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327章 光绪年间

第327章 光绪年间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就觉得有些眼熟,看他挥手下令的模样,我一下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的骑士诧异道:“你认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当然认得,你可是晁宁秋手下的副官,当初在庐阳阴曹的时候,还请我喝过酒,一起并肩战斗过好几次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带着困惑,狐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紧,知道哪里不对了。上次遇到秦文远的时候,他可是个白眼恶鬼,现在怎么变成个大活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妖人休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士兵李逡巡了一圈,看到了好几个熟脸,一一叫出了他们的姓名。秦文远越吃惊起来,忽然大叫道:“你一定是用了邪术,我听说,只要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就能用巫蛊来施法害人,还说你不是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扬起长刀,就要招呼士兵来抓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说县城里来了个剿匪的大官,姓晁,难道是晁宁秋?我急忙说道:“你带我去县城,去见晁宁秋,我是他的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,竟然直呼将军的姓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真是他,我笑了下,道:“我跟他是故人,一见面他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文远迟疑了下,说道:“万一你是骗我,想要行刺将军,我岂不是引狼入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有火枪吗?要是我图谋不轨,你直接开枪便是。”我主动说道,“刚才听你说,县城里有僵尸伤人,我还能替你们看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文远答应了我,说道:“你可不要耍花招,小心的我的枪子不长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让他把僵尸的牙齿都拔出来,尸体放火给烧掉了。村长紧张兮兮地过来,嘀咕道:“这可怎么办?这些当兵的太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猜那个养鬼人肯定也在县城,正好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村长点头说话,又管我要了几张打鬼的符纸,这才放下心来。他叮嘱道:“你要小心啊,那人养着好几个奇特的鬼,有的像狗,有的像蛇,比起一般的鬼凶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了下,反问道:“那人是不是姓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?你要小心啊,可别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想起个荒唐的念头,一时间脑海里乱糟糟地,一路上都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有个骑士被僵尸给咬死了,秦文远牵着他的马给我,说道:“看你还像个老实的,这马给你骑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推辞,提着缰绳直接翻上去,穿着牛仔裤,我比他们骑马爽利多了。秦文远惊讶道:“你的姿势挺正的,难道以前在军营里练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哼了下,说道:“我开始学骑马时,还是晁宁秋教我的,我还骑过他的那匹大黑马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张着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我们回到县城,看着街道两侧的商铺,街上也没有汽车,只有马车驴车在走着。看这情形,感觉像是清末民国初期时候的景象。有人留着大辫子,穿着长褂,还有些人已经开始蓄着短,换上短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士兵出现,老百姓露出敬畏神色,靠在路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大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文远没听出我在讽刺,高兴道:“那是,有将军在,这帮匪徒望风就溃,现在躲在山坳子里,再有一波,就能把他们全部剿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下,心说,在老百姓眼里,恐怕你们比匪徒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街上有人在巡逻,看到秦文远,就给他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说了几句,秦文远就匆匆忙忙地跑掉了。跟着我的几个大兵还不错,领我到了县城的府衙,给我找了个地方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待在这儿,可别乱走,要不然兄弟们可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以为意,府衙里的戒备更加森严,看士兵各个腰杆挺直,晁宁秋果然是训练有素。我问道:“怎么回事?这里好像有些紧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我跟他套了几句近乎,大兵就说道:“咱们将军子嗣艰难,成亲都三年了,夫人怀了两次,都没能够保得住。现在好不容易又有了,将军派人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想要保住孩子,那得找医生,派一群大兵守着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嘎吱开了,走进来个长眉入鬓的俊挺青年,他穿着军服,长得很帅,就是脸冷硬的像个冰块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跟我说话的士兵吓了一跳,啪地行军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领二十鞭子。”估计是怪这个大兵多嘴,我看他因为我受牵连,急忙解释道,“是我问他地,你别错怪了,要怪就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冷眼看着我,说道:“他是我的兵,就得服我的管。我不罚你,但是他因为你才受罚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气的差点笑出来,脾气还是那么硬。我记得在庐阳时,我和他就因为同样的事情起过冲突,差点就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将军,好大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忘讽刺他一句,他问道:“我罚你,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领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兵如蒙大赦,嗖的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个儿找了个地方坐下,倒了杯茶来喝,态度大爷的不行。