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83章 周三

第283章 周三

        青年面色和煦,嘴角还挂着绒毛,看着就比我大了一两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心地提醒了一句,说道:“别逞能,要是看到不妙,赶紧认输,好男儿都是有用身,不要自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好,我记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牛头等得有些不耐,嗡嗡道:“那边的人,还不快快上来,哭哭啼啼地丢尽了脸面。谁是第二个,我三招就把你轰下台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轻松跃上擂台,对着阴曹有名的牛头,也不显得怯场,一拱手道:“请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迟道人面上有些挂不住,尴尬道:“这几个兔崽子,来时跟我把胸脯拍的山响,没想到临阵就成了软脚虾,真是丢人现眼。”他看着青年,赞叹道,“李霖,还是你心思缜密,带着这个人来压场子,要不然今天可就难收场了,第三场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地,我却听得不妙,揪着他道:“我什么时候带人来了?这个人不是你带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迟道人一脸错愕,愣道:“他不是皂山派的人,我以为是你带来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阵无语,我只是负责带路,怎么会带陌生人下来。就你这管理水平,难怪皂山派这么上不得台面,我腹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上传来嘿然一声,牛头牟了声,迎头就重重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青年嘴里念着护身咒,掌心冒出一道红光煞气,把牛头给硬生生抵住了。我心里惊讶,看着这人不大,居然开了阴阳窍,他混进来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牛头蹬蹬倒退两步,叫道:“没想到你的力气还挺大,嘿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铁链一抖,上面冒起凄厉红光,劈啪砸落。青年站在原地也不动,像是躲闪不及,就被活生生抽成了两半,连擂台都被打塌了半边,碎屑横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真不禁打。”牛头嘿嘿得意起来,又觉得有些古怪,“怎么这人死了,都没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上的尸体消失了,青年像是鬼魅般冒了出来,我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。青年冷声道:“没意思,你也就这种程度了,不知道酆都的鬼帅牛头到底有多厉害。来吧,说好三招,还有一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叫糟,这厮够狂,不是缺心眼,就是真的有实力地那种。看他的模样,只怕是后者居多,我急忙往擂台那边靠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头出愤怒咆哮,浑身鬼气冒出来,在空中凝成个硕大的鬼脑袋,阴冷恐怖,冲着青年一口咬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总算有点模样了,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出冷笑,嘴里念咒,浑身腾起一道火焰红光。迟道人失声道:“他居然开了体窍,这可是生死窍,怎么还这么年轻?”

