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23章 断案

第223章 断案

        我嫌他叫的聒噪,吩咐阴兵堵了他的嘴,拖出去就在大殿外头用刑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砰砰,水火棍打下去,只听到皮肉迸裂的声音。我不用游魂司的鬼差,就是怕他们徇私,直接叫阴兵来执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领着在场的官吏围观,看着程泰受刑。有几个看到一半,就忍不住跑去吐了。自古文武不对头,这些官吏都是文职,碰到杀气腾腾的阴兵,脚就先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官上任,别人凭什么服我?要么就是有背景,后台够硬。如果是秦傲来,大家肯定是巴结奉承。可惜我没这件条件,只好用个笨一点的法子,靠自己的力量来压服这些官吏了。我拳头大,你就要听我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泰呜咽着,被打的昏死过去,阴兵来请示,接下来该如何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叫鬼差把他架下来,打死就不好了。宗时雨阴测测道:“你就是太心软,他不死,肯定还要咬你一口,绝对不会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想也是,将眼睛一闭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喝道:“这才打了五十六棍子呢,泼醒了,剩下的继续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跟我一起来的,见我不表态,阴兵以为是我的命令,立刻遵照实施。一盆水泼下去,这厮醒了,嘴里呜呜咽咽地,眼神透着几分恶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是服我,我就放了你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做梦,你无故折辱官吏,我一定要,哎呦。”阴兵这次没有堵嘴,直接打得他嗷嗷叫唤。这厮一开始还硬气了,渐渐地就开始讨饶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自得道:“我没说错吧,鬼就是鬼,以德服鬼那套你不适合,继续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砰砰砰,一棍棍打下去,这厮这才知道厉害,拼命讨饶。我也不理他,阴兵不停手,一百水火棍到底没打完,不到八十棍,这厮就被打得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抬起眼皮,环视一周,恶鬼司的官吏根本不敢跟我直视,吓得赶紧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崔府君送我来时,说是统领有权处理职司内的一切事宜。我提拔个小吏,居然还被说三道四,这等恶鬼如何能够重用。诸位放心,只要跟着我好好干,我定然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杀鸡儆猴就是这个道理,胡长平一下子磕头道:“多谢大人,小的肯定努力办事。”他一带头,官吏们乌压压地跪下,给我表忠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步总算是稳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胡长平喊起来,说道:“我第一天上任,就有人敢无故旷职。我问你,你可知道长史姓谁名谁,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长平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有个小吏抢先说道:“大人,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他挤到我跟前,说道,“长史叫做程宗,他的家离这儿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?我指着死掉的程平问道:“他和程平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吏告诉我,程宗和程平是同宗的兄弟,虽然不是一母所生,但是关系一直很好。程平本身庸碌,没啥本事,他能做到校尉,全靠程宗提拔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道:“这厮自己出身不正,靠着裙带关系上位。居然有脸指责本官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立刻把我的战绩宣扬了一番,我几天前还是个无名小卒,但是秦傲可说是大名鼎鼎,如今被我打死,反而成就了我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既然认得,那就在前头领路,去把他给我提溜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吏泛起难来,胡长平终于找到机会开口,叫道:“我认得,让我去,大人只要给我一队阴兵,我就能把他给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很是满意,要是胡长平有能力,我不妨再给他点好处,叫他能死心塌地地给我办事。我立刻唤来一队阴兵,叫他们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还是不放心,就把石帆喊来,叫他一起过去。石帆是我身边最机灵的一个恶鬼,身前还是公司的高管。虽然本领低微,但是管人谋事的本领比我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官吏也变得泾渭分明,对我溜须拍马地大多是不得志的,还有几个聚在一起,也不反对我,也不亲热。刚才那个小吏告诉我道,他们几个平时和程宗走的很近,自然不欢迎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一会儿功夫,阴兵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胡长平叫道:“大人,幸不辱命,我把长史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是个红脸胖子,浑身衣衫不整,还带着酒味和脂粉气,一看就知道在喝花酒。他被阴兵拿铁链捆着,狼狈大叫道:“谁敢抓我,我可是转轮王第七房小妾的远方堂兄,你们动了我,就是惹了大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敢威胁我,我冷声喝道:“来呀,把他拖下去,打上十下水火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着,不可!”外头传来一声叫嚷,有个黑衣官吏走进来,他叫道,“我乃是判官府的中书使,特地来送统领上任。大人,你新官上任,程宗到底是老资格的官吏,你为了私事折辱他,恐怕要惹人不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书使?我心里冷笑,这厮刚才不来,我下了命令,他才跳出来阻拦,分明是想表明我这个统领说话不算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救命,他要杀我啊!”程宗碰到救星般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冲他拱拱手,说道:“中书使,你误会了。我要杖责他,并非为了他不敬我。现在是办公时间,你看这厮竟然在宅子里花天酒地,我要是不管,这枉死城的风气就要更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愣,就笑道:“统领刚上任,不妨给个恩德,好叫他以后尽心办事。他毕竟做了多年的长史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就饶他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道:“功过不可相抵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书使被我驳了面子,拿我没法子,只能冷哼一声,拂袖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传来哎呦惨叫,过了会儿,阴兵提着程宗进来了。石帆叫道:“大人,官吏簿和功劳簿未曾搜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转向中书使,说道:“使者送我来上任,如今这厮藏了簿子,不肯交给我。这等藐视上官的长史,我可用不起,不如你把他领了去,我另择一位长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眼巴巴地看着中书使,统领的职位空缺着,他就等同于枉死城最高级的官吏,自然可以作威作福。我收回簿子,其实就是收回了他手头的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交出簿子,要么走人,你们看着办吧!

