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50章 怨鬼

第250章 怨鬼

        老龚不信那个道人的话,但是他信洛风啸,一听我哥这么说,登时变了脸色,惊讶道:“难道是真的,小雪真的是个妖孽。那晚去送葬的人里头被咬断了喉咙,难不成真是小雪干的?我们还不肯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解释道:“那个道人不安好心,不是小雪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你不必害怕,就算小雪不动手,济阳子也会杀人,用血激魃女的凶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龚唏嘘起来,叹气道:“可怜龚老三两口子,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想了下,说道:“你带我去死掉的那户人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难道不去找小雪的爸妈吗?这样不是更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如果有用的话,济阳子他们早就抢先了。那个死掉的人可能有问题,我们先去摸个底儿。“

        老龚劝我们不要去,说道:“死的那个是村东的刘麻子,平时就是个好吃懒做的恶汉,家里也没个人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我朝窗户外头看,寂静的夜色里传来唢呐锣鼓的声音,像是在操办丧事。我奇怪地问道:“不是说家里没人了吗?怎么还有人给他送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龚唏嘘道:“到底是乡里乡亲地,大家搭了把手,本来打算直接火化,然后就找个地儿埋掉。还是那个道人了善心,给买了棺材,还请来人帮着料理后事,说是要风光大葬呢。刘麻子活着没享福,死了倒是奢侈了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狐疑,济阳子那厮被我救了几次命,还不忘反咬我一口,会有这种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眼睛眯起,远远看了下,说道:“你看刘麻子家里,火光是不是绿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绿色的不是鬼火吗?这里离的太远,我看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一笑,叫来老龚吩咐道:“你去通知村里人,刘麻子是横死的,怨气很重,只怕家里不太平,叫乡亲们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也别出来。你想个法子,让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龚点点头,急忙往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他领了个老头回来,这老头是龚家的族长,在这儿威望很高。他见到洛风啸吃了一惊,错愕道:“怎么是你,神仙,你一点都没有变老,就跟以前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笑着点点头,“看你身子骨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族长对他恭敬得很,跟他唠叨了几句家常,家里有个小孙子要出世,还特意求洛风啸给取了个名字。听到他的吩咐,他没口子的答应。他问道:“洛公,你难得回来,我叫村里的老人给你办一场筵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摆摆手,说道:“刚死了人,就不要麻烦了。我来这儿的消息,你们知道就好,别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,你等着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龚给我们腾出了一间空屋子,我坐了车,有点困,洛风啸让我先睡会儿,到了点儿自然会叫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打了个哈欠,睡得很香,等到洛风啸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,已经是大天亮了。老龚媳妇给我们做了早点,我扒拉了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刘麻子家里头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龚族长领着一群族人过去,我们两个戴着草帽,混在里头。到了刘麻子家门口,他家里破破烂烂地,就只收拾个堂屋,停了口棺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眼,眼皮跳,居然是口鲜红的大棺材?横死者忌讳红色,这会激化死者的怨气,就算想要太平的上路都不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棺材里头黑气萦绕,我想看的更清楚点。济阳子从屋子里出来,看到我们这么大的阵仗,还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龚族长上去搭话,说是要给刘麻子立碑上坟,必须要把家谱给理出来。济阳子是道士,就请他来写。

