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28章 潜入

第228章 潜入

        我试着跟他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很沉默,我说什么,他都是嗯呀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头出现了一个悬崖,车子笔直地朝前冲过去,薛道人有些紧张,说道:“统领,我们该下车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突然阴测测道:“还没到呢,怎么能下车,不许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离悬崖越来越近,车子也没有减的迹象。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,说道: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老实开车,我叫鬼差来带你去阴曹报到。还有就是赏你一道打鬼符,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打鬼符,离他的眼珠子只有一指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害怕地颤抖起来,不敢作祟,讨饶道:“我听话,听话,不要杀我。”接下来,他老实开车来到一个偏僻的土丘,上面有个黑屋。这里阴气很重,是一个凶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天都快亮了,我把他藏进了捉鬼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头出来了,汽车变了样,锈迹斑斑地,里头洒满了鲜血。这是一辆阴车,司机死后怨气重,附在车上,遇到搭车人就拖走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薛老人请我进屋子休息,他这里很简陋,条件又差。我有些奇怪,薛道人能走阴,凭这手本事就能混得不错,怎么跑到这么个凶地来住着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我询问,薛道人主动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山丘以前是个活人坑,尸骨多,怨气重,加上这险恶的地势,经常有恶鬼出来作祟,他被调派到这儿来守着,负责处理死鬼冤魂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道人有本事,就要照拂一方。在城里给人看风水是修行,在野地里守着恶鬼,也是修行,我早就看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道人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也是我不会做人,红尘观势力大,我不肯跟他们走一道,就被派到这儿来了。好在地方也清静,我年纪大了,也没有多少功利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外头传来响动,我惊讶地现有个满身蛆虫的尸体从泥里爬出来,过来敲窗户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然是一头行尸,大白天都敢出来作恶?我冲出去,一脚把他踹翻,就要拿符纸去贴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尸嗷嗷叫着,嘴里吐出一道绿烟,把符纸给腐蚀了。我提起道法尺,就要戳进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道人冲出来,大叫道:“别动手,统领手下留情,他是个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奇怪。薛道人招呼行尸到墙角站着,他很听话,乖乖地配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我解释道:“以前这儿出了个厉鬼,差点害死我,多亏了他帮手,才捡回了性命。哎,他也是可怜,以前是个修道人,不知道怎么沦落成一具僵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行尸躲在墙角,他眼神很清明,显然还保留着为人时的智慧。我试着跟他说几句话,他不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道人从里屋拿了一条野兔子出来,行尸一口要断脖子,吸干了血,然后又回到泥土里,自己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薛老人跟我解释道:“这个行尸叫莫二,怨气重,他不肯去阴曹枉死城,我就收留了他,免得被其它修道人给除了。他听得懂人话,经常帮我捉拿恶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佩服,薛道人本事不强,但是做人处事真是灵活。所谓老而弥坚,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外头传来嘟嘟声,有一辆越野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上下来个气度不错的男人,他身上带着煞气,是刚刚沾染过人命。男人吩咐几个保镖拖来了一口棺材,然后拿出一叠钱给了薛道人,急匆匆说道:“全都拜托给道长了,事成后,我再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要走,薛道人叫住他,说道:“刘老板,慢走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老板有些诧异,就听薛道人说道:“令小姐出了事,恐怕家里人也要遭殃,我本事低微,恐怕力有不逮。也是你运气好,来了位高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我介绍给刘老板,刘老板看我年轻,试探道:“薛道长,你都觉得为难,难道这小兄弟有本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让保镖打开棺材,男人犹豫着答应了,自个儿躲得远远地。棺材里头躺着个年轻女孩,额头贴着符纸,她眼珠子瞪的大大地,死不瞑目。女孩脖子上有一条红痕,竟然被活活勒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气说道:“刘老板,你女儿是横死的吧。父母杀子女,是大罪,有损阴德,只怕以后就要败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老板有些惊慌,颓然道:“我这女儿疯掉了,我把她锁在家里头,谁知道一不注意,她就把自己给勒死了。道长,你帮帮我吧,我保证以后求神拜佛,多添香火钱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这里头还有隐情,但他不说,我也不想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沉声说道:“帮忙不难,小姐走的不顺当,嘴里喊着一口怨气,我保证把她送走,让她不来祸害家人,但是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给小姐办一场风风光光的法事,必须挑一个好地方,红尘观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老板犹豫了下,说道:“我在临平也是有头有脸,红尘观那儿太热闹,恐怕很多人都会知道了,能不能就在这儿去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冷哂,这父亲够狠心地,随便把女儿送到个乱葬岗来,也不想给她风光办一场,真的是鬼迷心窍。就算生前过的富贵,死后到了阴曹,也是要归入恶行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道人叹气道:“你这女儿怨气太大,我也没法子,你拖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老板急了,又求了他几句,薛道人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法子,最后只能答应,但也提出了条件。第一,他不能露面,第二,价钱要商量下。薛道人只收了他一万,去了红尘观,起码要二十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这人没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道人嘿嘿冷笑两声,把他给打了。他朝我说道:“有时候恶人比恶鬼做出来的事情更可怕,我不是想帮他,而是相帮这个可怜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给女尸念着三遍度的咒语,办好了法事。我摸着她的额头,说道:“前尘已尽,你这辈子受苦,下辈子都会补偿回来,早早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符纸揭开,一个女鬼出来了,她怨恨道:“这人根本不配做父亲,把我当狗养着,还,还侵犯了我,我恨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道人有些为难,他早就劝过了,可女鬼不肯听,只能求助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瞪了女鬼一眼,吓得她哆嗦。好言相劝不听,那就来硬的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犯下罪孽,生死簿上都有记载,就算活着没人问罪,到了阴曹,也少不得到地狱受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鬼纠缠道:“我看不到他死,又不是亲手报仇,不就没有意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安抚道: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善恶到头终有报,他犯了杀人和****的恶心,死后必定要受尽苦楚地。“

