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297章 坟

第297章 坟

        鬼物被收服了,下葬的事情就很顺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坑早就挖好了,棺材埋进去,道人主持了法事,算是完整地弄完了。孝子封了红包给道人,还塞了几十块钱要给我,被我给推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这家人的面孔,忠厚敦实,是康泰的面相,不像是会招惹鬼物的类型。这事透着几分古怪,听到我问,孝子也糊里糊涂地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指着道人,说道:“我也把不明白,要是有人知道,肯定是韩道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抬眼望去,韩道人偷摸摸地走远了,像是要跑路。我急忙追过去,叫道:“韩道长,你去哪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被我逮住,露出干巴巴的笑容,说道“我内急,想要方便下,怕熏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大家都是男人,还怕被我看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尴尬地进了树丛,很快就传来嘘嘘的声音。我等了会儿,还不见他出来,走过去拍了他下,这厮软绵绵地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是个纸人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脚底抹油给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下,转头去找送葬的队伍。楚筱出来了,撅着嘴唇说道:“那个坏蛋跑了,主人你怎么不追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看到她的表情太怪异,惹得小丫头心里不开心,对他没有好感。我安慰了她两句,道:“没事,他还会回来找我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葬的队伍还没有走远,看到我提着一串恶鬼过来,吓得胆颤心惊。听说我只是找个住处,孝子一口答应,把我安排在本家叔叔的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才死了人,不适合留客住宿。他让家里媳妇忙活了一顿晚餐,还请我给看下风水,留下两张镇宅符纸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那个恶鬼头领放出来,撕下了镇鬼符,这厮刚能动弹,就想袭击我,被我一脚给踹翻,喝道:“我问你答,敢有一句假话,我就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话时,运起了摄魂术,这厮被吓得表情痴愣,下意识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这家人有仇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急忙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越恼怒,喝道:“阴阳有别,你跟他家无仇无怨,为何要纠结一帮恶鬼为祸。如此作恶,我可容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鬼吓得大叫道:“饶命,道长饶命啊,我们也是被逼地,没有法子啊。”他噗通跪倒,不断地哀求。这些鬼物原本散落在山林里,半年前被一个白眼厉鬼收服,被胁迫着来危害这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泛起狐疑,6续审问了几个鬼物,都是一般的说辞,看来不是作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把我们放了吧,要不然他寻来了,只怕你也讨不了好。”恶鬼头领还提醒了我一句,白眼厉鬼还懂法术,很是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屋外响起了呼啸的阴风,一道鬼影踏进了院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门,我就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鬼气,他穿门进来,看到我严阵以待,愣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我说话,他旋即起怒来,喝道,“是你捉了我的鬼吧,我为了这一天,筹谋了许久,竟然叫你坏了事,该死,该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信手抓来,就要把我开膛破腹的凶狠架势。我扭着他的手臂一扯,撕下了一缕黑雾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鬼大吃一惊,张嘴就来咬我,迫的我往后退了两步。他一脱身,就出凄厉长啸,喷出赤红的煞气,像是把大铡刀冲我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起道法尺挡了下,这厮身上左手掐诀,眼里白光渗人,放出绿油油的鬼火烧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厉害的家伙,我刚要闪开,他大喝一声,“疾。”我的身子一僵,竟然不能动弹了,鬼火劈头盖脸地砸下来,烧的我灰头土脸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站在原地,出阴冷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幸亏有玉衣顶着,我施展开元降斋法,浑身腾起青色光雾。看着弱不禁风,这光雾偏偏把凶狠的鬼火压了下去,消弭地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这厮愣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抬起手,楚筱从梁上钻出来,手里拿着个铜铃。叮铃铃,铜铃里出慑人的响声,当场就把恶鬼镇住了。这是我抢来的皂山派的鬼子铜铃,就算是白眼厉鬼一时都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才看清这鬼物的面目,看起来十七八岁,面容清秀,死时应该还很年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的本事,也是修道人,死后为何还要来戕害无辜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满脸都是愤怒,充满了戾气,叫道:“你助纣为虐,生前要害我,死后还要杀我,我恨,好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嘎吱撞开了,跑进来一条黑影,啪地将符纸贴在厉鬼脑门上,喝道:“太上老君,教我杀鬼,与我神方。上呼玉女,收摄不祥。登山石裂,佩带印章。头戴华盖,足蹑魁罡,左扶六甲,右卫六丁。前有黄神,后有越章。神师杀伐,不避豪强,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。