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85章 开锣

第285章 开锣

        公园里出了持刀砍人的事情,血喷的老高,吓得很多人尖叫起来,很快就有人报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老板有些激动,让匆忙敢来的警察把文圣明给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文圣明虽然看着病怏怏地,但是对着好几把指着自己的手枪夷然不惧。他隔着十几米的距离,挥舞着长剑,凶狠的剑光直接把手枪给劈裂了,有两个警察的手指都被切掉了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个恶魔,砍伤了好几个人,警察都桌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宇苦涩道:“他把我的断手拿走了,说是要给你涨涨记性,然后我昏过去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腾得怒了,文圣明那厮也太可恶了,我把龙门派的人从阴曹解救出来,没想到他居然会对我的朋友下手?我转身就要去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计瞳急忙拽着我,说道:“别冲动,你就算去了,也打不过文圣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这可说不准,我真要不顾一切,也能把他给弄死。”我的眼珠子红通通地,脑袋热,估计模样有些可怖,连计瞳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泼了我的冷水,道:“就算你杀了文圣明,苦读精舍肯定呆不下去了,你还有你哥的宏图大志呢。你要是真的被义愤冲昏了头脑,说不定他还要拍掌叫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起洛风啸,我稍微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严圣明缓缓道:“我以前跟那厮接触过几次,他根骨出奇,从小就被收为龙门魁的大弟子,本该是个天骄。偏偏因为身体的远古,遭人诟病,所以心理很有点疯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要对朱宇下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简单,他让你救人,你推辞了。皂山派来请你,谁叫你把事情给办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下,反问道:“我可是把他的同门都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严飞长冷笑道,“你驳了他的颜面,他这种人说的难听点,是有着变态的自尊心。我奇怪的是,他怎么没有直接对你下手?以他的疯狂,肯定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自己心里清楚,他和蛇老兰家里勾结了,会趁着僵尸地窟的机会,把我给抓住,然后送给蛇老兰家来折磨羞辱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叫道:“大哥,你们别争了,快点帮我把手接回来,我浑身都在冷。”他冻的脸色紫青,嘴唇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摇摇头,叹息道:“没用,阴符剑是汉朝时一个将军的佩剑,数千年下来杀人无数,饱饮鲜血,又有道门的高人祭炼,早就变成一把通灵的妖剑。被阴符剑砍了,伤口绝对不会愈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死心,施展了七八种法术,伤口总是没法愈合,还在嘀嗒的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气息变弱了,惨然道:“我是不是要死了,感觉越来越虚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气的一拳把桌子砸裂,文圣明是故意地,想让我看着朱宇一点点的虚弱撕掉,却束手无策。我急忙短信给洛风啸,他那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洛风啸在阴曹的驿馆,是没法子收到短信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治病救人,还得是祝由术管用。我把赤影飞蝎拿出来,不知道小东西能不能派上用场?它在朱宇头上飞旋一圈,又钻回了盒子里,我的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宇是被妖剑砍伤地,不是中毒,飞蝎也没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老板急了,跪下来噗通磕头,叫道:“你们都是有本事地,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,救救他,我给你们当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计瞳和严飞长轮番上阵,也是没有法子。我想了下,握着朱宇的断手开始念咒,一道青色光雾飘飞出来,像是细沙凝结在伤口上,虽然没能拔除掉煞气,但是成功地把它镇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元降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清微派掌门才够资格修炼的最高法术,能够消解各种法术,可惜我修炼的还不到家,没法子将伤口彻底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宇脸色好多了,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有些焦急,门外走进来个人影,我跳起来欢快道:“哥,你总算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洛风啸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晃着手机,笑道:“给我了十几条短信,我当然要来看看。”我把朱宇被砍的事情跟他说了,他轻轻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,让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给朱宇检查了下,说道:“阴符剑是通灵的妖剑,砍人杀鬼,跟砍瓜切菜一样,伤口上的煞气不是那么好清除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心拧起来了,朱宇被砍掉手掌,全是因为我的缘故。要是被我拖累了,我良心难安。我期冀地望着洛风啸,他拍拍我的脑袋,说道:“我自然是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放松了,嘻嘻道:“就知道你无所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睥睨了我一眼,赏了我一个爆栗,说道:“还不是你小子偷懒,你要是把元降斋法修炼到家了,自然能拔除煞气。