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58章 论戏

第258章 论戏

        身处在城隍庙的一众鬼物之间,洛风啸显得谈笑自若,他无论身处何地,总是散很强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旁坐着个穿着红色官袍,带着灵官帽的中年男人,蓄着八字须,看起来很是威严,应该就是鹰潭的城隍爷了。旁边还有几个官吏作陪,屁股半坐着,都小心地弓着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属下诚惶诚恐的姿态,就知道这个城隍爷是个厉害人物,不是我之前见到的那种软脚虾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洛风啸招呼我,他们也不看戏了,朝我看来。领路的女鬼小声提醒我道:“你可要说话仔细点,城隍爷最近有些烦恼,脾气可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喊我过去,向阴曹的一众官吏介绍说道:“这就是李霖,上次可帮了我不少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个戴着判官帽的官吏,谄笑道:“使者大人就不要自谦了,一个修道人能帮上什么忙,都是您的功劳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引来了几个官吏的赞同,看来鹰潭的阴曹对修道人的观感很差啊。洛风啸正声道:“我来得晚,要不是他出手,几个鬼差就要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判官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打量我几眼,话了,说道:“李霖,我在酆都下的文书上见过你,你在庐阳出了大力,阎罗殿还特地表彰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我的态度既不疏远,也不是很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凑过来,哈哈道:“李霖,我看着很不错,毕竟他哥哥也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明白了,城隍爷是忌惮洛风啸的名声呢,所以对我也比较客气。有个官吏打圆场道:“哈哈,好戏开锣了,大家不要错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靠水的戏台建设的颇为雅致,这会儿帷幕拉开,出来几个鬼物咿咿呀呀的开始唱戏。唱的是一处秦香莲,只是主角和背景都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讲的是古代一个书生赶考,破庙落难时,被鬼女所救。这鬼女与书生喜结连理,资助他入京赶考,替他操持家务,还诞下了麟儿。谁知书生高中状元,贪慕权势,取了皇帝的女儿,还起了丢弃原配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头简单,也就说这个书生是个不值得托付的小人,以及鬼女是如何的高洁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就有意思了,有个道人看出鬼女身份,书生就顺水推舟,与他图谋要害鬼女。鬼女只剩一口气逃脱了,来到阴曹告状。这出戏剧里没有包拯,但有一位城隍爷,公正不阿,不惧道门的压力,兵上去,砍杀道人,捉拿书生,判了下油锅的刑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出戏荒唐得很,处处都是纰漏,鬼女白天怎么会出现?阴曹怎么会兵去阳间?鬼还能和人生子?经不得细细推敲。但是看戏就是图的个热闹,况且这部戏贬低活人和修道人,推崇鬼物,也就难怪在阴间会受欢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唱秦香莲的女鬼清丽温婉,扮相带着江南的青春韵味,很是吸引人的眼球。而且其中几个场景很出彩,比如砍杀道人时,恶鬼直接把脑袋砍下来了,黑血四溅,这种逼真的场景阳间可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似乎很是喜欢听戏,一曲落幕,就问洛风啸道:“使者,你觉得这出戏如何?可比得上酆都那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哈哈一笑,说道:“酆都那里少有这等爱恨缠绵地,今日瞧了,倒是耳目一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颇为感兴致,跟他交流了许多,等他们说完,才轮到底下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那判官笑道:“好叫使者知道,这出戏可是城隍爷编写的,所以才如此出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捏着八字须,面带得色。有个官吏说道:“所谓戏如人生,只有城隍爷这等学识,才能编纂出如此精彩的戏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个官吏说道:“戏剧重在灵魂的触动,这部戏深达人心,缠绵处哀怨忧愁,刚强处掷地有声,可说是起落转折的十分高明,叫人从头到尾都是难以移开眼神,可见是是十分出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看起来是做过功课了,几句吹捧,倒是恰到好处,让城隍爷面上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里的官吏又开口了,他的入手点是演员的戏服和动作神态,也算是别出机杼,评论的有板有眼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城隍爷面子大,才能请到小青莲才唱戏,旁人哪有这么大的情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唱主角的女角似乎是很有名气,她出来谢幕时,洗掉了脂粉,露出了娇俏脱俗的面孔,惹得底下的官吏啪啪啪的鼓掌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几个人夸了,反正把戏给夸得很不错。刚才那判官眼珠子一转,看着我道:“李霖,使者说你立了功,特地请你来看戏,这可是天大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它官吏也瞧着我,似乎等着看好戏。我偷眼看着洛风啸,他带着和煦的笑容鼓励我,我心里一定,这么多马屁精挖空心思想的赞美词,我再说好,也高明不到哪儿去。想要吸引城隍爷的注意力,倒不如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皱起眉头,道:“戏是不错,就是有些不完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判官冷了下,叫道:“大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面色有些不快,但是没有表现出来。