他盯着我看,忽然问道:“你就是那个来攀亲戚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在盯着他看,他是晁宁秋,比起我认识的那个更年青,更傲气,最重要的是,他是个大活人。见我呆,他不快了哼了声,说道:“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骑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久居上位,也许是杀人太多,他身上带着一股冷厉气息,光是用眼神瞪着你,就显得很有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经历了这么多事,早就不是参加天龙大会时的愣头青了,晁宁秋也不是那个威猛晓勇的鬼王,我挺直摇杆说道:“我跟你确实认识,只是你现在不知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抿起嘴唇,露出锐利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吓了一跳,急忙分辩道:“我真的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出好几个关键的信息,就连他背上的红痣都知道,晁宁秋脸色变了,冷声道:“果然是妖人,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拔出军刀,刀光如雪,锋芒直逼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扔出符纸,变出个黄巾力士来挡着。我心里想着,晁宁秋现在还是个普通人,就算身手不错,肯定不是黄巾力士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冷冷一笑,军刀劈落,直接把黄巾力士给灭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刀上下了符咒,难怪这么厉害。那把军刀笔直刺来,穿透了我手里的茶杯,离我的咽喉只有一公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吓得心里砰砰跳,这也太快了吧,我都没有反应过来。就算是个凡人,他也强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我杀了你?”他的手指修长有力,骨节分明,抓着长刀平平稳稳地,都没有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勉强保持着镇定,要是慌了,那就要让他瞧不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跟他相处过很久,虽然这人脾气冷厉,但不是嗜杀的人。我干巴巴地笑道:“先把刀收起来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头挑起来,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这屋子戒备森严,许多士兵看守着,应该是遇到了难事。刚才士兵跟我说,你的夫人怀孕了,你才这么谨慎,我就猜你可能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详细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眉宇微微松开,我心里喘口气,说道:“鬼怕修道人,这算是专业人士。除此外,鬼还害怕屠夫,当兵的,教书的。县城外头戒备森严,匪徒肯定闯不到这儿来,说明你防备的不是人,而是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,道:“进来时,我就看过了,府衙是朝廷的地方,官威重,普通的鬼物根本就不敢进来。而且有这么多当兵的在,就算是有些能耐的恶鬼都不会轻易来捣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等于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已经有几分信我了,我笑道:“我猜陈颖的病没有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把军刀收起来,说道:“我夫人的名讳就连手底下的人都真不知道,看来你真的有点本事,如果你能治好她,你就是我的座上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眸色深深地看着我,道:“我对你有股熟悉的感觉,也许你没骗我。之前我张贴出告示,寻找能人异士来治病,有好几个修道人来了,但是都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问问那几个修道人哪儿去了,想了下,还是闭了嘴。这厮有杀修道人的前科,我还是别去了解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文远来了,见我还活着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夫人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露出一点喜色,指着我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颖住在府衙后头,门窗下都挂着铜铃和桃木剑,有两队威武的士兵昂挺胸,身上都带着戾气,看起来是杀人不少,光这架势,就能吓退不少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下,就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摇头做什么?”晁宁秋走在前头,像是长了眼睛,转头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摆手道“没事,你派这么多士兵看着,也许反而会起到反作用,会让陈颖的伤情变得严重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看着我,忽然出命令,道:“你们立刻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士兵立正行礼,分为两队,整齐地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是来害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说话,问我道:“铜铃和桃木剑呢,要不要摘掉?”我摇摇头,道,“桃木是阳木,有辟邪的作用。这些铜铃应该是在神龛上供奉过地,效果也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点点头,道:“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举起双手,说道:“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不等他回答,我就说道,“你是活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悦地皱起眉头,我知道他肯定是个活人,只是还不太敢相信。我伸手摸着他的脸,温润细腻,有血有肉。然后我又问了个问题,道:“现在是什么年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古怪地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现在是光绪年间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9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