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355章 斗

第355章 斗

        夜色幽深,鬼气让温度嗖嗖地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厉鬼起狠来,“你会喊神将,我难道不会吗?”他急念咒,阴冷的咒语在空气里回荡,让树梢都挂起了白霜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紧张,但是方浩显得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神将是祖师留下地,数千年来接受弟子的香火膜拜,早就变得厉害无比,道行精深,不是修道人能够比得上地,说是神灵也不为过,而且他忠心耿耿,绝对不会背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喘了口气,手掌的皮肤已经有了皱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希望能够战决,不知道洛风啸那边好了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很快就好。”低沉的嗓音在心里响起来,方浩也听到了,顿时变得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厉鬼这个咒语有点长,说明威力也肯定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将突然咿了声,神色有些惊疑不定,像是遇到了为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金光,看不清表情,慢慢说道:“你到底是谁,这里可是阳间,不该你到这儿来,道门和阴曹千年来的契约,难道你想要违背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不要想吓唬我,是道门的人请我来地,他们数十个人写了血书,我不算是违背契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鬼出冷笑,他的咒语念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湖泊变得动荡起来,掀起老大的浪花,然后砰地炸开了。一股凶戾气息冲天而起,露出个深不见底的黝黑窟窿。

        湖水全部倒灌下去,消失地无影无踪,窟窿里鬼哭狼嚎,然后传出来整齐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我错愕的眼神离,一队队整齐的阴兵从湖泊离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人在召唤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请阴兵助阵,我也能办得到,道门这点面子还是有的,请来一个小队不算太难。但是我看了下,起码有五营阴兵出来了,乌怏怏地,甲胄鲜明,鬼气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我是游魂司的统领,手底下不过是两营阴兵,这个厉鬼是酆都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紧张道:“能够敌得过吗?要不要再请一尊神将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浩苦笑道:“请一个就已经让我吃不消了,要是第二个来了,不用他们动手,我就先去阴曹报到了,再说我也没有那个资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鬼喝道:“退下,要么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将收起长剑,他对着我们,歉然道:“这是酆都的阴兵,是阴曹在籍的兵将,算是阴神。我受了敕令,没法子跟阴神动手,否则可能引起阳间和阴曹的大战,这是祖师定下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骂了声娘,那厮借口血书,明显是耍了个花枪。可惜茅山派的神将光明正大,不懂得这些花花心肠。虽然被尊为神灵供奉,战力彪悍,但是有些时候显得有些死板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形变得虚幻起来,缥缈缈地,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鬼出命令,阴兵雄喝,朝着阵法杀来。方浩领着我,抢先退了进去,他亲自催动四象旗,出蒙蒙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阴兵太凶悍,拿着刀剑来劈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我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浩开始念咒,青光汹涌,四面显露出青龙,白虎,朱雀和玄武的虚幻身影,动一动,就搅动的灵气动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灵齐齐出大吼,许多阴兵被喷中,化为黑烟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有些门道,但还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鬼出了指示,阴兵不在冲锋,他们是阴曹的军队,行军打仗才是他们的特长。很快有一营阴兵上来,他们跪在地上,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浩变了脸,叫道:“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嗖嗖嗖,羽箭破空,箭头上燃烧着鬼火,打得四象阵摇摇晃晃地。鬼火里带着腐蚀的阴气,开始还是星星点点地,很快就变成了大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浩脸色白,他今晚消耗太大,已经撑不住了,咔嚓,四象旗出哀鸣,被震地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阴兵冲过来,我和方浩根本抵挡不住,被冲撞的分散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念着护身咒,拿着道法尺,把欺来的阴兵给打开。这些阴兵不必恶鬼,我吃下去,只怕要闹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人太多了,根本抵挡不住。我拿出火鸟旗,出一道道红光,烈焰滚滚,烧得半边天空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兵的蓑衣能抵挡阳光和火焰,但也不敢过分靠近,我还没喘口气,手里的火鸟旗突然不受控制地飞起来,丢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柄法剑突然从后头杀来,直抵背心。我丢出个符纸,变成黄巾力士来抵挡了下。力士出大吼,挥舞着拳头砸下去,把人给震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钟离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份是我戳破地,被我连续坏了两次事情,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,估计吃了我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贼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挡着。”