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31章 救场

第231章 救场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恶鬼闹腾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枉死城里关押的都是各种恶鬼,怨气很重,没法子进入轮回,这里其实就是个仅次于地狱的牢笼。里头的恶鬼打架,厮杀,吞吃,都是很正常地,这儿的官吏也很松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审理案子时,恶鬼就闹腾起来了?这么巧?我问道:“可有什么损失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摇摇头,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损失倒是没有,他们闹腾了一阵,然后退走了,就是统领带回来的那批女鬼受了冲击,这会儿一个都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都没有了?”我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晓生来了,他带着几分怒气,喝道:“程宗,你为什么要提前打开枉死城的大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长平悄悄跟我说道,枉死城的恶鬼每年的十二月会放出来,享受人间后辈的香火祭祀,叫做放风。本来该是三日后地,结果这次提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宗狡诈道:“我提前放风,是为了庆贺统领上任,这也是一件喜事,叫枉死城的恶鬼也高兴高兴。谁知道他们竟然错领了好意,果然是对不得他们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扑到堂上,哭求道:“统领,是我的错,你处罚我吧,打我十棍我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你十棍?你害得我下不来台,打你一百水火棍都是轻的。早知道当时就除掉这个祸患,我冷笑道:“来呀,先把这厮跟我拖去下油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宗尖锐叫道:“统领,我这是为了帮你庆贺啊,你怎么能杀我,你不能这么昏聩?我只是渎职,渎职的话最多打十下棍子,最多就是罢免职务,你不能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,难怪敢跟我对着干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阴兵进来,拿铁链拖着他往下走。程宗大声叫嚷起来,眼神求助地望着一个官吏,这是咳嗽下,说道:“李统领,你也太霸道了吧,长史纵然有错,也不是什么大罪,你下手太狠了,怎么服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就是这厮在背后撺掇了,我冷声道: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中年人,穿着乌纱灵官帽,傲然道:“我是判官府的迟判官,是掌恶簿的判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酆都判官府里头的判官数量不少,按职务分,主要有四种:掌刑判官、掌善簿判官、掌恶簿判官、掌生死簿判官,其中长官生死簿的判官职位最高,权力最大,也就是崔府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崔府君比我高一级,这厮比我矮半级,我没必要听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统领应该心怀仁善,才能被鬼物敬重,否则要怎么服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咄咄逼人的态度,我嗤声道,“我自然有善心,给的是好人好鬼,至于这等害人伤命的恶鬼,要以雷霆手段除掉,才是善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判官救命,救命啊。”程宗急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迟判官站起来,叫道:“我是判官,掌管刑罚,不能纵容你胡来,立刻把程宗给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拿阴曹的规矩来压我?我冷笑道:“判官有所不知,我不单单是为了他走失了女鬼而罚他,而是数罪并罚。这厮上次办公时喝花酒,这次惹出篓子,还有他平时种种不轨,都是犯了大错,本官容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长平立刻捧了个卷宗来,里头记载的都是程宗的一应罪行,每念一条,他的脸色就白了一分,最后直接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迟判官,你看如何?下油锅的刑罚我还觉得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迟判官气冲冲地坐下,冲我冷笑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宗急的大叫,阴兵把他拖下去,很快就架起了油锅。这厮满嘴脏话,还在不停地咒骂我,被丢尽了油锅,烧成了一缕青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这么个大亏,迟判官脸上无光,立刻咄咄逼人地难道:“统领,证人呢?没有证人,就不能定顾波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恼火,再不济,我就来个严刑伺候,不信撬不开顾波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咚咚咚,外头传来锣鼓开路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帅牛头驾着一辆华丽马车来了,这是秦广王的座驾。迟判官急忙领着一种官吏出去迎接,跪在地上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进了大殿,牛头传声道:“今日特来听审,这案件牵连广泛,还是个标杆,希望统领不要用刑罚。若是审理的好,就给你计一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头疼起来,明着是捧我,实际上让我变得施展不开手脚了。迟判官催促道:“统领,我们还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女鬼不在,还有修道人做的口供,我将它们拿出来,喝道:“这是临平的修道人所做的口供,都能指出顾波所犯的罪行,证据确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波梗着脖子不认,叫道:“我跟他们有怨,他们肯定是陷害我,我不服,除非你把他们喊来跟我对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平离这里千里迢迢,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看我默然,迟判官站起来,说道:“统领,看来顾波真是被冤枉地,你该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气得牙痒痒,难道真的要放了顾波。