我哈哈笑道:“这部秦香莲唱词十分显功力,唱念做打,也是很棒,本可以风靡酆都,可惜啊,我也去过酆都,却没有听说过这么一部戏,只能在小地方唱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官吏变了脸,生怕城隍爷生气,骂道:“小子无知,怎么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可不这么想,从道门的评价来看,这个叫王可法的城隍爷励精图治,手段颇为高明,估计不是昏聩的人。做好官,做名官,谁会嫌弃自己的名声大呢?看他写这部戏剧,估计是把自己代入了阴间包青天这样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说能够闻名酆都,城隍爷果然来了兴致,微微躬身,想要听听我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大定,朗声道:“雨露之所濡,甘苦齐结实。这部戏有喜有悲,自然是极好。可惜就是贪大求全了,不知城隍爷想要表现的是秦香莲之苦呢,还是展现阴曹吏治的公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沉吟,说道:“我构思时,倒是没有想的这么多,只是兴之所至,就下笔成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拍着手掌道:“果然是文章天成,妙手偶得么。只是虽有全文在胸,也得考虑过接,关锁和推卸,否则临文无法便成狗嗥了。”我拽了几句金圣叹的话,城隍爷目露惊色,不敢再小瞧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愿闻其详,还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摆手,道:“城隍爷胸中已有绸缪,何必戏弄我呢?教我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见我如此说,只是哈哈一笑,即使不知道,也要做出高深莫测的神态。底下这么多马屁精,也是愣,然后跟着笑,都不知道搭个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拍着手掌,道:“城隍爷明白,我们可不懂,李霖,你就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就说道:“这部戏剧李有鬼女,书生,公主,皇帝,城隍爷,众多角色看似精彩,其实只有一人而已,就是鬼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哦了一声,神色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乐道:“鬼女只是引子,一锤定音的却是城隍爷。想她孤苦弱女,被丈夫抛弃,道人追杀,看众最想看的是什么?当然是神兵天降,有人替她主持公道,城隍爷就是正义的象征啊。其实不必着墨太多,反而会让人印象深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随便掰扯着,就记得小时候看包青天,前头遇到重大冤情的重大犯人,如何受苦,如何折磨,看得我直想拍桌子。每每等到开封府的背景音乐响起来,就觉得大快人心,无非是欲扬先抑,把观众钓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一拍大腿,激动道:“我明白了,我知道要在哪儿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哈哈道:“如此改了,等我回到酆都,必然要好好传扬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乐的哈哈笑起来,急忙招手,让我到了他身边。我站着,他看了下,对着判官说道:“你让开,把椅子给李霖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判官一脸写着不情愿,但不敢违拗。城隍爷弯腰跟我说道:“以前听说了小友的名字,还不觉得如何,今日一见,果真是不同凡响。以你看来,我这部戏剧该从哪儿修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提了几个意见,他连连点头,跟我聊的十分欢畅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判官笑道:“过些时候,酆都就有一件大喜事,到时候宾客众多,城隍爷的戏剧要是能在酆都传唱,必然是风靡阴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喜事?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笑着谦虚了几句,道:“我哪有那等功力,需要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奇道:“到底是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说道:“自然是酆都第十位阎王爷就要上任了,说来也是喜事,过去数百年都不曾有,没想到短短数十年内,就有两位阎王爷接连上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说转轮王那厮么?我恨得牙痒痒,他三番五次刁难我,算是结下仇了。还有另外一个阎王?不知道是哪位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第一殿的秦广王,他比较低调,上任时也没有请客,这么多年来深居简出,很少在外头露面呢,听说就是酆都里头见过他的同僚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官吏见我不了解,就向我解释了几句,道:“本来是定在元月地,只是前些时候地狱里逃出来的那个恶鬼又在作祟,杀了好几批阴兵,惹得阴曹有些动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出手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洛风啸,他含笑不语,冲我微微颔,我就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转轮王的上任吉日定在三月三,到时候听说他还要娶一位鬼新娘,那可真是双喜临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想鬼新娘的大小姐脾气,恐怕这场婚礼不会顺利,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风波呢。城隍爷朝我躬身道:“这次请李霖小友来,是有一件烦心事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正题来了,急忙竖起耳朵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2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