何神不伏,何鬼敢当?急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先贴符,再念咒,这一套流程极为顺畅,显示出了深厚的功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苦读精舍时,有一门功课考较的就是掐诀和念咒。道法的符咒很多都涉及到复杂的法诀和冗长的咒语,准备的越久,威力也是越大。这套杀鬼咒威力大,就是长了点,这人在屋外就开始念咒,冲到厉鬼跟前时,正好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定睛看去,居然是韩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他偷偷溜走,但是打鬼的法器丢在地上,当时乱糟糟地,被我捡了,我就猜想他夜里还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厉鬼轰地被引燃了,身上腾起火光,痛得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眼神凶戾,还带着几分得意。我心里一动,传音给楚筱。小丫头把铜铃挪开了,白眼厉鬼失去了束缚,撞破窗户,化作一股阴风给逃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哎呦叫道:“你好糊涂啊,这家人蒙难,就是这个恶鬼在作祟。斩草要除根啊,否则日后定然是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假意叱责了楚筱两句,她装着委屈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他气数未尽,不是我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痛心疾的模样,我冷笑道:“道长白天跑的倒快,晚上还来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挤出个尴尬的笑容,厚脸皮道:“我的法器丢了,就回来找找看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本事稀松,但是一身的行头却不简单,起码是玄阳真宫长老的配置了。我对这人存着几分忌惮,白天被几个恶鬼打得抱头鼠窜,可是刚才那一套法术绝对是精英级别,难道这厮在扮猪吃老虎?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察看着,他的法力普通,连阴阳窍都没开,不像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我手里的法器,他要来来拿,被我给挡着,说道:“傍晚时的约定,道长没有忘记吧,怎么说走就走呢。”我要找的是韩生,他也姓韩,难不成还有牵扯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道长点头道:“我那会儿有急事,只能先走了。这会儿回来找你,就是为了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的脸皮够厚,他领着我出门,来到村子东边的一个僻静山谷里头。这里搭着几间茅草屋,韩道长就住在这儿,我看屋里空荡荡地,奇怪道:“韩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他就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长指着屋后的几个坟头给我看,“这就是他的坟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了?我诧异地看着墓碑,上面写着“龙门长老韩生之墓,孝子韩二生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长说道:“我就是韩二生,我爹他早就死了。你来晚了,去年受了重伤,唉,没能挺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姓韩,跟韩旭道人有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二生咒骂了一句,说道:“韩旭跟我爹是亲兄弟,哎,如今他算是熬出头了,也不知道提携我一下。听说我爹死了,居然还把我爹的坟给刨开了,真是造孽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紧张道:“你不会也要挖坟吧,我跟你说,韩旭可是把我爹的棺材都给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道人这么慎重,看来是没错了。我有些失望,随口道:“你爹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二生咬牙切齿道:“就是逃走的那个白眼厉鬼,当时他附在活人身上,被我爹看到,结果一场恶斗,却中了他的奸计,没多久就死掉了。我一直东躲西藏,就是怕被他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起那鬼痛恨的神色,我心里不置可否。人说人话,鬼说鬼话,但是人心有时候比鬼心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坟墓是谁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韩生的坟,还有九座坟头,看着一个比一个新。韩二生叹气道:“这是我的九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古怪地看着他,韩生叹气道:“这块地方鬼多,僵尸多,我爹虽然离开了师门,但一直心系百姓。人多力量大,他生下了好几个孩子,亲自调教,都是学法术的好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二生苦笑道:“连我爹都死了,我这几个兄弟都是6续折在邪祟手里,可惜啊,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伤心处,他满脸都是哀戚,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。他心情低落,不想再说什么,给我安排了一间屋子住下,自己也去歇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和唐月出来了,奇怪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个韩二生有些古怪,他爹生了十个儿子,就只活了他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对他意见很大,嘀咕道:“也许他说谎了,他白天丢下主人自己跑了,肯定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月柔声道:“李霖,你休息吧。这几天你一直在奔波,要养精蓄锐应付僵尸地窟的事情。我们两个轮流给你守着,你放心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倒在床上却睡不着觉,一个翻身,就看到楚筱和唐月坐下床前的空地上,两个人在玩着翻花绳,月光皎皎,映衬得二女宛若画中仙,一时让我看的痴了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6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