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328章 木偶

第328章 木偶

        光绪年间,我张着嘴,迟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到了哪个偏僻的犄角旮旯,没想到竟然到了百多年前,我心里五味陈杂,直觉不敢相信,可是晁宁秋没必要骗我,我这几天的见闻也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摔进泉水时,阴阳玉佩出耀眼红光,没想到竟然有着穿越时空的神奇力量。难怪连龙门魁都动了心,甚至李家家主亲自出马来抢夺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过去,也不知道洛风啸还有楚筱她们会不会担忧,就连报个平安都没法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振作起精神,管他呢,既然阴阳玉佩能够把我带回过去,总有法子可以回头,我再仔细琢磨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敢。”我想了下,决定还是不说出我的名字。这里毕竟不是我的那个时代,突然冒出一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,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样的错乱,干脆冒名顶替下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的李敢,应该是去看守镇魂石了吧,只要做事低调稳妥点,应该不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打量着我,说道:“把你的斗笠拿下来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怕吓着你,我唰地拿下斗笠,露出可怖的丑脸来,准备唬唬他。谁知道这厮一点反应都没有,反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你不怕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脸被李家家主的符咒给烧伤了,尊容如鬼。晁宁秋不屑地说道:“我在战场上斩杀了不知多少敌人,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地,杀过人,斩过鬼,你这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反而说道:“有本事的人,大多形容怪异。尧眉八彩,舜目重瞳,周文王胸生四乳,张翼德睡不瞑目。看你一副奇异的装束,想来是个不拘小节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无语了,你也太高看我了,那些可是历史上有名的圣人和将军,我就是个虾米,怎么能比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嘴角歪起来,我琢磨出味道来,有些恼怒道:“你在嘲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撇嘴说道:“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地,没想到这么迟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门打开了,有个绿衣婢女出来,看到晁宁秋,就欢快道:“将军,夫人在等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我,吓得出尖叫,“有鬼,啊,好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斗笠要戴起来,晁宁秋抢过去,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颖的身体不好,别吓着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露出一丝笑意,带着自得道:“我夫人胆子不逊于我,又岂是那等以貌取人的俗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跟着他进去,陈颖娇柔纤细,眉目如画,带着三分病西施的风姿。她望着我,丝毫没有惊讶,说道:“我听说夫君又寻得了一位奇人,怕你脾气急,特地请先生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怕我被晁宁秋给咔嚓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子真是蕙质兰心,晁宁秋哼了下,道:“他如果是个有本事地,我自然欢迎。如果是坑蒙拐骗,我剑下从不留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嘻嘻一笑,道:“夫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年后,我就在庐阳给陈颖看病,还替她接生了鬼胚子。没想到到了百年前,竟然还有这样的因缘际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给她摸着脉搏,只觉得体虚,萦绕着一股邪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颖笑道:“今天有贵客临门,我的心情都好多了,胸口也没有那么抑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婢欢快道:“是啊,夫人今天气色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看了我一眼,对副官下令道:“去把府衙里的士兵全部撤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摆摆手,说道:“没有这个必要,让他们在外头守着,别靠近这个院子就行。白天让他们好好休息,到了晚上精神点,可别打瞌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点点头,副官立刻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颖不是被鬼上身,而是身上中了邪术,这么多士兵站在外面,被煞气包围,只会作的更加厉害。那人心思狡诈,恐怕早就预料到了晁宁秋的提防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为打仗时,也遇到过会邪术的妖人,用上这招就无往不利。”晁宁秋微微恼怒起来,拳头捏的紧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默哀两分钟,那个养鬼人要倒霉了。我画了两张驱邪符,让她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好歇着,李敢是个有本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起来,道:“夫人是怀孕了,恭喜,就是胎象有些不大稳固,被小人作祟,我自有法子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屋子,晁宁秋就沉下脸来,说道:“你不要敷衍我,夫人是不是不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,但是确实不大好。陈颖没有被鬼纠缠,而是被人下了吸取阳气的法术,用来供养肚里的婴孩,所以显得虚弱。