        济阳子有些不情愿,推脱了几句。龚族长落下脸,说了几句狠话。强龙不压地头蛇,济阳子还有图谋,没有翻脸,摆出一副乐呵的嘴脸:“好啊,那我就走一趟,你们给我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又来了十几个年轻小伙,闯了进去,说是族里给扎了纸人纸车,要找人帮着抬,硬是把剩下几个人硬拽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还剩两个道人在守灵,死活都不愿意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怎么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把无阴鬼放出来,让他溜进去,过了会儿,里头传来鸡飞狗跳的声音,有个道人一路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还有个人在守着,我去敲了下门,他探头探脑地看着。洛风啸在他头上一拍,这厮就软绵绵地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头透着一股阴冷,棺材前摆着一碗米饭,早就变得漆黑。香烧得歪歪斜斜地,纸钱在化纸盆里头,没有烧起来,反而像是浸泡了露水。这说明棺材里的主人走的不安稳,怨气太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靠近棺材,里头就传来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刘麻子怨气很重,被僵尸给咬过,死后要是不作处理,很可能也变成一头僵尸。又有济阳子作祟,恐怕已经沦为了恶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棺材上缠着红线,挂着几道符纸,我推不动。洛风啸看了下,拿出一枚铜钱,噗嗤弹了出去。嘎嘣一声响,铜钱把棺材打得硬生生的移动了,在上面钻出个小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小孔里流出漆黑的液体,透着腥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凑上去一看,里头有个绿色眼珠子也在偷窥着,吓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看了下,说道:“刘麻子的鬼魂被困在里头,这是个伏尸局,能够利用死人的怨气把杀人的凶手引来给捉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摸着棺材的边缘,重重一拍。八个铁钉齐齐弹出来,然后他一推,那么重的棺材盖就掀开了,里头跳出来一个凶狠黑影,鬼气森森地,朝我们出厉啸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刘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珠子猩红,朝我扑来。洛风啸揪着刘麻子,重重往地上一摔,他哎呦着爬不起来。洛风啸掐破指头,弹了一滴血落在鬼影额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,是济阳子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把棺材盖上,打上铁钉,带着我翻窗户离开。济阳子回来了,看着棺材没事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老龚家,我问起刘麻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摆摆手,说道:“来不及了,刚才我看了下,今天是刘麻子头七的日子,他的鬼魂已经变成了怨魂,被法术催动,今晚肯定会把小雪给吸引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?”我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咱们把法术破了就没事了。”洛风啸拍拍我的头,说道:“不需要咱们自己动手,让别人来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夜里,刘麻子家里想起了哀乐声,我混在悼念的人堆里头,看着济阳子坐在前头念咒,别人以为他是在度,我却听出来了,他念的是招魂的咒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化纸盆里火焰突然变得绿油油地,棺材里传来咚咚的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吊唁的人吓得要死,急忙往外跑。济阳子叫道:“大家不要怕,有我在,一定把后事给办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个符纸,在棺材上一贴,里头立马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变得安静下来,济阳子说道:“各位,今天是刘麻子的头七,他是要回家来看看地。请各位搭把手,把他给送走,免得死后危害乡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露了一手,就镇住了场子。龚族长叫了几个汉子出来,都是刘麻子叔伯家的后辈,充做后人来绕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济阳子的咒语想起来了,几个青壮年绕着棺材走路,屋子里变得阴森森地,昏暗的灯火中,这些人的影子都变得摇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他们各个面色白,嘴唇露出紫色,心里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睁开天眼一看,棺材里头刘麻子的怨气越来越重,贪婪地看着外头几个绕灵的人。济阳子这厮真是心狠手辣,等他放出怨魂,这些人都会成为他的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咚咚咚,棺材里忽然传来大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济阳子嗖的窜过去,就把符纸给撕了,棺材里冒出森森鬼气,一个鬼影子窜出来,朝着人群里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有我在,你休想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大叫一声,正要上去救人。后来来了两个人,扣着我的肩膀,叫道:“李霖,别乱动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回过头,扣着我的人力气大得很,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,看他们穿的服饰,是皂山派的人。后头还有个负手而立的青年,神色飞扬,眼神里带着高高在上的倨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苦读精舍的弟子吧,为什么要纵容济阳子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青年看着我,冷淡道:“我是龙门派欧阳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吃了一惊,龙门派和李家是玄阳真宫的掌握大权的上位者,推出来的弟子也是一等一的精英,李家这次出了四个,龙门派出了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派的这两个人我一个就没见过,一个说是出去执行任务了,还有个说是身体不好,常年在休养,方丈特地批准他能够不去上课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要甩开这两个人,欧阳秀眉头皱起来,拿出一个铜铃往我头上一打,这是铜铃镇魂的法术,上次我就遇到过,但是远远没有他这么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    铜铃像是一座山压着我,我冷声道:“龙门派的弟子看到这种不平事,都不管一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秀冷笑道:“旱魃女出世,就会引天灾**,很可能害死成百上千的人。上次要不是你半路碍事,我早就收服了她,哪里还用得着费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指着那几个绕灵的人,说道:“他们的死都怪你,自然是算在你的头上。我为了大我,牺牲了一点,但是功远远大于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无语,这厮明明是自己觊觎小雪,还搬出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1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