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44章 线索

第244章 线索

        唐月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恶鬼看到唐月,立马色迷迷道:“原来是个美妞,这是有福了,哎呦。”他出痛呼,被唐月扑上去,直接把胳膊的魂儿给撕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恶鬼痛的滚出去,起狠来,他嘴里喷出一道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月闪身躲掉了,她指尖尖尖,扑上去和白眼打了起来。我抓起道法尺丢出去,正好砸中他的脑袋,唐月趁机上去,撕下了他半边脖子,黑血滴答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不妙,这恶鬼叫道:“这次饶过你们,没有下次了。”他嗖的隐去了身形,看起来像是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在屋里叫道:“小心点,他在你后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抓起道法尺,就朝着后面砸落,把他给打了出来。这厮居然隐身来偷袭我,这会儿他满头的黑血,嘴里咆哮着扑来。我念着六丁玉女术,唐月出凶狠的红光,红光像蛇一样游走着,将他给捆得结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饶命,饶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张开嘴,一口就把他给吞掉了,肚子里撑的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恶鬼见了,吓得跑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继续在念咒,过了会儿,屋内涌来一阵阴风,这会儿应该是正主到了。我急忙把朱宇推上前,他手里拿着竹篾,割破了手指,把血滴在尸体额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父子,作为招魂的媒介最好。朱宇哭道:“爸,你快回来,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大喝一声,拿着桃木剑指着地下,喝道:“朱福贵,亲人悼念,还不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鬼影从地下扑出来,往尸体里一钻,就坐了起来。他还有些迷糊,说道:“奇怪,刚才我不是到了阴曹吗?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我心里一松,只要还没被城隍爷过堂,事情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去扶着洛风啸,这法术已经不是招魂了,而是直接从阴曹抢鬼,对他的消耗好像很大。朱宇把老板从棺材里扶起来,看他身体比较虚,但精神头还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我们救了他,店老板对我们又是感激,又是作揖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不满道:“老子你糊涂了,明明被人给害死了,还要去谢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揪着朱宇的耳朵,骂道:“小兔崽子,叫你平时少鼓捣那些古怪的东西,这次差点被你给害死了。人家救了我的命,你快来替我磕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面色青红,还要跳脚,就听老板说道:“我的死不是李霖干的。李霖住进来那晚,还有个女的也来了,看到我这里有黑狗血和糯米,也跟我要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惊讶地叫了起来,“老爸,你不会把红色袋子里头的给她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到了早上,她突然怒气冲冲地来了,说我卖假货给她,耽误了她的事情。“店老板说道,“我当然不肯认了,当时李霖正好出去了,我就指着你说,我也卖给你了,你怎么没说是假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露出心虚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瞪着他,这小子小声嘀咕道:“我这儿的黑狗血和糯米都卖光了,给你的就是最后一份。红袋子里头的是普通的大米和调的猪血,要是碰到不识货的那种,就准备坑坑人家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老板啪叽甩了他一下,生气道:“你差点害死我了。那女人当时就火了,看到李霖丢在门口的塑料袋,就把布娃娃砸在我身上,说是叫我家里给准备后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气的大骂道:“我就是卖了点假货而已,她至于要我老子的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女的老板有印象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店门口有摄像头,应该拍到过,你想要的话,我给你找找。“朱宇跑去给我打印照片了,这是证据,好拿到玄阳真宫去,洗清我的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忽然起了阴风,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轻声说道:“来了,鬼差现不对劲儿,过来查看了。傻小,你出去应付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吓得瑟瑟抖,焦虑道:“鬼差来了,那他们会不会把我给抓走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让老板躺进棺材里,在他头顶和双肩点燃了三个白蜡烛,然后贴了一道符纸,在他嘴里塞了一枚五帝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着,待会鬼差来查看时,憋住气,千万不能出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来了两个鬼差,进了灵堂。看到我们好几个修道人在,他们也不是很害怕,问道:“昨儿个在这家捉了个鬼,他有没有跑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上前道:“我是苦读精舍的精英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鬼差吓了一跳,冲我行了个礼,说道:“阴曹办案,还请你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让他们进来,两个鬼差跑到棺材跟前,仔细查探了一番。三盏都熄灭了,有没有气息,两个鬼差有些狐疑,仔细看了看,也没现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从里头捧了纸钱出来,我加上两枚阴阳钞,说道:“有劳两位白走一趟,这是辛苦费,算是一点孝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鬼差一阵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叫朱宇在屋里燃起了香烛纸钱,两个鬼差也不客气,伸长了鼻子嗅起来,吃了个饱。