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25章 前事

第225章 前事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怎么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良激动道:“这就是救了我的那位城隍大老爷,是他指点我去酆都告状地。”他给城隍爷磕头道:“小的能逃脱,多亏了城隍爷救命,我给你磕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急忙避开,说道:“我力量微小,帮不了你,不值得你谢。”他神色复杂,低声道,“统领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鬼差来把叶良带走,城隍爷这才说道:“我指点叶良去酆都告状,本来想着,如果酆都会受理,自然最好。就算不成,也好叫他死了这条心,早日投胎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不快道:“你是城隍爷,掌管阴阳生死,怎么做起了这种和稀泥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苦笑道:“叶家枉死,我自然是知道,可惜我管不了这个案子。”他叫鬼差拿来几卷案宗,里头有几十件案子,翻给我看,道,“这些都是近些年来红尘观犯下的事情,可惜查无实据,我也没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无实据?”不会是这厮故意推脱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诉苦道:“自我当了这个城隍爷,尽心尽责,不敢有一丝耽搁,也想做个好官。红尘观的主人叫做顾波,他修炼一门阴邪法术,害了不少性命。只是他手段高,每次作案后,必定是杀人毁魂,叫人捉不到马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领着我到外头,指着城隍庙牌匾上一个缺口给我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叶良也是运气,他死的时候,恰好被过路的鬼差勾了魂,来到我这儿。顾波亲自追了来,大闹一场,把我这牌匾都差点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一脸晦气,被人给打上门来,说起来的确不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好我有个熟识的修道人,请他帮忙,暗中带着叶良去了酆都。顾波没有找到鬼魂,这才肯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叫鬼差拿他?”我奇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本事厉害,鬼差拿不住他。我几次到酆都去求助,都被上官给打了,说是阴阳有别,不能随意干涉。我身为一地的城隍,却不能庇护子民,实在是有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事情牵涉到道门,难怪阴曹觉得难办?如今道门和阴曹关系敏感,稍有不慎,可能就惹出祸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一脸哀戚,我安慰道:“不必烦恼,这事别人管不了,可我能管,红尘观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夸海口,阴曹不敢随意抓捕修道人,可我行啊。我除了是阴曹的游魂司统领,还是个大活人,别的鬼有顾忌,我可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还劝了我几句,叫我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曾去和顾波理论,他那红尘观里供奉着一个法器,最能克制鬼物,我连门都没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突然说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,红尘观练的是欲隐摄鬼术,需要捉了女鬼来练功。至于杀光家人,恐怕是为了刺激女鬼早日化身厉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如此,哎,这些年被他祸害的女鬼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一道尖锐声音想起来,怒斥道:“你这个庸碌的狗官,简直是废物,居然连可怜女鬼都护不住,简直是丢脸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戴着斗篷,刚才一直安静听着,这会儿突然生气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他好歹是一地之尊,当官的最重颜面,哪能这么羞辱。我要在这儿查案,还得他配合呢。我急忙安抚道:“别理她,她就是有些冲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本来就是他没用,如果我是城隍爷,就杀到那个狗屁红尘观,捉了他来下油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老脸皱起来,冷声道:“这位姑娘是谁,好大的口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事情不妙,急忙呵斥道:“不许胡说,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城隍爷坐镇一地,怎么能擅动兵戈?这事牵扯到阴曹和道门,他也是左右为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冲我拱手,喟然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统领深明大义,这次若是有差遣,小老儿必然从命,拼着这个城隍爷不做,也要把顾波拉下马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冷哼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冲城隍爷低声道:“你别理她,她是酆都来的贵女,背后实力很大,所以脾气也大。”城隍爷这才恍然大悟,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。接下来,任凭鬼新娘如何挑衅,他就插科打诨过去,也不纠缠,惹得鬼新娘有些薄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知道了顾波是凶手,还等什么,我们这就去捉他。”她提议道。看不出来她虽然脾气骄横,但是正义感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摆摆手,说道:“别急,这事还要筹划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是不是胆子小,不敢去,要不然我自己去。那厮祸害女鬼,我遇到了,肯定不能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的脾气骄横,只能顺着,不能跟她反驳。我笑了下,说道:“就算是犯了死刑,还有个吃断头饭的时候呢。