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345章 众人

第345章 众人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家主在高台上潸然泪下,做出一副道义当前,舍弃亲情的高尚模样。他的这个举动果然赢得了许多修道人的嘉许,甚至有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长老也是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    秋云子冷笑道:“儿子犯错,做老子的不想着教导改过,居然想着杀人了事。嘿嘿,昔年纣王无道,杀妻屠子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思想还有点保守,很朴实,但是不傻。上头的长老生争吵,底下的弟子心中也有一杆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家主神色恼怒,哼了下,然后垂泪道:“正因为是我的儿子,我才不能独断。今日的事情就请茅山派的高足来评判,洛公,您是玄阳真宫的代理魁,代表着道门的正义,就请您来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拳头捏的紧紧地,这厮不但要害死我爷爷,还要做出一副悲情的模样来收买人心,要不是我早知道真相,说不准就被他骗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还要逼迫洛风啸来表态,救爷爷,那就是弃道义,就会把洛风啸置于不公不正的境地。如果不救爷爷,有青天会的人暗中鼓噪,说不定就扣上了冷血的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腾得火起,这个老家伙太可恶了,居然把我在世上最亲密的两个人架在火堆上烤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洛风啸表态,我气的跳上高台,叫道:“我的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有个长老大怒,喝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,也敢闯到上面来,退下。”他拿着一柄桃木剑,出红光,就朝我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正要念咒,忽然浑身变得僵硬,手指头都没法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糟糕,什么时候中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家主露出阴险笑容,眼看着桃木剑劈头落下,看那个长老的模样,肯定是全力以赴,估计脑袋都要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探出个白皙手掌,伸出两指,轻松就夹着法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嘎嘣,法剑被折断了,这老头如遭雷击,踉跄着倒退出去,脸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洛风啸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手拍着我的肩膀,软声道:“你先下去,这里不是你该捣乱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有人伸手来拽我,把我拉回了人群。李家家主聒噪道:“洛公,着小子如此目无规矩,该罚,你怎么还要包庇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话里话外都是挑拨的嘴脸,洛风啸振袖,昂然道:“所谓的惩罚都不过是惩前毖后,让有过者改正,无过者警惕。我来主持审判大会,就是要以一颗治病救人的心思,处理好道门内的纠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更有道理,威望也高,引得许多修道人都交相称赞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派的一个青年弟子突然起身,道:“没错,洛公说的极是,只是李成柏罪大恶极,必须要严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有几个长老开始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好眼熟啊,不是龙门派的程起吗?看他一脸少年得志的模样,居然想和洛风啸叫板,连几个长老都没开口呢,真是狂妄,难怪会被龙门魁给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秋云字冷笑道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便是杀了他,死者就能复活吗?小子,我看你戾气重得很,日后要是做了掌门,恐怕对龙门派是祸非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眼神恼怒,强笑道:“我不过是提个建议罢了,该如何处决,还要看洛公的决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血瀑派的掌门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大家就不要浪费时间了,尽快做出抉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个老道捧着大红的托盘上来,上面摆放着九根筹子,有红有黑。他说道:“按照老规矩,红筹生,黑筹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家主抢先起身,道:“我先来,这个孽子死有余辜,我绝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第一修道家族的家主,位高权重,一言一行都被许多人看在眼里。有些人不愿意得罪他,自然就要衡量一下其中的利弊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时雨站起来,道:“清微派投红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红一黑两根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底下看着,手心都冒出汗来了,一根根筹子落下来,像是掉在我心头,砰砰地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几位长老相继做出了自己的判断,我睁大了眼睛,那晚到李家说项的三位长老都是红筹,但是反对的黑筹有四根,还有最后一位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崂山派的掌门,我认得他,他死在僵尸地窟的第四层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神色左右为难,我的心沉到谷底,这厮为了长生而死,如果李家家主用这个秘密来要挟他,恐怕会让他的立场生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。”