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435章 梦

第435章 梦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出来了,看她离得远,我冲她招招手,道:“坐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拍着床帮子,她俏生生地过来,离的我远远地。我嘻嘻一笑,就凑到了她身边,说道:“咋啦,怎么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低着头,说道:“主人,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难怪最近看她没什么精神呢。我急忙摇头,说道:“怎么会呢?鬼新娘的瞳术对我的帮助的确很大,用起来很方便,就算是对付邱九头,其实我也不是很担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我的话,她的头越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窗户上传来嘀嗒的声音,开始下雨了。我低头去看,果然楚筱眼睛里溢满了泪水,我用手给她擦掉,说道:“你从一开始就跟着我,当时我被人给沉江,也是你救了我,你觉得当时的我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筱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我在一点点变强,楚筱你也是,我哥不是教你法术了吗?你好好修炼,将来肯定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我倒是没有撒谎安慰的意思,楚筱是十大阴邪鬼物,本身就是天赋异禀,只是她性格柔善,不喜欢跟人争斗,所以看起来有些弱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我本事差,没法子驾驭,等我突破了生死窍,估计她会是我最厉害的女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本来就是藏不住心事地,被我点破,又哄了几句,终于破涕而笑了。我看她面颊羞涩,忍不住心里痒痒,说道:“嗯,楚筱,你知不知道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时最什么最舒服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睁着天真无暇的眼眸,嗯道:“跟主人说话,我就觉得很舒服。主人真厉害,说的话那么有道理,比我聪明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死心地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怀里钻出个细白小犬来,是波儿象,她搂着小狗,道:“跟波儿象一起玩,我也觉得很开心。对了,主人,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白,你觉得好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波儿象被她搂在胸前,心里一阵的羡慕嫉妒,懒洋洋道:“小白,我看叫小黑好了,这绝对是个色狗。”要不然怎么总是赖在楚筱怀里不肯下来,看我找个机会,趁着楚筱不知道,把你给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波儿象嗖的抬起头,就要来咬我。这狗敏锐得很,心里不藏着好,它都能够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让开,差点就被咬到手指头了,这条小狗得意地冲我大吠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狗,别来碍事,我给你叫好吃地!”我想先把这个电灯泡给打掉,谁知道它眼珠子一转,突然跳上桌子,围着网兜里的枯壳乌龟转来转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个大好机会,我舔着脸,说道:“楚筱,我告诉你啊,床上最快乐的事情叫做滚床单,我来教你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楚筱好奇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躁动着,就去抱她,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唐月来了,她把楚筱拉开,瞪了我一眼,道:“楚筱,我们去玩,不要理这个色迷迷的家伙,真是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筱不懂道:“可是主人要教我滚床单呢,我要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月啐了一口,脸色有些红,说道:“哎呀,那个不要学,总之总之不是啥好事,你被这个坏家伙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不满,这怎么不是好事,这可是人生敦伦大事。唐月正要说话,忽然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笑容了,冲我努着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回头,我就感觉后面多了股阴气,然后耳朵就被揪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疼,松开!”我回头一看,居然是鬼新娘,她气冲冲地看着我,用劲儿拧着我的耳朵,气道,“好啊,原来你还背着我,跟自己的女鬼勾勾搭搭地,难怪我瞧你们平时就是不清不楚地。哼,老虎不威,你当我是病猫欺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劲大得很,疼得我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松开,什么勾勾搭搭,我认识楚筱的时间比你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不管,谁让你娶了我,你就要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娶你啦?那是当时情势所迫,为了打击许少钦,没有法子的事情。难道她还当真了,我可不要家里娶个母老虎,楚筱这样温柔可爱的才是我的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追着我在房间里打,我一时没法还手。唐月笑嘻嘻地看着,一点过来劝架的意思都没有,“让你动坏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心疼道:“不要打,会把主人给打疼地。”但是唐月拉着她,说道,“楚妹妹,这里风景不错,我们出去看看。你要是看中了,就让李霖掏钱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见她们走掉了,急忙说道:“不成,你是我的夫君,所有的钱都是我的,给她们买了,也要给我买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她们走掉,我才松了口气。