就算秦广王没有话,我都奈何不了他?真是太让人挫败了。外头突然跑进来一个女鬼,是叶良的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大喜,居然还有个漏网之鱼,也能够证明顾波的罪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良欢喜道:“妹妹,原来你没事啊,你快来说清楚,是不是顾波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女鬼低着头,看了他一眼,神色也有些激动。牛头说道:“刚才在外头见到恶鬼喧闹,就救下了这个女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,是不是顾波害了你的性命。”我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鬼跪在地上,说道:“不是的,我根本不认识顾波,我们是全家出去游玩时,出了车祸死掉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凉,没想到这个女鬼居然会撒谎?叶良急红了眼睛,叫道:“妹妹,你怎么说假话。要不是统领救了你,你还在红尘观受苦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鬼深深埋着头,也不说话,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说道:“我听到了,统领和顾波有恩怨,所以想借此陷害他,那些证据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怒气勃,冷声道:“没想到救了个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迟判官指着我叫道:“统领,没想到居然是你阴谋害人,顾波无罪,你有罪。按照阴曹的律法,你这种行为够得上大罪,应该押在寒冰狱受一万七千年的苦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良扑出来,叫道:“统领,是我害了你,早知道是这样,我根本不会救这个妹妹。我愿意顶罪,我愿意到寒冰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迟判官跪在大车前,说道:“阎王爷,如今证据确凿,还请您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广王低声说了句,牛头问道:“统领,你可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头叫道:“那就剥夺你的统领职位,押到寒冰狱受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殿外头传来个声音,叫道:“慢着,案子还没审理结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去,紫棠脸,他冲我眨了下眼睛,我有些糊涂了,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迟判官等着定我的罪,被人给喊停了,不喜道:“你是谁,不是鬼魂,难道是个修道人?居然敢擅自闯进阴曹地府来,简直大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是程咬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冒名?来呀,给拿下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还是游魂司的统领,这儿的鬼差和阴兵只听我的命令,他叫嚷一声,根本没人理会。程咬金不客气道:“我是为了协助阴曹破案来地,连阎王爷都没话,你算哪根葱,一直在咋咋忽忽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道:“程咬金,你有顾波杀害女鬼的证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头说是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沉,本来以为有转机,结果是竹篮打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说道:“哈哈,统领别急,就算女鬼不是顾波杀的。这厮另外还犯了一个大罪,足够打下地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招手,外头有个行尸过来了,他跪下磕头。这不是莫二吗?他怎么来了?莫二开口,嘶哑道:“小的有冤情,请统领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阴曹的官吏吓得变色,纷纷后退。僵尸能吃鬼,对鬼物天生就有一股威慑,就算是阴曹的官吏,也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还是个能开口说话的僵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子不语里记载着,僵尸是人死后,一口气没散掉形成的怪物。僵尸一旦说话,这口气散掉,自己也就完蛋了,能开口的僵尸得有多厉害?

        鬼帅牛头上前一步,喝道:“阎王爷在此,不必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二叩头道:“小的莫二,年前到临平游玩,一共二十个人,全都被红尘观的顾波害死。只有我逃脱了,他驱使恶鬼,害死一些根骨奇特的女孩拿来练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拿出镇鬼铜铃,放出了十几个男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男鬼叫道:“这个女鬼就是被我害死地。”叶良的妹妹看到他,吓得哆嗦,刚才的谎言相当于不攻而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大喜,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,急忙喝道:“顾波,你还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男鬼作证,顾波变得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紧张地看着大车,如果阎王爷不满意这个结果,大可以掀翻我的决定。可是我从定案,到最后画押,大车里一直悄然无声,好像真的是在看热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大声说道:“统领果然是英明无比,这案子阴曹七十二职司无人能破,统领一上任,就破了这样的大案,真是根骨惊奇,聪明绝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他夸得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迟判官,说道:“判官,我还要不要去寒冰狱服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铁青,说道:“统领手段高明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59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