我躲在黄巾力士后头,快念咒,准备起来清微派的神剑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不屑的笑声,法剑上亮起七颗黑色光点,像是星辰在闪耀着,一剑就把黄巾力士给劈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纸刺啦就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没有脸?道行比我高,居然还拿这么厉害的法器跟我动手?”我忍不住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自己技不如人,还推脱法器不如人,我就算空手都能够轻松赢你。”我心里高兴,就听他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越是挣扎,待会死的越惨,倒不如束手就擒,我给你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出青光,朝他打去,这厮拿剑一横,就把神剑咒给击溃了,不由地冷笑道:“宗时雨来还差不多,你的道行差远了,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道法尺,遥遥指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勇气可嘉,你居然敢一个人面对我,这次没有钟馗帮你的忙,方浩也腾不出手来,你就是孤身一人,居然还敢跟我做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煞气调动起来,阴阳鱼欢快游动起来,酝酿着元降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离尘虽然道行比我高,但是腹部被方浩戳穿,伤势很重,要是能够猝不及防地打中他,我也不是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咬牙朝他冲过去,想要暗算他,自然是离得越近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离尘出大喝,身上飘荡起氤氲的黄光,在头顶凝聚不散。看他掐着法诀,快地念着咒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跑出来十几米,离他很近了,突然身子一僵,差点就栽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嘿嘿一笑,手里拿着一根碧绿的柳纸条,缓缓摇晃着。这枝条晃动时,把周围的灵气都搅得乱七八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身子拿手,酝酿好的法术失去了控制,煞气不受控制地飘散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知道你会宗时雨的法术,同样的招数永远不要在我面前用第二次,因为你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嘴里念咒,他出冷笑,像是没有了耐心,直接拿着七星法剑朝我头顶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。”这厮突然出惨叫,脸色变得青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,一条赤影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借着夜色,我就把赤影飞蝎放出来,潜伏在草丛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突然偷袭,果然是一举奏效。钟离尘面色大变,捂着脖子,上面多了个小伤口,渗着黑血,叫道:“你这是什么东西,好卑鄙,居然偷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形摇摇欲坠,看起来中毒不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声道:“明明是你先偷袭我,居然还有脸倒打一耙,我只不过是有备无患,谁叫你自己心思恶毒,算是自找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出一张紫色灵符,贴在伤口上,像是把伤势给压制了。他拿起法剑,就要动手,忽然身体摇晃,差点就要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诡异法术?”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了,气息都变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催动赤影飞蝎,化为一道红光,朝他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咬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他有了防备,眼神一凝,拿着碧绿枝条摇晃起来,灵气跌宕,变得很不稳定。小东西被吹得歪歪斜斜地,像是醉酒般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王?”钟离尘面色大变,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铜钱来,出金光,像是利箭般射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。”我心里担心,急忙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感觉到危险,小东西振翅飞起来,一下子钻进我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他趁机追来,我拿出五行盒子,里头冒出氤氲五彩的光辉,遥遥对准了他,大喝道:“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被赤影飞蝎咬了,正是虚弱的时候,一时拿捏不住,柳条和铜钱,还有他的七星法剑,都朝我飞来,吸进了盒子里头,气得他满脸通红,眼里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派虽然也是大派,但是这几样东西各个非凡,不是靠人力或者财力就能够得来地,这是门派底蕴和实力的象征,失去哪一样,估计都跟割肉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东西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揶揄道:“你可要注意了,现在中了毒,你越是激动,毒素在血液里流转越快,死的就更快。”我拿着道法尺,朝他扑过去,同时把小东西放出来,隐藏在草丛里,随时准备着再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也是狠辣,丢失了好几件宝贝,居然也是拿得起放得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西暂时放你那儿了,反正你也用不来。等我下次来取的时候,会顺便摘走你的人头,作为利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出恶毒的誓言,往后退了两步,就被阴兵给围住了,我看的大为可惜,这次是偷袭建功,下次想要找到这样的机会杀他,那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来找我,我一点都不担心,等我回到将来,你去找鬼呢?说不定百年后,你早就是一具枯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,那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,阵法终于破了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72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