这时他们看我就客气多了,推辞了下,就把纸钱给笑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个少见的修道人,鹰潭这儿的修道人很傲,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。我承认他们活着时很风光,可谁没有死的那天,到时候不还得要我们兄弟照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差冲我抱怨了几句,问我的名字。我大方说了,“我叫李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鬼差睁大眼睛,惊讶道:“原来你就是李霖?哎呦,我可是听说过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啊,庐阳阴曹的事情传到这儿来了,听说你还被修道人诬陷,幸亏阎王爷英明,还了你清白。你可是阴曹的好朋友,果然够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对我观感很不错,我就趁机问道:“两位,这家老板刚死没多久,怎么就被勾了魂呢?照理没这么快啊,连头七都还没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差抱怨起来,“我们也不想啊,不知道谁在外头烧了黄裱,直接告到了城隍庙。判官知道这里新死了人,就派我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还是大白天地,辛苦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前脚刚死,后脚就告到了城隍庙。不用想,肯定是害死旅店老板的那个女人干的?这女人心思够阴毒,连被救活的机会都不肯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又打听了几句,鬼差知道的也不多。我又说了几句好话,把两个鬼差给送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有些担忧,问道:“这可怎么办?要是他们再回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洛风啸,想让他拿个主意。洛风啸这会回过精神,笑道:“鬼差抓的是鬼,不是活人。我看店老板不是横死的面相,寿数还没到呢,只能算是走了魂儿,不算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旅店老板急忙来谢我们,朱宇把照片拿给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下,就出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照片上的女人三十来岁,长得妖娆多情,一看就是个风姿绰约的女人。关键是,她居然跟掳走林鹭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给洛风啸看,他点点头,“没错,就是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恨得牙痒痒,踏破铁鞋无觅处,终于叫我遇上了。我急忙问老板更多的事情,他也说不清楚,就把登记簿拿给我看,女人留下的名字叫田汝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提出到女人住的房间去看看,这里胡乱丢着很多东西,符纸,桃木剑,还有假的糯米和狗血。看起来女人像是在做法事,结果被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捡起一个布娃娃,和害死老板的那个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她在作祟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跟我说过,这个布娃娃在附近出现好几次了,无论谁得到它,下场都会很凄惨,据说里面藏着一个厉害的诅咒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拿去看了下,摇摇头,“这个布娃娃很普通,里头没有法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迷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眯着眼睛想了会儿,说道:“你上次住的房间还空着吗?今晚再去住一个晚上,可能不会太平,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嘻嘻笑道,勾着洛风啸的肩膀,说道:“有哥在,我不怕,你是不会让我出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敲了我一个爆栗,好气道:“瞧你那点出息,就知道仗着我的本事,啥时候也能叫我沾沾你的光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咧着嘴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。搬出洛风啸的名头,绝对是人鬼忌讳,不敢拿我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去老板那儿把布娃娃要回来,让我一个人住下,他还把楚筱和唐月给叫走了,要是真出了事,只能靠我一个人应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守了前半夜,实在是有点困。这些天忙活着报名的事情,又要打官司,到了十二点以后就撑不住了,头一点一点地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半夜,我是被冻醒地,有人在我脑后吹阴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下子清醒过来,后面的东西绝对不是人。我悄悄地抓起道法尺,就朝后面打下去,像是打中了,传来咿呀的叫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是个小女孩,穿着破烂的红衣,脸上沾着泥印子,看起来很是可怜兮兮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哥,你为什么要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委屈地生出白生生的小手,上面有个浅浅的印子,她呼呼地吹着,伤痕就缓缓地不见了。我心里一个哆嗦,寒意从脚底下冲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女孩什么来头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白眼恶鬼被我砸了这么下,也得头破血流,她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。看着她天真的笑容,我就跟见了鬼似地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0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