不就是开个玩笑嘛,至于这么对付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桌上那个枯壳乌龟从网兜里爬出来,正在一蹬一蹬地使着劲儿,我跟它对着眼儿,居然看出来一丝嘲讽的味道。我摇摇头,估计是眼花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神物自晦,这个乌龟壳都烂了,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古怪。我拎着尾巴,把它提起来看着,觉得真的做了笔亏本买卖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差点忘记了,那个老道说是摸走了我身上一样东西,到底是什么?我把东西拿出来看着,还好,阴阳玉佩没丢,治阴曹总摄大印也还在,阴阳剑也是好好地,这是我身上最宝贵的几样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头长得贼眉鼠眼,绝对不是个善茬儿,不是把我的法器给摸走了吧。我细细检查了下,五行盒子,七星杀剑,虎牙项链,阴山锤,八卦镜,铜葫芦剑,道法尺,雷法的符纸,碧玉柳条,紫金洞天袍,簪子,鬼子铜铃,李敢的法剑,统领大印,阴阳术,醒魂磐,一个个都在,定海珠更是一颗都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赤影蝎也是好好地,奇怪,他到底是拿走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我摸了又摸,实在是弄不清楚他拿走了什么。我摇着乌龟尾巴,这畜生眼珠子瞪起来,突然就在我的手上上咬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老鳖咬人不松口,乌龟咬起人来也不含糊,像是被火焰烧伤疼的我拼命甩动。好不容易,才把它给丢开,虎口上多出个红色印子来,血珠往外冒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吹着气,心里想着要不要把这死乌龟给扔了,这东西不会吃血吧。养着一个赤影蝎,我就吃不消了,再多个吃货就养不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死乌龟钻进桌底下,就不肯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就剩我一个人,待着实在是无聊,想拿手机来短信聊天,这才现早就没电了。我坐在床头,旁边的房间里头传来说话的声音,像是一对男女在吵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竖起耳朵听着,就觉得女鬼声音很是柔媚,带着一股蛊惑,看样子是个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侧耳去听,那声音似乎里的远了,需要拼命去听,去听,浑身都松懈下来了。迷迷糊糊地,感觉夜里像是下了雾,窗户外头渐渐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电灯亮着,觉得有一股凄冷的感觉。楚筱她们还没有回来,看起来是玩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夜寂寞,何不出来陪我共乐。”房门突然被敲响了,外头传来了声音,是隔壁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想也是,能够和一个美人深夜聊天,那也是不错的感觉。以我的本事,也不怕被人给害了,就想要下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又收住了脚步,不太想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外黑沉沉地,只有里头是亮地,那女人声音很是娇媚,道:“若是觉得不便,可是有女眷在,不如到我房间里头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起女眷,我就心里咯噔,要是等鬼新娘回来,看我跟一个陌生女人不清不楚地,估计要暴跳如雷,我还是谨慎点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来啊,出来!”女人见我不肯出来,索性唱起了歌,缠绵悱恻,让人忍不住就要出去。我被吵得心烦意乱地,总觉乱糟糟地,渐渐地,连屋子里的灯光都变得越来越黯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迷糊地下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啪,突然脑袋被打了下,痛的我惊呼。我仔细看着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怎么回事?难道是我太困了,泛起了幻觉?

        等我去拉门栓时,又是一记耳光,这下子直接打在我的脸颊上,力气大的我差点叫出来,我气的叫道:“是谁在搞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天眼,四下查看着,什么都没有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醒过来!”有人在屋子里大叫,但是看不见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女人急匆匆地拍打着门,叫道:“不好啦,肯定是有人要害你,你快点出来,不能待在屋里头等死,快点出来,外面人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觉着她说的有道理,就跑去开门,嘭,门还没开,就像是一只大脚踹在我胸口,直接让我倒栽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醒过来,再睡你就要去见阎王爷了,还睡嗯!”一个看不见的人粗暴的打着,我脑袋晕乎,外头的黑暗渐渐地散掉,雾气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急了,出尖锐大叫:“你给我出来,出来啊,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疯癫了,外头燃起了鲜红血光,不断朝着屋里头逼进来。被血水****的地表不断地消融,往我脚下过来。我不断地往后退,脚下突然被绊倒,重重在摔在地上,脑袋被磕了下,眼前就变得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乱糟糟地,我还是待在自己屋子里头,但是外头没有雾气,也没有女人在喊我,只有路灯的黯淡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山虎的脸就在跟前,他嘴角带着几分狰狞,说道:“看起来像是还没有睡醒呢,不行,我要再打几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拿着一块砖,呼啦就朝我脑袋砸下来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80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