且容他逍遥两日,大限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欣喜道:“统领亲自前来,自然是有阴兵随行,也是顾波那厮的气数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外头突然来了个使者,带来了一道喻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敢查案时,不得动用阴兵和鬼差,免得搅乱阴阳秩序,叫道门有了借口挑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哼了声,冷笑道:“使者来的倒是及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阴笑道:“小的一路紧赶慢赶,总算是追上了统领。还请统领遵照阎王爷的谕示,免得惹出祸患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怒道:“卑鄙小人,这种人也能做阎王爷,简直是荒唐可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使者面色不善,正要训斥。我一眼瞪过去,吓得这厮一个哆嗦,说道:“谕示我知道了,自然不会动用鬼差和阴兵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赖着不肯走,说道:“我要留下来监视,免得你做事不谨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声,叫了两个阴兵看住他,把他晾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这会儿忧心忡忡道:“现在这事情可怎么办?没有阴兵,红尘观可是本地最大的修道门派,恐怕就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忽然道:“既然来了,不妨光明正大地上门去质询一番。”这主意不错,顾波要是没有心虚,自然敢见我们。他要是不见,有叶良在手,先把他的罪名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阴风呼啸,城隍爷带着鬼差开路,领我来到红尘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使者还要聒噪,被宗时雨拍的耍了个巴掌,怒喝道:“统领出行,连几个吆喝地都没有吗?这几个鬼差够拿谁,再敢废话,就把你扔在红尘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座道观恢宏气派,坐落山腰,看得出花了大功夫新建地。外头竖立着一块功德碑,上面留有当地权贵的名字。任谁来,都要掂量几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前有两个道人在守着,像是早知道我们要来,前来迎接道:“欢迎李敢统领光临,观主在里头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连我的名字都知道,时间点也掐的准,果然是消息灵通,阴曹里肯定有红尘观的眼线。这厮看来阴阳两道都混得不错,难怪没人敢来过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跟着要进去,被他们给拦住了,傲然道:“观主吩咐了,城隍爷不准入内。上次你冤枉了我家观主,还没有道歉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然叫城隍爷给他道歉,气得老头浑身哆嗦,喝道:“大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诬赖观主作恶,还拿不出证据,不就是污蔑红尘观的名声吗?观主吩咐了,除非道歉,否则来了就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里头来了个刀疤脸道人,气势汹汹地冲出来,抓起鬼差就噗通丢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的城隍又来了?先过我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法术高明,几个鬼差拿着铁链去打他,被他敏捷地闪过。他冲到城隍爷面前,就要把老头丢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拦着他。”城隍也是个文官,自然打不过他,有些手慌脚乱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着我的面,就敢为难城隍爷,这厮真是嚣张极了。我心里冷笑,不用阴兵也罢,打量着我没有其它手段吗?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嘿嘿一笑,探手去抓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出冷笑,居然和他硬碰硬来了下,顿时出凄厉的惨叫,手臂的魂儿都被撕扯粗来。宗时雨大嚼两下,呸道:“老了点,味道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反应也快,迅退开,拿出一道符纸贴来,这是打鬼符。宗时雨躲也不躲,张嘴吐出一股煞气,符纸哧地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声道:“城隍爷是本地主官,岂容你恣意羞辱,把他给我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感激地看着我,急忙跑过来,向我致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面色难看,还是叫嚣道:“观主吩咐了,城隍不得入内,你们别得意。”他嘴里念着咒语,出一道赤光,带着叫鬼物畏惧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法术威力不俗,难怪鬼差吃不消,可拿来对付宗时雨就不够看了。他可是一派掌门,死后也搅得阴曹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鬼差连忙闪避,宗时雨冷笑道:“雕虫小技,也赶来卖弄,看你爷爷的厉害。”他鬼魅般一闪,赤光就落了空,把地表给砸出个坑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看他厉害,吓得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从后面追过去,眼看就要捉住,突然像是被什么给挡了回来。刀疤脸跳脚骂道:“你这鬼东西,还想捉老子,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城隍爷说的法器?能阻挡鬼物入内?我睁开天眼一看,红尘观上空笼罩着红雾,透着几分不详,难道这里也是一个神仙道场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追了!”我把宗时雨喊回来,免得他吃亏。看着红尘观那块镶金的匾额,这道观还真有钱,这可不是刷的金漆,而是真的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指着几个鬼差,道:“去,把这块匾额给我砸了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9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