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66章 血棺

第266章 血棺

        我摇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道人有些着急了,袖袍一抖,就变出了好几件东西来。有钟,有锤,有法剑,有符纸,看着就就知道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东西随你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反问道:“你觉得这些东西比得上我的这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默然无语,想了下,然后说道:“我做了好些年的苦读精舍方丈,通晓很多厉害法术,你想不想学?我都教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急忙道:“别看你是茅山派的弟子,我的许多法术不比茅山派的差,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茅山派的雷法,还会清微派的元降斋法,我还会阴鬼派的四瘟祸斗术,我还会李家的六丁玉女术,你教我的法术能比这些高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道人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你跟着洛风啸,我的这些东西和法术,你都看不上眼。想要打动你,看来只有五行大崩解这个法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到石头蒲团上,默然沉思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不去打扰他,坐到洞口念着灵宝度人经,这些恶灵匍匐在我跟前,脸上带着解脱的笑容,变成光点消失在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唐月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悄悄跟我说道:“李霖,刚才方丈找我去了,向我打听你以前的事情。我把一些能说的告诉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道人喊我进去,他像是下定了决心,说道:“我在这儿呆得太久了,脑袋都糊涂了。要是我死在这里,五行大崩解也会失传,那我就是个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他的意思,难道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道人指着前面,说道:“我收你做个记名弟子,把法术传给你就不算破例了。你要记着,为师的法号叫做秋云子。我这一派弟子稀少,当年还收了个弟子,只是这么多年过去,估计早就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下,他是前辈,也不算吃亏,就跪下来给他磕了三个头,算是行了拜师礼。他高兴地点点头,当场就把法术教给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他还不放心地提点我道:“你的本事学的太多,太杂,一定要努力,也不能轻忽了五行大崩解的修炼。等我出去后,一定会找你考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兔尾巴拿给他,道人激动起来,眼睛都湿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这就算是你给的拜师礼了,我也不能小气,你拿着这个吧。”他拿出一柄符剑给我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,里头蕴含着一道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遇到为难时,就用这个吧,叫人们见识见识五行大崩解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细细叮嘱了我几句,看样子是不准备跟我一起离开。我好奇问道:“师父,你不打算跟我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被人押在山下,除非我把这座山抬起来,否则没法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露出吃惊神色,他本事这么高,谁能把他给压住。他摆摆手,冷笑一声道:“你暂时不需要知道这些,知道多了,对你没好处。嘿嘿,他们以为能锁住我一辈子吗?等我出去,自然是有仇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洛风啸的声音在心里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按照他的吩咐,把雷印丢进了水里,咔嚓,一道雷电闪烁着,照亮了水底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有两条金光亮堂起来,由小变大,像是两条巨龙在水里翻滚,搅地阴河动荡翻腾,透着光气氤氲,瑞气腾腾。

