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54章 被罚

第254章 被罚

        里头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爆了个粗口,骂道:“这狗娘养的,耍我们呢?居然拿个空盒子来骗人,绝对不给他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起来看了下,又颠了过来,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,空荡荡地。盒子再贵重,空的也没用啊?我觉得牛哥既然要求人,肯定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。说不准是我们大了眼,回头找人帮忙看看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回到旅馆,小雪还没睡觉,在跟摆夜摊的老板娘家的小孩玩耍,我叫了几声,她才兴奋地着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哥给的红色牛黄品质很好,我辛苦了一晚,清微派的法术就有了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天亮,我就带着小雪上了龙虎山。本来我是打算把她寄养在朱宇家里的,可她不愿意,硬是要跟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雪举着手,保证道:“哥哥,我不会给你添麻烦,山上就是我的家,谁也找不到小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到了龙虎山,她熟门熟路地往树林里一钻,整个人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苦读精舍的学堂,计瞳把我拽进去,抱怨起来,“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?考勤的道人老是盯着你,我天天都要编个借口去应付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坐在旁边,翘着大长腿,脸上还敷着面膜,他哼哼两声,说道:“怕什么?我们是精英弟子,缺勤一两次算什么?龙门派的文圣明根本不来上课,不也没事。奇怪,好几天没看到欧阳秀,那厮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镇上的事情没有暴露,可惜他们被鬼差一窝端了,却跑了个济阳子。我问道:“济阳子呢,你们有没有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他一直没来授课,也不知道他的下落,最近都是别人给代课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就好,我心里松了口气,严飞长忽然道:“你小心点,我听到风声,好像有人准备对付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得罪的人太多,也有怨恨洛风啸的,他们爱来就来,我会打的他们后悔对我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为好,你回来了,他们肯定就按捺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考勤的道人见到我,还过来提点了我几句,让我不要猖狂,别仗着身份惹出事情来,小心被打回原形。我心里嗤声,我今天的一切都是靠双手挣来地,可不是家族和门派赐予我地,你怎么不去管管龙门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脑袋昂的高高地,气得他恼怒地走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上课的是个瘦老头,他讲的是道门展的历史,很枯燥,我们一个个听得昏沉沉地,脑袋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盒子拿出来,放在桌上研究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看到了,凤眼光,只说是好东西。他拿过去,把盒子小心拿在手里,细细地端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摸越激动,呼吸都变急了,激动道:“这可真是个好东西,绝对是罕见的宝贝,你从哪儿得来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道:“就是个金丝楠木的盒子,值点钱,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。里头空的,盒子再值钱也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白了我一眼,嘀咕道:“明珠暗投,牛嚼牡丹,不解风情。”他把我埋汰了几句,才拿着盒子给我看,“注意看外面的花纹,有赤黑青黄白四种颜色,这都是符咒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,才现这个奥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普通的法器只能承载一道符咒,要在一个法器上篆刻好几个符咒,不仅对制作者要求很高,而且也要求是上等的材质。我看着这盒子不简单,就算是玄阳真宫里头都不多,这个法器肯定很厉害,咒语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差点叫起来,“这么厉害的法器,你不会不知道咒语?要不然拿在手里,就是个好看的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懂了,想要知道咒语,就要帮牛哥找回那个女人的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有个人站起来,大声说道:“讲师,我举报李霖上课说话,严重干扰了我的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恼怒地抬起头,这是个瘦高的青年,戴着个眼睛,有些锐利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讲师课上的无聊,下面一群打瞌睡开小差地,他叫了几次维持秩序,都没有太大效果。这会儿有人主动给他打小报告,顿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咳嗽一声,喝道:“李霖,这是上课时间,你怎么能说话呢。你自己不学不要紧,耽搁了别人怎么办?你还要不要好好学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挤出笑脸,说道:“讲师,我这是在讨论题目呢,绝对没有开小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撒谎,你这是藐视讲师,不能放过他,要不然讲师的尊严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也叫嚣起来了,“对,你说的很有道理。我要把你违背纪律的事情报告给都刑,让他给你记过扣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恼火起来,屁大的一点小事还揪着不放了。这个小子我记得好像是姓金吧,拿着这点小事来恶心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举起手叫道:“讲师,我举报金声扬,刚才看到他在看黄色书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比起说话这种小事,黄色书籍显然更对这帮弟子的胃口,立刻有人哄叫起来。姓金的急忙辩解道:“严飞长,你撒谎,我根本没有看黄色书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咳嗽下,说道:“严飞长,别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严飞流,严飞长冷笑下,甩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弟子眼疾手快,嗖地窜过去,伸手到课桌里头去摸。姓金的义正言辞道:“我身正不怕影斜,你随便找,根本没有黄色书籍,啊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弟子从里头直接抽出一摞黄色书籍,上头的艳女格外的暴露,还洒落几张写真,那叫一个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******,我喜欢啊。“底下的弟子立马哄笑起来,还有人扑上去争抢着,拿起来四下的炫耀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姓金的刚才还挺镇定地,这会儿脸憋得通红,大叫道:“不是我的,不是我的,是你们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呸了声,骂道:“明明是你持身不正,做些歪门邪道的事情,你想害人,没想到把自己给暴露了吧。啧啧,真是人不可貌相呢。金家也算是数得上的家族,怎么你这么饥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姓金的气的快要疯了,叫道:“讲师,是他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讲师在上头大叫着,要维持秩序,根本没人听他的,学堂里越闹越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外忽然传来一声厉喝,叫道:“都给我坐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都刑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掌管着弟子的刑罚,一声大吼,立马镇住了场面,他走进起训道:“看看你们,还有点精英的模样吗?课上吵闹,简直是跟市井无赖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师跑去告状,还拿眼睛来横我。我大叫不妙,都刑对我一直有看法,这次逮到我,估计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他立刻吩咐道:“李霖,金声扬,你们跟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乘舸忽然起身,说道:“李霖没有错,最多只是上课说话而已,希望都刑能够公正处理,才能服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替我说话,我心里感激。‘

