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53章 盒子

第253章 盒子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爸爸妈妈不要小雪了,他们说小雪是坏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摸摸她的小脑袋,小雪露出很伤心的模样。她有些害怕地说道:“小雪变了,好喜欢喝血,呜呜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筱抱着她,安慰道:“小雪别怕,姐姐陪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是不是鬼啊?”小雪指着地上,楚筱和唐月都没有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姐姐不怕小雪,小雪也不怕姐姐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雪破涕为笑,连忙点头,她又小心地看着我,说道:“哥哥,小雪是怪物,你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哈哈笑起来,说道:“小雪不是怪物,是个可爱的小女孩。再说哥哥可是会法术地,你要是做了坏事,我就捉了你打小屁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起个符纸,放出一道红光,小雪眼珠的瞪的大大地,露出很羡慕的样子。然后又伸手去捂着屁股,摇头道:“小雪不做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出新买的衣服,让楚筱给她换上,把身上的血迹给擦掉,打扮的花枝招展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雪蹦蹦跳跳地,跟活人没有区别,谁知道她是个女呢。我领着她来到龚老三家里头。一看到龚老三媳妇,她就扑过去喊妈妈,女人搂着她,也是激动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龚老三神色有些惊悚,被朱宇揪着嘀咕了几句,立马摆出了虚伪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雪回来啦?快来吃饭?”他明明怕得要死,但为了钱,也是卯足劲儿来演戏。小雪还是个孩子,哪儿懂大人的心眼,被爸爸妈妈抱着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在外头等着,这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吃了顿团圆饭,时不时地就传出小雪快乐的笑声。“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龚老三媳妇领着小雪出来,说道:“小雪,你不是怪物,妈妈一直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雪露出懵懂神色,突然哇哇地要哭。

        龚老三媳妇亲了她一下,说道:“我给你找了这个先生,他是个有本事,肯定能照顾好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们母女俩哭哭啼啼地,过了好久才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听话,要是想妈妈了,就可以回来看我。”龚老三也出来了,惺惺作态地说了几句场面话。我拉着小雪离开后,她忽然问我道:“哥哥,爸爸妈妈是不是讨厌我了?可是小雪不会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下,说道:“小雪能答应我,以后不喝人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雪急忙点头,举起小手掌保证道:“我不喝人血,人血不好喝。”她有些羞赧道,“我喜欢喝鸡血。”“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办,我天天杀一只鸡给你,小雪要听话,以后别人就不会怕你,还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笑嘻嘻地出来,我看他兜里还揣着一摞钱,奇怪道:“你怎么没给龚老三,他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做事你放心。”他撸起膀子,给我看上面的白虎纹身,得意道,“我吓唬他是道上混的,不准再提小雪的事情,否则送他上西天。他要是不跟任何人说,我就把这笔钱慢慢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回到老龚家里,等到了第二天,还不见洛风啸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天黑,屋外来了个鬼差,这里只有我看得见他。他就问我道:“你是李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难道是为了欧阳秀的事情来找我的?