        看她怨气未消,我就说道“你要是想报仇,我可以送你去,可你杀了他,他反而解脱了,可你自己就要到地狱受罪了,你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鬼想了下,说道“我这辈子都浑噩着,吃尽了苦头。我不想死后去地狱,我要去投胎。知道他死后会得恶报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你的身体借我一用,也算是给你积了阴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喊了几个鬼差来,把鬼司机和女鬼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来了,看着女尸厌恶道:“长得真丑,浑身还脏兮兮地,我才不要上她的身。不行,你给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脸晦气,居然让我给女尸洗澡?薛道人看她厉害,立马跑出去给我提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法子,我心里骂了几句,把女尸的身体清理干净。鬼新娘这才上了她的身。到了傍晚时,刘老板让司机来了,自己躲着不露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来到红尘观,我把指环摘下来,也不怕被人看出来。红尘观的几个道人拦着,说道:“走吧,这些天我们不做法事,把棺材拖走,晦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急忙说道:“各位师傅通融下,这是城里房产刘老板的女儿,你进去说说,请观主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是个大老板,道人进去禀告,过了会儿,顾波来了,看了眼棺材里头的女尸,眼神里闪过一丝贪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拿了一叠钱赛过去,说道:“道长,老板听说你神通广大,请你度了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波把钱推开,一副正气凛然地说道:“我做法事讲究随缘,这姑娘与我有缘,岂会为了一点铜臭动心,拿走拿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头哈腰地收起来,棺材被拖进了一个屋子,我留下来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波装模做样地念了一遍经,然后吩咐道:“我要去准备做法事了,有几件事情要交代你,你好好记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叫我拿秤砣挂了女尸的脚,然后拿了香油给我,叫我每隔一个小时,就涂在女鬼的眼皮上。“记着,这根香不能断,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走了,我心里冷笑,这厮可真是恶毒。

        秤砣挂在脚脖子上有千斤重,女鬼就跑不掉了。香油蒙着眼皮,叫女鬼死后善恶不分。恶事香点起来,更能激女鬼的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我守着,等被激怒的女鬼夜里出来,一定会把我当作血食。杀了人后,怨气就更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守了会儿,借口肚子疼,要去上厕所。看门的道人满脸不耐,我塞了笔钱过去,他们一个带我去上厕所,一个替我在里头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着走着,按照到刀疤脸给我的草图,前头就是顾波的练功堂,法器就藏在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扔了几张钞票在地上,道人眼睛一亮,急忙去捡。我劈在道人脖颈上,把他给打晕了拖进练功堂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练功堂里头奢侈豪华,一水的鸡翅木的装饰,幡经,八卦盘,桃木剑,罗盘,都是一应俱全,看着挺能唬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脸说过,这法器不便随身携带,所以藏在这里头。据说是一片桃花林,但是具体什么样,只有顾波本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转悠了几下,鼻翼传来一股甜甜的桃花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,现屋内一个密室,门嵌在墙壁里头。我把门给推开了,里头竟然连着一个宽敞的院子。有个女人倒在地上,被捆着手脚,我过去一看,失声道:“林鹭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9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