        都刑领着我们出去,大声喝道:“你们两个,上课时无故搅扰课堂秩序,都要受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刻辩解道:“我没有,我只是小声说了几句话,不算犯错,他上看偷看黄色书籍,这才该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嘴,我是都刑,我说你们两个有错,你们就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恼火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还不知道这厮准备了什么阴招为难我,不会是要扣我的分吧。他想了下,说道:“既然你们上课不认真,那就罚你们做事。后山的飞霞岩那里头出了点事,正好人手不够,就罚你们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甩手走掉了,派了个道人来监督我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声扬冲我叫道:“卑鄙小人,你居然陷害我,那些书根本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严飞长做的手脚,我自然不能承认,冷笑道:“男人就要敢作敢当,就几张黄图罢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不就是怕人知道你饥渴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比较奇怪的是,这厮干嘛要跟我为难。他脸色通红,气的叫道:“你这人真是太狂了,你还记得金荣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起来,那个用阴谋盗取山魈的宝物,还坑害了清微派村子的恶道人。我冷笑起来,“那厮坑到我头上来了,还杀人做灯笼熬尸油,被我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起了,他像是给金家办事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他是我的一个表叔,我告诉你,咱们没完,我绝对要跟你好好较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声嗤笑,就凭你,你拿什么跟我斗?

        他露出阴险笑容,得意道:“我的法术和势力是不如你,可要想害你,办法多的是,咱们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,还指不定谁能笑到最后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人不耐烦道:“你们俩还磨叽啥呢,都被罚了,还好意思吵嘴,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领我们来到飞霞岩,这里到了日落时,可以看到落霞横空,孤鹜长击的美景,现在却有点冷清。有个道人迎出来,叫道:“师兄,上头派了哪位执事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执事就是玄阳真宫内有一定地位和实力的人了,道人指着我们,他立马叫起来:“这不是耍我嘛,连上次的执事都搞不定这里的事情,这两个毛头小子能济事?里头可是死了好几个,别把命给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人嘿嘿笑道:“你别急,把事情说说,他们两个是精英弟子,跟普通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敢情好,说不定能帮我解决事情呢,你们跟我来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1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