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307章 鬼菩提

第307章 鬼菩提

        血红的棺材就在眼前,漂浮在水中,水潭里的红鬼蛇对棺材敬而远之,根本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口棺材不是封死地,镇魂钉都是半落下地,还留出了很大的缝隙,像是供里头呼吸用地。我弯下腰,眯着眼睛朝里看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棺材里黑糊糊地,突然有白光闪过,吓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嘿嘿笑着,突然拿出几张黄纸来,似模似样地描绘着。我问他干嘛呢?他解释道:“这里的八鬼封棺的符咒也是阵法的一种,龙门派里都没有,我描绘下来带上去,也是一件功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本正经的模样,像是忘记了棺材里还有鬼菩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笑了下,这厮肯定不想去打开棺材,恐怕里头另有陷阱,所以装的对符咒感兴趣。就算他不表现得退缩,我也会主动上去,你既然缩了,那就别想拿大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赞叹道:“李霖,你果然好样的,能够迎难而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理他的讥讽,就你会驱鬼吗?我也有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七,里头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灵猴在棺材上跑来跑去地,还冲我拍着小胸脯,咚咚地响。看它的反应,里头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,赤影蝎突然飞来了,在我面前转悠两圈,见我不留意,居然从缝隙里飞进了棺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点也不担忧,这小东西是祝由术那一脉百多年养成的蛊虫,本来就凶戾。我虽然不懂养蛊的法门,但是田不黄教了我一个以毒驱毒的办法,只要让赤影蝎吃掉更多毒虫,就会越地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东西吃了飞头蛊,母虫,鸡冠蛇,越显得厉害。就算棺材里有写变故,也应该伤不了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它嗡嗡飞出来,还衔着一根雪白藤条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恍然,刚才看到的白光就是这个了。我定定神,把棺材板给掀开了,露出棺材里头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棺材里白光涌动,仔细看去,都是密麻麻的藤条,像是蛇一样扭曲盘绕着。藤条不会光,那是藤条的根茎,拳头大小,长得就跟娃娃似地,出莹莹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我掀开棺材,又没有遇到危险,楚一飞也坐不住了,丢下他的黄纸,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哦,果然是鬼菩提,这东西百年成,人形,再百年会光,等到三百年就变成了金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,鬼菩提已经有两百多岁了,简直像是婴孩般,还在呼吸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脸皮很厚,见识还是有的,奇怪道:“鬼菩提是极阴处长出来的灵物,能得到一个就是蒙天眷顾了,这里居然有三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大两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伸出手,抓着藤条提起来,这才现鬼菩提是长在一个僵尸身上。这僵尸就是出现在我幻觉里的尸将,估计成为了鬼菩提的养料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还有个黑黝黝的洞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伸手就去抓鬼菩提,我嘻嘻一笑,让赤影蝎飞过去,吓得他脸色都白了。赤影蝎的剧毒很厉害,连鸡冠蛇都斗不过,被咬伤了,绝对是没有救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霖,你这就过河拆桥了,我刚才还帮了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屑地哼哼道:“要不是我救你出了幻觉,你现在早就被红鬼蛇吃掉了,尸体也成了虫卵的巢穴。赤影蝎和小七都是我的,它们的功劳也归我,三个鬼菩提我们正好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七听了,吱吱地叫唤,对我很是满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脸抽抽,笑道:“李霖,咱们好商量,何必撕破脸皮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见者有份,想要独吞也不现实,我就是想拿捏下,从这厮身上榨出点东西来。他看着我,突然问道:“魃女呢,你怎么没把她带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雪早就到了,只是没露面罢了,我咳嗽道:“我觉得一个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冷笑下,明显是不信我。他说道:“咱们别扯了,等他们下来,这东西就轮不到我们沾手了。我有个事情告诉你,你给我一个鬼菩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他早就猜到了我的心思,给出的信息也是够劲爆,难怪龙门派放了这么多人进来,原来是信心满满地准备最后摘果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瓜分时,楚一飞拦着我,说道:“鬼菩提是阴物,沾不得水和光,只能在玉盒里才能保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错愕,我身边哪儿来的玉盒?楚一飞拿出个精美的玉盒,雕琢精细,一看就知道好东西。我虽然不懂玉,但是摸着温润细腻,雕工出众,放在外面恐怕是很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这里有鬼菩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他摇摇头,缓缓道,“只是看到文圣明准备了玉盒,当时觉得古怪,就准备了一份。未雨绸缪,自然胜过临时捧佛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客气地收下,两人把鬼菩提给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带着几分遗憾,道:“可惜烧掉了这些鬼息苔,这玩意儿外头几乎找不到了,致幻能力能深入人心,魂力越高地,越容易中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东西是毒物,烧掉最好,有什么可惜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帮我们拖延下时间,免得早早被人追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头忽然传来冷厉的男声,喝道: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嘭,又有几个人跳下来了,这人是李家的那个二叔,他手腕被我弄断了,这会儿眼睛红通通地瞪着我,大有撕了我的架势。