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84章 断手

第284章 断手

        城隍爷果然很守诺,直接放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迟道人得意地吹嘘,亲手去给欧阳秀和韩旭道人松绑,表情还带着几分阿谀。要是知道会得罪文圣明,不知道还笑得出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阴曹的鬼差将他们押送出来,丢在荒野中,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个皂山派的弟子刚脱困,就指着我叫道:“就是他勾结了阴曹,要不然我们早就杀光那些鬼差了,你不能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迟道人神色有些尴尬,低声劝说了几句,那厮反而越狂躁起来,听他的话语,似乎皂山派的掌门就是他爹,难怪这么费心地捞人。这人喝道:“是他,就是他,害我在阴曹吃了这么多苦,今天要杀了他,否则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声道:“没有我,你还在阴曹受苦呢?自己犯了错,还是老实一点的好。你要是真有骨气,就跟城隍庙叫板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气得暴跳。

        韩旭道人冷冰冰地说道:“把我们卖给阴曹的是你,现在救人也是你。果然是婊,子要做,牌坊也要立,老夫今天就要杀了你这个孽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说翻脸就翻脸,我嘿了声,说道:“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”有何不敢?”韩旭道人眼珠子外凸,透着几分狰狞,恶狠狠道,“要是没有你,魃女我就弄到手了,都是你的错。这里是阴曹,洛风啸肯定不敢来,我要杀你,简直比捏死个蝼蚁还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迟道人还要劝说,被他给推开,就冲我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飞出来了,嘿然道:“龙门派好大的威风,要我帮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奇地看着他,问道:“这是你主动帮忙,可不算在三件事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鬼,竟然敢挡我。”韩旭道人还要口出狂言,陈飞眼珠子陡然变成紫色,浑身萦绕着凶狠的鬼气。他抓着韩旭道人的手臂,用力一扯,就把手臂的魂魄给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你是紫眼恶鬼。”韩旭道人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飞把他的手臂塞进嘴里,大嚼着吞下去,就朝着韩旭道人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同样是龙门八老,他比起周三明显差了几分,又被关押久了,身体虚弱,被陈飞打得节节败退,转眼又撕下一个手掌的魂魄来,眼看着就要被活生生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皂山派几个弟子吓得瑟瑟抖,迟道人急忙叫道:“哎呦,杀不得,杀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秀从刚才就默然不语,一直在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荒野中飞来一道符纸,燃着红光,把陈飞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跑来了,说道:“住手,不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飞嘿嘿一笑,转头看着我,我不客气道:“我救了他,他要杀我。要是等他还阳,恢复了身份和地位,我哪里还有活路?不如现在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陈飞在,我说话底气十足,周三犹豫了下,说道:“我保证他不再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你来的正好,我们一起抓了他,去到魁面前邀功。”韩旭道人猖狂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我对这小子观感不错,冤家宜解不宜结,还是以和为贵。”周三说话时,眼珠子直打转,明显透着几分诡异。韩旭道人愣了下,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誓,不与李霖为难,否则叫我五雷轰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狐疑起来,陈飞低声道:“周三的这具身体是新得来地,还没有适应,他心里的念头藏不住,能从表情看出端倪来。这厮明显也没安好心,要我动手吗?丑话说在前头,对付他们两个的话,一定要算在三件事情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退后一步,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欢喜道:“好啊,这样才好,我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我们回到龙虎山,我提前跟他们错开,迟道人一路敲锣打鼓地去了麒麟大殿,算是坐实了这桩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傍晚时,欧阳秀突然找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白,身体还很虚弱,我请他进来坐坐。他摇摇头,坚持站在门外,说是跟我交代几句话就走,“龙门派的人不喜欢你,我也不能跟你牵扯太多,低调总没有大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忍不住高看了他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见面时,他还是狂傲无忌,架子老大。没想到在阴曹吃了一顿苦,反而叫他变得沉稳镇定下来,也算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秀轻声道:“我听说你在找一个叫林鹭的女孩,我可能有她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吃惊,自从林鹭在骆县被一个女修道人抓走,我一路追查,只知道是一个叫做田汝华的女人,其它半点线索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偶然偷听到一些事情,是真是假,要靠你自己去求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汝华是天门的杀手,最擅长易容变装,往往会变成你身边的亲密人来下手,叫人难以提防。上次她来龙门派,身边带着个女孩,看样子是被挟持着,我听说姓林,可能就是你要找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大喜过望,连声谢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秀自嘲道:“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只是提供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情报而已。