        修道人有灵窍,阴阳窍,和生死窍三个障碍,能够到第三重境界地,都是道门的前辈高人。我睁开天眼仔细看着,这青年面貌稚嫩,并不像是通过法术维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头的法术被他的红光给破了,而且趁势扑上去,烧的牛头浑身吱吱作响。他上前一步,残忍地抓起牛头的脖子,居然把他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靠了过去,看他目中带着杀机,急忙丢出个符纸,把他手臂给打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?“他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擂台战点到为止就好,不用分出生死,别忘记欧阳秀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一甩手,把牛头从擂台上扔了下来,摔得很惨,连魂体都荡漾起来了,恐怕实力会衰退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子城隍庙那边的鬼物脸色不好看,城隍爷疑惑地看着我,估计搞不清楚状况,我急忙跑过去想要解释。青年一步就跨过大半擂台,拽着我的肩膀,说道:“你是修道人,不必对阴曹阿谀奉承,只会助涨了对面的气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怒的一拍桌子,差点把杯子给砸了,完蛋,这下连我估计都记恨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手劲儿很大,跟铁钳差不多,我挣脱不开。青年继续挑衅道:“还有第三场,继续吧,换个拿得上台面地跟我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压低声音,道:“你混进来到底想干嘛?你自己找死,被拽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哥可是洛风啸,他当年打翻了十八层地狱,连阎王殿都给掀了,是道门的骄傲和荣光。这种威风和气派你就没学到一点?你就是这么给他长脸地?难怪被文圣明一路欺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恼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曹那边乱哄哄一阵,许多鬼差头领变得愤怒,争着抢着要上来,只是连牛头都输了,他们上来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那边寂静下来,走出个披着黑袍的男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上了擂台,冷然道:“谁来都一样,一招轰你下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嘴里念咒,红光汹涌地喷薄出来,横扫整个擂台,看起来气势煊赫。黑袍男鬼出桀桀笑声,浑身冒起浓郁的鬼气,像是披上了一副狰狞战甲,显得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帅。”迟道人瞪大了眼珠子,有些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早就听说过,鹰潭城隍庙实力强大,有鬼帅级别的高手坐镇,这下果然桶出了篓子吧。这个神秘青年要是搞不定,估计会陨落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气铠甲坚硬无比,被红光打得晃了两下,但是岿然不动。鬼帅出咆哮,掌心凝聚出一根黑色长矛,兜头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面色微微变化,也不敢懈怠,丢出一张紫色灵符,喝道:“太上台星,应变无停。驱邪缚魅,保命护身。智慧明净,心神安宁。三魂永久,魄无丧倾,急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纸窜出,带起一道耀眼红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砰,激烈的对撞后,长矛戳破了符纸,还擦破了青年的胸膛。他嘴里吐血,踉跄倒退了好几步,像是吃了不小的亏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男鬼的兜帽被他撕下来,露出一张惨白面孔,还带着血痕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林凡。”青年有些吃惊道,“你竟然做了阴曹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我是阴曹的鬼帅,生前体面,死后风光,何来走狗之说。“鬼帅傲然道。”我看你才可惜呢,周三,就算你换了一副臭皮囊,我照样认得出来,你也不过是龙门魁的一条狗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认识?看起来好像还不是很对付。迟道人有些吃惊道:“周三?原来他是龙门八老的老三。听说他都一百多岁了,怎么还这么年青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八老是一个备份地,韩旭道人白苍苍,这厮犹如二十青年,风华正茂,要是两人站在一起,估计会被误认为爷孙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奇怪道:“我换了这个皮囊,还是第一次出来,你是怎么认出我来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凡嘿然道:“你用的是死生咒吧,抛弃腐朽的躯体,重新换个新的皮囊。这咒语固然神妙无比,但你忘记是谁明了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扭头看我,我心里奇怪,看我干吗?死生咒又不是我明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淡然一笑,说道:“你别挑拨离间,我恨看好李霖,他是道门的后起之秀,将来的前途比文圣明还要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说,说不定他在阴曹的前途更大。”林凡居然还冲我眨了下眼睛,我听得一头雾水,不知道他们在打得什么哑谜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狐疑,这个林凡跟我从未谋面,为什么会主动帮我呢?但是有他给我背书,城隍爷他们看我的眼神明显软和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嘿嘿笑了下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凡拿起长矛,喝道:“阴曹地府不是龙门派来撒野的地方,今日要你来的去不得,把命给留下。”周三恼怒起来,喝道:“要不是我刚刚完成死生咒,还不在最好的状态,我怎么会输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凡冷笑起来:“少给自己脸上贴金,我活着时,你就打不过我。现在我是紫眼厉鬼,还多了鬼气铠甲,你更加打不过我,看我摘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帅出咆哮,带起汹涌的阴风,冻得这片擂台上都结出了薄薄的白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也不惧怕,扔出两张紫色符纸,朝着林凡杀去。长矛抖动,霹雳般刺出来,甚至带起了黑色闪电,竟然没有把符纸给打碎,反而被逼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周三要威了,谁知道这厮略略占了便宜,立刻跳起来,逃进了溶溶黑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战而逃,自然算是落败,阴曹三战一胜,底子算是保全了,面子倒是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了周三这个搅屎棍,城隍爷明显有些不开心,对我也不如先前那么热情了。但是皂山派拿出的东西明显很合城隍爷的心意,又有林凡帮我说了几句话,这事情总算没有另外起幺蛾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鬼差将韩旭道人和欧阳秀押解出来,拿铁链锁着,看他们精气神很是颓唐,但没有损伤,还是全手全脚地。他们看到我时,也不说话,只是眼神带着几分企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嘿然道:“几位在下面受苦了,哎,我本来去请文圣明来救人,可惜他舍不得钱财。”我把迟道人推上前来,道,“这次多亏了皂山派的同行,危难关头慷慨解囊,才能把你们救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推辞,颇有几分居功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受苦了,快快,跟我一起回阳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嘿嘿,文圣明可不是大方的人,你把人救回来,固然是一件美事。可是落在他眼里,恐怕就是跟他别苗头,未必对你心怀感激,恐怕还要生出憎恨的心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能叫皂山派跟龙门派撕破了脸皮,那我可就赚了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4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