我心里哂然,手下败将而已,有什么好叫嚣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四兄弟依次跳下来,然后那个穿着黑色唐装的三爷爷。这厮讨好道:“三叔,这就是李成柏的孙子,您看着要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头看我眼神很不友善,瞧见我手里,立刻惊诧地叫道:“鬼菩提,想不到僵尸地窟里还能长出这等好物。小子,把东西交出来,我不跟你计较当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满是贪婪,眼珠子几乎掉出来了。我心里奇怪,肉菩提虽然有着神效,但你的吃相未免太难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二叔急了,说道:“三叔,这人屡次羞辱李家,留他活着,就是李家的耻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乘舸冲我眨了下眼睛,说道:“三爷爷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冷笑,一个两个真把自己当根葱了,谁到我面前来,都能冲一把长辈的瘾。李家的人我都看不惯,除了李乘舸,都是些自大之辈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老头脸色立马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是修道家族中的翘楚,能和龙门派平起平坐,这老头辈分高,估计就跟玄阳真宫的长老差不多的地位,居然被我拒绝了,立马就黑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嘿然冷笑道:“果然有几分气性,跟你爷爷差不多。可惜你爷爷当年天纵之才,也不能违背李家的意志,否则就是头破血流,寂寞半生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听得不耐起来,爷爷跟我在一起时,过得安详自得。你算老几,就能够随便指摘他老人家。但是他的态度,估计也是李家许多人的态度,我心里暗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二叔跳起来,叫道:“长者吩咐,你居然敢推辞?果然是养在外头的下贱坯子,连这点礼仪孝道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两声,说道:“我来问你们,我爷爷当年与李家恩断义绝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情还是我的便宜师父秋云子告诉我地,当年玄阳真宫的几位前辈保住了我爷爷,促成了他和李家的和解。只是爷爷后来落寞半生,屈居在骆县的一个香铺,肯定是李家后来又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爷爷皱眉道:“不错,是有这事。他做出背家弃族的事情,自绝于天下人,自然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他,冷然道:“既然如此,爷爷脱离了李家,我跟李家更是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势,不是想占我的便宜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修道家族的人,生下来就高人一等,面子更是重于里子。被我这么一说,三爷爷的脸跟锅底一样黑漆漆地,虽然我的话重一点,但是他要再贴上来,就是真的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啧啧起来,说道:“李霖,你好厉害啊。我要是出身李家这样的大家族,肯定千方百计地靠上去啊,这以后车子女人房子,还不都齐了?起码少奋斗二十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古怪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年轻人走出来,冷声道:“李霖,把东西交出来,你想要的都会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李乘云,这厮平时就有些阴沉,而且爱跟李乘舸唱反调,在我看来,就是那种明明自己实力不济,还偏偏想五想六的蠢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乘舸咳嗽道:“乘云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是乱说话,乘云说的有道理。李乘舸,你在苦读精舍这么久,居然没有收拾了这小子,是大大的过错,退下,不要说话了。”那个二叔立刻叫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乘舸退下去,眼神反而有些欢快,这就避免了我们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拍着手掌,欢快道:“李霖,人家都摆明车马了,交出鬼菩提,能换来大大的美女票子。要是不交出来,恐怕就要撕破脸皮了。这人啊,就算是有着血缘亲情关系在,面对利益,都是要撕破脸皮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狐疑地看着他,这厮满嘴跑火车,到底是什么意思?像是劝我跟李家和好,他会这么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就听对面那个三爷爷带着几分赞许,说道:“这个小辈倒是明白事理,我以亲情打动,谁知道这厮不堪教化,不知晓我的好心。偏偏要自持本事,想要跟我相斗,简直是自不量力,乘云,你去给他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忍不住笑起来,在利益面前,就算是李家人,也会做出这种龌龊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鬼菩提明明是我费尽辛苦得来,你想要,就拿东西跟我来换。先是亲情利诱,见我不上当,干脆撕破了脸皮,直接硬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爷爷当初会脱离李家,这族人未必有第一修道家族的气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乘云立刻就跳了出来,冷冷盯着我,说道:“李霖,你在苦读精舍好大的威风,连我都盖过了。现在到了地下,我要让你知道,在我面前,你其实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这厮虽然再跟我说话,却悄悄地看着李乘舸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乘舸跟我交好,打击我,就是削落他的面子。李家内部看起来也不是一团和气,这个李乘云仗着有人支持,主动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李乘舸,他摇摇头,站了出来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7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