萎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小子,爷爷我纵,横的时候,你还没出世呢,你这是找死。”他出长啸,身上腾起一道青光。青光倏忽飞起,出铮铮鸣动,宛若利剑飞起,就把秦傲的脑袋给砍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厉害法术一出来,宗时雨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了?我心里快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傲光秃秃的脖颈上突然长出来个脑袋,宗时雨猝不及防,就被打下台去了。他嘿了一声,悄悄跟我说了一句话,就自个儿治伤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到你了,李敢,你死定了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8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