对了,这次的僵尸地窟你要小心,师父明明对洛风啸很戒备,还把这个任务拿出来,我觉得他的盘算很大,你自己留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小心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秀突然冲我冷笑道:“夸你两句,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。我师父真要筹谋,你那点分量不够看,换你哥来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恼火,问道:“你这算是违背你师父了吧?就不怕他责罚?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秀露出心灰意懒的苦笑,颓唐道:“我是个弃子,师父早就放弃我了。如果有一天,你现我不是我,看在我给你透漏情报的份上,一定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吓了一跳,这厮难道脑袋也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挥挥手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门派有人要杀你,请了田汝华来,她就藏在苦读精舍里头,至于是谁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他背景寂寥,透着几分萧瑟,心里默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汝华居然就藏在精舍里头,这可是个大消息,我心里苦苦思索,总觉得有些不妙。到了傍晚时,有个道人匆匆来了,讲一个包裹递给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有人拿来地,说是要给李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包裹,里头鲜血滴滴答答地流淌出来,居然是一只新鲜的断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忽然响起来,来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霖,快来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朱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焦急,抬头看时,刚才送东西的道人早就走的不见踪影。恰好计瞳和严飞长过了,看到血手,吓了一跳,主动陪着我去山下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是不太情愿地,不想把他们给卷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计瞳拍着胸脯道:“师父可是叫我保护你地,走吧,姐姐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严飞长拿起了断手,仔细琢磨着,面色有些难看,道:“李霖,我们快走吧,去晚了,你那个朋友可能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急忙赶回鹰潭,旅店老板正在求神拜佛,看到我们几个,惊惶叫道:“李霖,李先生,你快来,救救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倒在床头,脸色惨白,左手齐肘部被整齐砍断了。他看到我,虚弱笑了下,说道:“李霖,我这次可是遭了池鱼之殃啊,都是你害的,你可要好好赔偿我一笔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臭小子手都没了,还想着赚钱呢?难怪会做出坑蒙拐骗的勾当来。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,看他不像是有大事,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赶紧去医院,把你的手给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拦住我,叹息道:“别去医院了,没用,你看他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,这才现朱宇的断手处带着丝丝阴气。我拿起一张破煞符,贴了上去。朱宇痛的出惨叫,伤口竟然射出丝丝黑气,将符纸给戳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把我拉起来,说道:“没用,砍伤他的是阴符剑,那把法剑带着可怕的符咒,能断绝生机,根本是治不好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阴符剑?那不是文圣明的法剑吗?他为什么要对朱宇下手?

        朱宇呆滞了下,苦笑起来,“嘿嘿,原来我面子这么大,竟然劳驾龙门派大弟子亲自来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旅店老板跑过来,跟我们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,他们父子出去溜圈,在公园的水池边休息。有个坐轮椅的少年来了,他戴着口罩,眼窝子深陷,一看就是病怏怏地,听他们的描述,我就知道这人肯定是文圣明。从他们身边经过时,他突然跟朱宇搭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李霖的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说朱宇这厮也是胆大,明知道我在龙虎山处境不佳,居然还承认了,“李霖是我哥们儿,你要是找他有事,我可以带你传个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少年说了声好,说是觉得李霖最近做的事有些碍眼,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就想给我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当时就不客气了,说道:“最严重的教训就是血的教训,你难道还能打得过李霖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少年点头赞同,说朱宇说得对,然后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厮好厉害啊,我根本就看不清,一道白光闪过,我的手就没了,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感觉到疼痛。”朱宇苦笑地指着床头,那里摆着一堆破碎的符纸和玉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人爱惜小命,身上带着不少好东西,这可不是假货,一点用处都没有,直接被劈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心有余悸,语气还带着一丝惊恐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4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