        中书使面色一犹豫,就叫道:“统领言重了。程宗,还不快把簿子给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被我打了,这会儿老实多了,说道:“簿子在我堂弟家里,我叫他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了一圈,不见程平,还有些奇怪。胡长平冷声说道:“程平胡作非为,得罪了统领,已经被正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一下子瘫软在地,眼神里藏着怨毒,我冷笑道:“怎么,你不服?你那堂弟是你引荐来地,如今犯了罪责,你也是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书使急忙打了个圆场,说道:“我早就看那个程泰不顺眼了,杀得好。程总,你可要好好约束家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长平领着阴兵去了,很快就抬来了整整两个箱子的簿子。有了这些东西,我就算是掌握了游魂司,只要有阴兵在手,我大可任命听话的官吏来管事。程宗他们听话,我可以养着,若是不听话,我自有法子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中书史突然说道:“本来我还担心统领初来乍到,上任交接有些困难。没想到你雷厉风行,真是叫我开了眼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明明是来拖我后腿地,居然就这么放弃了?我心里有些不祥的感觉。他说了几句话,就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他送出去,路边突然冲出来一个恶鬼,叫道:“大人,我有冤情,求求您给我申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没说话,中书使就叫道:“哎呦,统领果然是有了名气,上任第一天就有鬼物来告状,好呀,统领你看要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?我心里冷笑,这就是给我出的难题。我要是办不成,威信自然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宗捂着屁股跑出来,叫道:“来呀,把这个刁民给拖走。”他冲我说道,“这是游魂司积攒下来的老案子了,大人不要理会,这厮就是胡搅蛮缠。“

        那恶鬼被鬼差挡着,拼命磕头,很快血流了一地,叫道:“大人,求您替我做主,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叫道:“来几个,把他拖出去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叫了声,就有些尴尬。阴兵只听我的命令,而几个鬼差不长眼地过来,被我一瞪,立马缩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让鬼差把他带进来,扶起来说道:“不要磕头了,我给你办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恶鬼是个清秀男子,他满脸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大人,谢谢大人,我把酆都所有的职司都拜了一遍,他们不肯受理,说我疯掉了,把我关在枉死城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他可怜的模样,心里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枉死城大殿里头,我吩咐鬼差升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跪何人,你有何冤情,不妨说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鬼给我磕头道:“大人,小的叫叶良,是临平人氏。小的一家四口,父母和姐姐都被恶鬼杀害,我死后求告无门,还请你给我做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砰砰地磕头,额头在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让胡长平把他的案宗翻出来,仔细看了看,这个案子办的虽然不妥当,但是没有多少瑕疵。叶家四口都是死于非命,其余几个鬼魂追查不到,叛的是枉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上的孤魂野鬼多的去了,哪有鬼差能够满世界地追查?

        叶良激动道:“我家人不是孤魂野鬼,他们是被一个贼人害了,鬼魂被抓起来了,现在还在受苦。求求大人,求您救救他们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8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