        鬼差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只是道:“使者大人叫我来传消息,说是叫你先走,不用等他了,这儿有一封他给你的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拽着鬼差,塞了一叠纸钱给他,问道:“使者怎样了,在阴曹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差收了我的东西,乐呵道:“你放心,使者可得意了呢,他可是城隍爷的座上宾,处的非常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信,里头教了我一个法子,能让小雪不那么嗜血。他还提醒了我一件事情,说是有人在阴曹看见过田汝华的下落,我收了小雪,她很可能会来找我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冷笑,就等着她上门,才能知道林鹭的下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鹰潭的旅馆,朱宇接了个电话,让我陪他出去走一遭。这会儿外头都天黑了,我还打算早点睡一觉,明天回去苦读精舍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说道:“我让道上的弟兄帮着留意红色牛黄的下落,有了点头绪,你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开车的途中,他又告诉我道,“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,你要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来到城外的一个别墅,台阶上站着两排穿着黑衣墨镜的保镖,看起来挺有架势地。我捅了捅他,悄声问道:“你还真是混道上地?我以为你吹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嘿嘿的笑,他走上前,说道:“牛哥在不,是他打电话喊我过来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保镖检查了下,就让我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叫牛哥的是个中年人,穿着中山装,看起来白皙又富态,乍一看,不像是道上混的。朱宇冲他打了个招呼,“牛哥,有些日子没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哥笑道:“朱先生,你可是稀客,我平时都请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的事,牛哥你是鹰潭道上响当当的一位,平时忙得很,我哪儿敢来打扰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趁他们在套近乎,我在客厅里看了看,他这里摆设倒是挺精致地,风水也讲究,应该是请人来看过地。墙上还挂着一幅字,写着“赐福镇宅”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笔锋龙飞凤舞,写的很有气势,下面盖着个印,写着虞山居士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我对这幅画感兴趣,牛哥得意道:“这位小哥果然有眼力,这是我花了大价钱,请来的虞山居士的一幅字,哈哈,这可花了我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不知道虞山居士是谁,他这么吹捧,应该是个人物。我顺势点点头,称赞了几句,让他更是面上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哥忽然问道:“这位李先生,你对虞山居士看法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奇怪,他怎么知道我姓李?难道牛哥把我们的底细给摸清楚了。我看着朱宇,他冲我微微摇头,示意自己没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这个牛哥就有些可疑了,我打起精神,说道:“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,有机会,倒是希望能碰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就是随口对付几句,牛哥听了,却显得很高兴,急忙让他换上好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悄悄告诉我,这个牛哥家里长辈都是道上混的,到了他这一代,开了一家大商场,算是洗白了,只是暗地里仍然操纵着道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有些本事,人又机灵,这种人最能混得开,被道上人尊称一下先生。家里有个灾,摆个风水啥的,都爱请他来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牛哥说道:“朱先生,听说你在找红色牛黄。我吩咐手底下人留意了,正好搜罗了一些,你说巧不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挥挥手,就有保镖捧着两个红布袋子来了,我打开看了下,里头是新鲜的红色牛黄,比朱宇上次找到的陈货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笑道:“这不可不是都赶到一处了吗?牛哥,这些牛黄能否割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留着也没用。”他咳嗽一声,说道,“我也有一件小事,想请朱先生能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算切到正题了,我竖起耳朵,就看到牛哥拿出一张照片,上面是个年轻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道:“这是我的一个好妹子,年纪轻轻人就没了,要是有可能,我希望能够跟她再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笑道:“原来是招魂,不知道她死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一下皱起眉头,死掉三年,说不定这个女人的鬼魂早就转世去了,哪儿还能找得到?就算没有投胎,阴曹那么多,该到哪儿去找?

        他为难道:“牛哥,这位小姐死的太久了,连尸身都不在了,恐怕找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哥肯定道:“她的尸身还在,保存在冰柜里头,一点都没有腐烂。我这妹子命苦,被一个修道人杀了,怨气很重,她也肯定没去投胎,就在阴曹某个角落徘徊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不说话了,这事情没有表面这么简单,要找回鬼魂,就意味着要跟那个下手的修道人敌对。牛哥在鹰潭算是一号人物,他大可去找龙虎山的道人来施法,肯定是被拒绝了,或者干脆就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沾着一堆的麻烦,实在是不想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悄悄看我,让我拿个主意,我摇摇头,他开口道:“这个事情嘛,我看还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哥打断了他,说道:“我知道这事有些为难,你也别急着一口回绝我,说不定就有办法呢?”他做事倒是爽快,把两包红色牛黄都给了我,说是见面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能帮我把事情办成了,红色牛黄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我笑道:“这位小兄弟也是面善,我跟你一见面就觉得投缘。我知道你们修道人不稀罕钱物,我也就不拿出来丢人了。这是我年前得到的一个玩意儿,就送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哥拿出个盒子给我,我暗暗咋舌,这居然是个有了年头的金丝楠木的盒子,能用这个盛着,里头的东西肯定更加值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哪儿肯收,他的流氓脾气上来,叫道:“我看你面善,才乐意把东西送给你。别的人我瞧得不顺眼,他就是跪下来磕头求我,我也不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出了牛哥的别墅,我打开盒子一看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1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