还有个法子,费事了点,但是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洛风啸的说法,要破阴符剑,需要****,最好是长了十年以上的公鸡,或者是三十年的黑狗。一时半会找不到,我就让牛哥给留意着,总算是有了指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我们回到苦读精舍,月色幽幽,住所前坐着个人在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看他,就气的眼红,怒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绿把轮椅推出来,文圣明耷拉着眼皮,说道:“李霖,我是想告诉你,跟我做对没有好下场,下次送到你面前的,就不是手掌了,说不定是哪个人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这厮,以前觉得他体弱,还有几分可怜。现在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荒唐,文圣明的心比恶魔更可怕,不值得怜悯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被我盯着,瞧得古怪,文圣明忽然变得暴怒起来,嘿嘿道:“李霖,我给你个机会,把魃女给我,前事就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古怪,蛇老兰家里不是提供了一具尸王吗?怎么他还来找我要小雪?难道出了什么变故?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绝对不会把小雪交给这个变态,“小雪已经跟我签了契约,我怎么会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圣明冷笑起来,说道:“魃女本来就是给我准备地,被你半路给劫走了,现在物归原主不是很正常吗?难道你想贪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雪本来待在血棺里头,是龙虎山的墓葬所有,你挖出来就是归你吗?”我只觉得这厮的想法太荒唐,太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如此,龙虎山如今就是龙门派所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就错了,我出身茅山派,茅山派执掌龙虎山上千年,我比你更有资格。不要浪费唇舌了,我是不会把小雪交出来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圣明还要说什么?我实在是懒得搭理,打断道:“你生来体虚,却是修道的奇才,更应该多积阴福,行善积德。可你挖人坟墓,杀人害命,我猜你是天不假年,又能猖狂到几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圣明脸色涨得通红,眼里不满血丝,显得很激动,然后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绿急忙给他拍打着背部顺气,怒道:“李霖,你怎么能对一个病人说气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滚开。”文圣明一把把她推了个跟头,怒道,“我不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我,语气里满是盈盈杀机,喘息道:“你算老几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摊开手掌,冷淡道:“我跟你非亲非故,随便说两句而已,听不听全在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圣明掏出个瓶子,放在鼻子下嗅了口,一缕灰白晶雾钻进他的鼻孔,这才露出舒坦神色。我眼皮跳跳,这厮真是奢侈,居然用的是妖灵晶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个蝼蚁,不必跟你浪费唇舌。僵尸地窟的任务开始前,把魃女给我,否则你不会再有后悔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硬道:“我也给你个忠告,不要打小雪的主意,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嘴角弯着,带着讥讽的笑意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文圣明走掉了,我才松了口气,后背都湿透了。要是他疯狂地拿出阴符剑,那我真的要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两天风平浪静,文圣明依然不来上课,倒是欧阳秀来了。在公开场合,他看到我,鼻孔都差翘上天去了,我也不去理会。岳讲师看到我,毫无芥蒂地打着招呼,就连方蝶,都没有来诱惑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忖道,这是等着到僵尸地窟来收拾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二月中旬的时候,这个任务就传开了,苦读精舍的弟子上课都在讨论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午是岳讲师的课,她人没来,听说是被请去给文圣明私下授课。严飞长差点跳起来,骂道:“他要听课,不会到精舍来?还要讲师去给他开小灶,晾着我们一大帮子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牢骚也没有用,我在学堂里打量了下,李乘舸他们几个,何家,严家的弟子都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郁郁道:“别看了,他们都没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计瞳好奇地问道:“人呢?难道也去开小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严飞长闷闷道,“他们家里是玄阳真宫的八大长老席位,自然早就得到了情报,请了前辈给他们紧急培训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里也来人了?为什么不喊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愤怒道:“都是一帮顽固不化的老家伙,早晚我要让他们后悔轻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看管,学堂里的纪律很松散,好些弟子开始嬉戏聊天。有几个跑出教室,来到一棵大槐树下,那里竖着一块大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本来在安静地看道书,突然有几句刺耳的话传来,让我登时火了。我攀着窗户跳出去,直接揪着一个人的衣领,把他给重重摔出去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5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