有人唾弃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头拿起一根黑筹丢下,估计是觉得不好意思,拿袖袍掩盖着脸,回来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老头真是不要脸,崂山派早就是昨日黄花,要不是洛公扶持,早就被人给取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他能为了蝇头小利背叛洛公,这等尾两端,旁人难道就敢信任他吗?崂山派注定要没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听得大为赞同,这人说话句句在理,也看的长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络腮胡子的大汉,穿着葛衣,蹬着芒鞋,他爽朗一笑,道:“我叫陶大宏,住在花黄山上,道门里的人抬举,有的叫我一声陶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动,真人可不是谁都能用得起地,起码是突破了生死窍的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修为高,但是跟我一样站在下面,在高台上没有个位置。这个陶大宏大概是无门无派的那种散修,这种人在道门里数量最多,但是修为普遍不高,地位也很低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忧心道:“这帮尸位素餐的老家伙,竟然拿一个有前途的后生来威胁洛公,简直是可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心也是高高悬着,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,现在是五对三,就算洛风啸投了红筹,也不过是四对五,依然是处死爷爷的意见占多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长老看着洛风啸,等他的决断。我看他老神在在地,忽地出长笑,走到高台前。他的手在红筹和黑筹上抚过,拿起了一根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对三?我的脑袋轰的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秋云子他们,都是大惊失色,而李家家主并没有计谋得逞的快意,反而黑着脸。我看着洛风啸的手抬起来,掂量两下,然后丢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不仅长老们糊涂,我们也搞不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声音低沉,但是雄健有力,像是一阵清风拂过山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门长久以来有个弊习,那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捧得太高,听不清,看不见底下人的想法,八个长老真的能够代表道门的所有修道人吗?我看不尽然,既然是道门大会,今天就让所有人能够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家主怒道:“这些都是愚民,怎么能够体悟我们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估计这就是他的心里话,但是一说出来,就惹得许多人反感。陶大宏嘘道:“修道家族真了不起,你如果能够解决,何必召开审判大会,我赞成洛公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低声道:“以往召开过几次审判大会,都是罪大恶极,应该千刀万剐的罪犯。长老们做出决议,我们围观处刑,大家拍掌庆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不一样啊,其实李成柏也没做什么坏事。大家都是修道人,谁的手里没沾过几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就是啊,何况是父亲杀自己的儿子,虎毒还不食子呢,嘿,李家家主未必有他自己说的那么的大义灭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痛快,又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台上的长老们面色错愕,显然洛风啸的这个决断出乎他们的意料,李家家主几个跳的最厉害,坚决予以反对。秋云子他们信任洛风啸,自然是唯他马是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是道门大会,非同儿戏,怎么能这么胡来?”李家家主愤怒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露出笑意,朗声道:“你既然没法解决,就该把这件事情交给修道人来解决。这次的审判大会将不会只考虑几个长老的意见,而是要看大家的看法,让他们有权利参与到重大的抉择中来。如果可行的话,我甚至想在以后的八大长老的遴选中用上这个流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可说是振聋聩,惹得底下群情涌动,许多人都激动地面目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了解过,八大长老的席位向来是四家族和四门派的架构,从道门挑选中实力最强的,再由这些家族挑选有志之士,最后请玄阳真宫的魁核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长老平时高高在上,但是如果人人可以挑选的话,估计有一大半会被刷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洛风啸的高明手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长老开始妥协了,说道:“洛公,你的想法是好的,但是还需要长远的谋划。这样吧,今天就试一次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满意地点点头,他挥着长袖,整个人出莹莹青光,显得飘逸脱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闪电轰隆劈下,宛若几人合抱那么粗,将广场地表给掀翻开来,劈出数千个石头筹子来。筹子被雷火熏炙,挨火轻的就变成红色,烧的重的变成了黑色。光是这份精细入微的雷法,就叫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来投第一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一根红筹,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他身先士卒,底下的修道人沸腾了,许多人都冲上去,拿起红筹丢过来。这不仅是他们同情爷爷的遭遇,也是想要表达自己权利的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家主气得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扭头要和几个长老商量,我急忙说道:“李家家主,别急啊,你难道不想看看你儿子是生是死?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71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