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425章 故人

第425章 故人

        说起严飞长,我回来后一直都没有见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计瞳也是摇头,道:“从他回家后,就联系不上,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。我还给他写了两封信,也不知道他收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忍不住皱起眉头,严家的事情透着古怪。即便是严飞冰死在僵尸地窟里头,怎么会轮到他来继承家主的位置呢?我一直以为是个陷阱,可他坚持要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我,肯定也会按捺不住,不为了家主的位置,只是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他们毕竟是父子,总不会害了自己儿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计瞳听了我的安慰,神色稍微好了点,但是我自己心里却是不着调。严家现在肯定是生出了变故,只是我了解不到,虽然心里焦急,但是现在不是去追查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道门大会在即,到时候肯定会有冲突,我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,把绝阴煞的法术修炼完成,到时候就算是孤身一人,也有了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晚上,我给马九千打电话,他听说我要女尸王的腿骨,爽快地给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一截儿是小腿,恐怕不够你用,还有你要的其它材料,都是很珍稀的那种。我托道上的朋友打听过,想要全部找齐,恐怕要到明年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失望,等到明年那也太久了,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九千笑起来,说道:“坏消息说完了,接下来就是好消息了。你需要的东西要找也不难,只要去一个地方就成,说不定一次就能找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河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马九千说,原来修道人需要的法术材料除了自己去找,还可以通过交易获得,红河镇就是这么个地方,那里有林林总总的各色商铺,专门做修道人的买卖。只有有钱,可以得到任何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个好消息,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我要去红河镇,计瞳兴奋地眼睛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河镇每隔五年就举办一次盛大的集会,今年正好赶上了,肯定很热闹,可是我师父不准我去。李霖,我跟着你去,我要保护你你呢,师父就不会拦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准你去?”我没有上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撅起嘴巴,瞪了我两眼,才不快道:“很快就要召开道门大会了,许多修道人都会到红河镇去,算是互通有无,看着能不能得到几件厉害的法器。师父说,龙门派办事不地道,这次鱼龙混杂,红河镇肯定不太平,不许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枫道长老沉持重,自然考虑的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我却是另外一番心思,这次的集会规模越大,对我就越有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仔细一问,红河镇的集会虽然早就放出了风声,但是为了让修道人准备充足,推迟到了五月底。至于道门大会,那就更长远了,定在了九月九重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给红枫道长修书一封,先是谢过了她的好意,然后委婉地提出自己要去红河镇看看。本来我不想写地,只是被计瞳软磨硬泡着,实在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就是继续上课,徐老头每次都给我留堂,看着憋屈,实际上倒是清静得很,我趁机研习着法术。下了课,我找到个僻静的地方,直接下了阴曹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炼绝阴煞,需要大量的阴气和鬼物。借助统领大印,就能够直接下到阴曹,省掉了以前的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守城隍庙的鬼差瞧见我,立马笑着迎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先生,城隍爷早就吩咐了,只要您来,任何要求都可以满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守名不在,他早早就去了枉死城,听说现在日断十案,名声远播,还给自己赚了个秦青天的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气最重的地方,自然是阴河畔。见我要过去,鬼差这次没有放行,反而把我给拦着,说道:“李先生,您恐怕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奇怪道,昨天还行,今天怎么就不成了?这个鬼差没胆子刁难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可不是跟您为难,只是从昨日起,阴河就有些古怪,水波泛滥,比平时都要凶狠,我是怕您去了,不小心被浪头给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动,道:“你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差给我引路,还有半里多的地,他就不肯靠近了。远远地望去,阴河里出激烈的大响,浪花汹涌,已经漫过了两边的河堤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了重瞳,眼前骤然变得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河中无数的怨灵在哀嚎,河水永远是漆黑瓦墨,我能看到各种怨灵愁苦的情态,心情都差点被影响了。水下有一团隆隆黑影,在不断地攀升起来,规模太大了,反而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?