        秋云子站在我身后,看了眼,说道:“原来是这两条孽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知道?”我记起来了,他们恐怕就是当初在龙王庙送给我玉衣和龙血的妖怪,求我帮助他们解脱,一直寄身在雷印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你和他们有缘,也是他们的劫难到头了,终究有解脱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,就看到两条鳞片灿灿的黄龙在水下翻卷,说是龙,头顶却没角,反而是个血淋淋的窟窿,像是被人给割掉了。仔细看去,祥光瑞气也是假的,分明是森森的鬼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龙能驭水,这两条鬼龙怨气滔天,吓得恶灵轰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鬼龙龙游到洞穴前,将脑袋埋下来,我翻身上去。它一声长吟,尾巴甩动,就带着我游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河水能消活肉,溺死魂,但是对两条鬼龙影响不大,不知道过了多久,听到轰隆大响,鬼龙带我浮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穿着白衣,站在辟水犀的背上,就像是凌波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冲我招招手,我一拍鬼龙的脑袋,它乖顺地跟上。两个稀罕的妖物在阴河里分波逐浪,逶迤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秋云子被关在下面?”我总觉他是知道地,才会把兔尾巴给我。其实我更想问的是我爷爷的事情,可是话到嘴边,总是不敢开口。总觉得要是戳破这层窗户纸,我和他的关系就会变得疏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嗯,我能掐会算?知道你这么笨,居然被人给推下了阴河?叫救命的时候,声音倒是挺大地,害我午觉也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尴尬地摸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行大崩解的法术很不错,记得要好好修炼。”洛风啸忽然转头,眼神灿灿地凝视着我。我有些不自在,奇怪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秋云子跟你说过的话,你听听就好。至于是对是错,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分辨。我向你保证,我不会害你,也不会骗你,总有一天,我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掷地有声,绝不是作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心里的压抑一下子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我们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余县,找血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莲告诉我们,余县有个叫刘屠的人,就是做棺材的行家。有一次,有个道人请她上去唱戏,在座的就有刘屠,当时他们喝高了,刘屠就吹嘘自己有这门手艺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阴河逆流而上,估摸着到了余县地下,洛风啸抓着我,施法直接到了阳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是大白天,我们找到了这家棺材铺,听周围人说起来,这家铺子有了些年头了。洛风啸远远地看了眼,说道:“我们晚上来,这会儿不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不是开着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买的是血棺是鬼棺材,白天拿不出来,只有晚上才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领着我在余县四处闲逛着,这里地方不大,东西倒是挺贵地。我们来到鬼街,这里的丧葬用品店也不多,只有零散几家,生意也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领我进了香铺,买了纸钱和香烛,我有些奇怪,问道:“买这些东西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神秘一笑,说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去看看,有没有上了年头的铜钱,给我买几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找到个地摊,和摊主讨价还价,总算买了几个古朴的铜钱。这厮跟我吹嘘说是明朝时的古币,我估计最多就是清代的小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回去给洛风啸看,“哥,这么多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,两个就行。”这么会儿功夫,他就拿黄纸剪了两个纸人,歪歪斜斜地,像是随兴所至。我嫌难看,他斜了我一眼,说道:“重的是神而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铜钱塞进纸人里头,拿了大毫,蘸着朱砂点了两个眼睛,犹如画龙点睛,纸人立刻就活了,在桌上蹦跳起来,出吱吱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惊奇的现,这两个纸人竟然散出活人的气息,要不是亲眼看到,根本察觉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拿袖子一搂,将纸人收起来,看着外面天黑了,就带着我往棺材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我上去敲门,我敲了好一会儿,里头也没个人应答。我从门缝儿往里看,里头黑糊糊地,像是没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是不是没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抱着胳膊,看我出糗,嘻嘻笑道:“这家棺材铺白天做的是活人生意,晚上做的是死人买卖,你看那个死人还会敲门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恍然大悟,“那怎么进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招呼下,无阴鬼冒出来,冲我们行了个礼,然后咚咚地往里闯,却被门上一道符纸给挡了回来。我走上前,把符纸给撕了,无阴鬼飘进去,从里头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走出个老头,提着纸灯笼,眼袋黑的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晚上不做生意,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看了下,这老头鬼气缠身,一副离死不远的模样。他咳嗽着把我们往外赶,我叫道:“我们来买血棺,有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瞪着眼珠子,叫道:“你们从哪儿听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刘屠吗?有没有,有的话我们要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嘿然一声,桀桀道:“看起来你们两个是有本事地,进来吧。我领你们去看血棺,要是你们有本事拿走,我一分钱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奇怪,能够做死人买卖的,还能制作血棺材,肯定是道门中人。这老头应该会法术,怎么被搞成这副模样?

        他领我们来到一个屋子,里头没有光火,刘屠指着里面说道:“血棺就在里面,你们自己进去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要进去,洛风啸拽着我,反问道:“刘屠,你在养尸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屠面色一变,急忙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?我根本没有养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一拍他的肩膀,老头剧烈咳嗽起来,哇的吐出口绿血,散出腥臭味道。刘屠像是个破风箱一样剧烈咳嗽起来,等他直起腰来,面色居然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尸毒?我吓一跳,一下子戒备起来,难道这老头居然是个僵尸?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3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