到了生产的时候,必然精气匮乏而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要拔除邪气不难,但是可能会伤到母体和里头的孩子,让人有些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一拳砸碎了茶几,怒冲冠道:“好狠,好毒,觊觎我的孩儿,还要夺走母亲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没错,我摸着脉搏,都能感觉到这个孩子的不俗,肯定是修道的好材料,难怪被人给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能保住吗?我要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我,语气都放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得这么傲气的将军会低头,我却提不起劲头。晁宁秋是我的朋友,陈颖和楚筱更是好姐妹,我肯定会帮忙。但是我记得晁宁秋活着的时候,没有子嗣留下,我们相遇时,他们夫妻早就变成了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孩子估计保不住,话在嘴边溜了两圈,还是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模棱两可地说道:“我先去抓几服药,给她安胎,暴力的法子不行,可以用上柔缓的手段。你别担心,你将来肯定能抱个金娃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让副官陪你去。”他自己带着一队兵,骑马出城去了,临行前又兜转了回来,说道,“你要小心点,不要乱走,现在道门乱的很,那个陷害你的养鬼人可能就就在暗中窥伺,等我回来再去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爷向来是恩怨分明,要动手也是自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晁宁秋忽然冷笑道:“你要是乱跑,我就罚副官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气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一走,副官秦文远苦笑道:“李先生,你体恤下兄弟几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无奈地点点头,看着别人因为我受罚,心里的确不好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暂时走不了,我反而放松了心态,跟着副官在瑶平城溜达着。看着古色古香的建筑,体味着百年前的风俗人情,可比后世花大价钱出去看一下仿制的古代建筑有意思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副官指着街头的成衣铺子,说道:“要不要给你做两身衣裳,你这打扮特特异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们穿着长袍马褂,我反而觉得碍手碍脚地,行动也不方便。我随口说道:“回头再说吧,我先去给夫人抓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官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留过洋的人,穿不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吧。”他皱起眉头道,“洋毛子在我们地盘上作威作福,可不是好东西,不过他们的火枪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下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把药铺转了遍,我要找的几位药物都没有。有个老板奇怪道:“真是怪了,刚才有个人把你要的东西都给买走了,也就前后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官急了,叫道:“我带人去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拉着他,说道:“别急,我还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颖中的是阴鬼派的法术,《阴华经》就落在我手里,估计没人比我更清楚了。就算没有这些药,我也能另外配出方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给钱的时候,我掏出钞票,老板不肯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才回过神,人家不认我的纸钞。副官掏出银元,老板摇手,问道:“这位先生,你是修道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药铺老板说道:“我开的是药铺,知道点那一行的事情,看你抓的药普通人用不上,我大着胆子猜一猜。先生,我不收你的钱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官有些不耐烦,他惦记着晁宁秋吩咐的事情,急着回去。老板苦苦哀求道:“就一会儿工夫,不耽搁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听听他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药铺老板急忙请我们进去,上茶上点心,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地,前些时候我下乡去收药,从个老乡手里买了件东西。当时看着不错,就动了贪心,没想到反而惹了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出个木偶,雕的是个娃娃,只是五官红通通地,宛若鲜血勾勒地,透着丝丝邪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摸就知道了,这是用槐木心做的,能用来养鬼,摸着冰凉凉地,里头应该有个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普通人能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苦笑起来,道:“我知道,可当时一看,就跟鬼迷了心窍,非得要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哦了下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买回来以后,家里就开始出怪事了,先是养的鸡鸭狗都被咬断了脖子,血被吸得干净。当时我还存着侥幸,谁知道前几天有个伙计也出了事,我才知道不妙。今天早上,我老娘起来,说是看到了一个小孩跟她说话,然后把她从楼梯上推了下来,摔断了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官怒道:“如今世道乱了点,妖魔鬼怪都出来作祟了。鬼在哪儿,我带人去劈了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药铺老板指着我手里的木偶,“这就是,你可别乱来,我也请了先生看过地,结果那人第二天就被勒死在床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官起脾气,夺过我手里的木偶,重重往地上一摔,叫道:“你这人好坏的心思,居然拿着这个东西来害人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69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