阴河底下是绝境,溺死魂,消活肉,根本没法子存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时看不透,见黑影还有好长时间才会露面,就让鬼差回去,自己留下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我沉浸在修炼中,时间慢慢流逝,忽然有人轻轻喊着我。我睁眼一看,是楚筱出来了,她指着阴河,有些紧张道:“主人,你要离得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这才现,阴河水居然涌到了我的脚下,幸亏楚筱她们帮我逼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早点喊醒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让你跟个死猪一样。”楚筱绝对不会这么跟我说话,是鬼新娘,她站在另一侧,把河水给逼开了。楚筱和唐月站在一起,两边都不是很对付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河里传来轰隆大响,河面都炸开了,露出一截儿乌黑的山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有一座山从水里升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有些眼熟,只是想不起来了。然后就看到一个眉目俊美的道人跳出水面,他手里拿着一截兔子尾巴,出柔和白光,这本来是我哥给我消灾解难用地,没想到居然能把那么大的山峰给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威猛的姿态宛若神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有些紧张,低声道:“这个道人很强,李霖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这道人,就兴奋叫道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我那个便宜师父,苦读精舍的前任方丈秋云子,他被压在阴河底下受苦几十年,总算是脱得苦海了。他看到我,也是露出了喜悦神色,念了个咒语,这山峰就变得巴掌大小,落进了袖子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李霖,你真是我的好徒弟,还知道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汗颜,这是凑巧赶上了,抢先道:“师父,恭喜你这次脱离苦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宇里闪过唏嘘神色,叹息道:“祸兮福之所倚,我起初也恨过怨过,只是被困了这么久,倒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。反而能够静下心来打磨道行,也算是修行路上的障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得道高人的风范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比起龙门八老来,实在是高明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请他到城隍庙歇息下,他却是显得有些不适应,道:“我是肉身被压在阴曹,好久没有呼吸新鲜空气了,实在是不想多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回到阳间,就在朱宇家的旅馆给歇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梳洗一番,就向我打听如今道门的事情。我把龙门派上位后的大小事情略略叙说,还有最近的道门大会,他气得拍桌子道:“乌烟瘴气,道门都被搞得乱七八糟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云子忧心忡忡道:“不行,我要去阻止他们,不能叫那些下九流的修道人坐大,否则谁还能管得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拦着他,道门沉寂这么久,如今要有一番大动静,不仅是龙门派在背后主导,还有许多因素在一起推动,不是个人能够阻挡地,否则就是以卵击石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是几十年前的老古董,一时间肯定转不过来,跟他拗劲儿只会让事情变糟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话锋一转,就说道:“还有件事情没说,师父,我现在是阴鬼派的掌门,还是清微派的掌门,也是茅山派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他还略有不赞同,听到后面两个,他就露出诧异神色,然后道:“我知道你是洛公的弟弟,难不成你还知道宗时雨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宗时雨的事情说了下,重点就是当年谷城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得瞠目结舌,神色又是激动,又是痛苦,呐呐无语许久,就这么坐在那儿,身影都变得颓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等了许久,他才叹息道:“我有错啊,没想到会是这样,我们都被龙门魁给骗了,被他给牵着鼻子走了,竟然埋怨了洛公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怪你们,只怨它们太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跳起来,怒道:“转轮王呢,他为什么要撒谎。不行,我要去酆都,我要去告他一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年前,爷爷被李家抛弃时,就是我这个便宜师父带着几位长老上门说项,希望能化解这段恩怨,现在看起来,他实在是古道热肠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把之前酆都生的事情说了下,只是隐去了我就是李敢那一段,听说许少钦成为阶下囚,他嘴巴都合不拢了,叹息道:“百年时光荏苒,真是物是人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趁机说道:“我已经委托宗时雨去游说以前那些老辈人物,替我哥洗刷冤屈,重新正名。但是因为谷城的事情,他很遭人怨恨,能不能请师父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云子果然答应了,肯定道:“自然是义不容辞,当年的事情都是我们识人不明,这次一定要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见他不再提去阻止道门大会的事情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临行前,还不忘记指点我道:“你想去红河镇,不妨去璇玑阁,那是红河镇最大的商铺,说不定有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79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