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451章 突破

第451章 突破

        我的面色有几分难看,很快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鬼母虽然厉害,我却看的出来,她的本体还被关在门的那一侧,只有一缕魂魄附在严开善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正觉的奇怪,才现刚才被我劈了一剑,这厮没能抓住钥匙,掉在了脚底下,才被鬼母占据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鬼母没有逃出来,我就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母下令了,还出一道法术,黑光把鬼物都席卷进去,这些恶鬼本领大增,冲我杀了过来。陈飞他们要来帮我,但是被拦在血池对岸,没法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子骷髅冲的最快,身上燃烧着血色火焰,冷冰冰地,温度疯狂地下降。这火烧的不是躯壳,而是人的鬼魂,粘上就会被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主人,我们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鬼冲出来,和九子骷髅鏖战着,竟然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握紧了龙鳞,念着杀鬼咒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龙鳞力量的支撑,一道青光挥舞着,就把好些恶鬼给度了。鬼母有些吃惊,看得出来,她只能动用血池的力量,亲自动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严开善往前逼来,像是巨人出怒吼,好多血色藤蔓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七星杀剑挥舞着,凶猛的力量差点把血池给崩碎,血藤全都断裂了。鬼母变得着急起来,尖叫道:“没有龙鳞的话,我轻易就能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出符咒,血池底下震动,又有好几个骷髅浮上来,冲我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骷髅本事大得出奇,杀剑砍上去,只是多出个拇指大的缝隙,但是被咬住的话,就会快吞噬着我的精气。我拿着七星杀剑,很快就变得气喘吁吁,还要努力维持着水煞,免得被血池侵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母嘿嘿怪笑,她嘴里念咒,无数血光把我的手脚都给缠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缓缓来到我跟前,我冷冷瞪着她,说道:“我哥是洛风啸,杀了我,他一定回替我报仇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母皱起眉头,反问道:“洛风啸是谁?我被镇住一千多年,不认识你说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冰凉的手指摸着我,咯咯道:“我怎么会杀你,严开善腐朽的身体根本没法承受我的力量,你是一具上佳的容器,看起来是用茅山的秘术炼制地,是专门培养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捏开我的下颚,血色舌头像是毒蛇钻进来,滑腻的感觉恶心极了。我蓦然张嘴,就咬断了鬼母的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愤怒大叫,眼里出诡异的红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拍胸口,腾起青光,就把她的法术挡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面护心镜是王家倾尽全力给赤戎找来地,能够抵挡一切道门的法术。她五爪尖尖,阴阳二气动荡,阴气凝成长枪朝我戳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护心镜在,阴气枪无形地崩碎了。鬼母尖叫道:“这不是王家的护心镜吗?你不是茅山派的弟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出幽幽叹息,道:“哎,看来这次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捡起伏魔剑,运起龙鳞的力量,咔嚓,就捅进了鬼母的胸膛。她出咯咯尖叫,道:“严家家主被你杀了,看来严家也完蛋了,没有他们守着血池,我很快就能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股黑雾钻进去,就扑向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起铜丸丢出去,打了她一个踉跄,就张嘴把她给吃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蠢货,你居然敢吃我,我要把你的身体给,啊啊啊。”她出凄厉惨叫,被善衡守序经的力量硬生生地给磨灭了,成为我的补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肚皮立刻撑的鼓起来,我一下子瘫坐在血池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母脱离后,严开善立刻变得萎靡,浑身血肉都腐蚀干净,他呃呃了两声,就倒了下去,再也没有能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她们要来搀扶,我挥手挡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鬼气森森,阴气深重,是个好地方。我盘膝坐下,把绝阴幡拿出来,悬在头顶上,一股股玄黄气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重瞳,我能看透身体内的变化,法力在出喧嚣,所有的毛孔都在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洛风啸说过,这具身体本来不是我的,被他用各种法术祭炼,终于能够跟我的灵魂合拍,但是想要突破生死窍,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我把鬼母的一缕魂魄给吃掉,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气在我体内翻卷着,像是狂风肆掠,到处折腾,但就是找不到出路在哪儿。我终于忍不住,哇的叫疼,七窍里都在喷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阳气被驱散干净,我体内只剩阴气,血肉都变得枯萎起来,像是活活耗成了干尸,感觉生气都在不断地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耳畔轰鸣,只听到楚筱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变得漆黑,有个人站在那儿,他像是一直在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什么都看不清,但是我能感觉到,这人比黑暗更深沉,气质若渊似海,我只有在酆都大帝和洛风啸的身上,才感觉这么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了许久,你终于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就朝我抓来,这人冷冰冰地,但是透着一股杀意。我根本就没法被他抵挡,看着他的嘴巴靠近,他要吃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胸口出铮铮响,一个金锁跳出来,就把他给震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有些愤怒,捂着烧伤的手指,就再度杀来。我闭着眼睛,在这儿我什么都做不了,这人光是气势就压住了我,根本没法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翻滚,露出一丝光明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都在出莹白的光亮,透着温暖,驱散了黑暗。眼前这人立马捂住了面孔,惊怒道:“是你,洛风啸,你为什么要坏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我哥来了,他穿着一身白衣,素净如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出一杆九节三面的青铜鞭来,指着黑影道:“你走,看在从前的情分上,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影出咆哮,喝道:“只有吃掉李霖,我才能活过来。你疯掉啦,没有我的帮助,你别想进入天柱山,难道你要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看了我一眼,说:“从前的计划我放弃了,去不去天柱山都无所谓了。得之我命,失之我幸,不是我的,终究得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影怒吼:“不行,你不能放弃,我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珠瞪起,凌厉的神光朝我射来。洛风啸喝道:“你敢动手?”他挥舞着打神鞭,两道凌厉的气息相撞,出惊天的轰鸣,形成了恐怖的漩涡,把附近的东西都绞杀的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被吹得飞出去,他从背后托住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影受伤了,他恨恨道:“李霖是我的,你要护着他,就是跟我为敌,我会让你们后悔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走,黑暗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风啸来到我跟前,露出笑容道:“我不是说了,让你把钥匙抢过来吗?那头有着克制鬼母的阳气,********,有龙鳞帮助,你就能突破生死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张嘴跟他说话,但是动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竖起一根指头,抿着嘴唇,伸手一推,我就撞进了身体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钥匙就握在我手心,我心里多了段他教我的符咒,急忙念诵起来,钥匙里头的阳气冲进体内,压制着鬼母的阴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全神催动着,学过的各种法术都催动起来,等到阴阳两气达到一个平衡,宛若太极般旋转不休,脑海里轰隆就炸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感觉就像是站在波涛起伏的大海,看着天中朗月,景致静谧而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只感觉精完气足,通体舒畅,身体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,仿佛举手抬足,就能挥出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惊诧道:“你突破生死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哼了下,说道:“我是你的玉女,你变强了,我自然也是。”楚筱把我从血池里扶起来,这里头的鬼物都消失了,水变得很清澈,露出底下的一个古老的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飞忌惮道:“鬼物都被你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摸着肚子,心里吃惊,刚才起码有上千的鬼物,居然被我吃了?我敲着闻人钵,铛铛,严飞长神色挣扎,眼神变得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缓过劲儿来,怔怔看着清静的山洞,还有严开善的尸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撇清关系道:“这厮是被鬼母附身,浑身精气被夺走了,可不是我下的手。”至于胸口的那个剑伤,则是被我选择性的无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严飞长凤眼修长,忽然出狂笑,道:“真是万事成空,没想到严家会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忍不住咂舌,这厮飞扬无忌,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严飞长。至于是男是女,她已经是鬼魂了,我也没什么忌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严家看守着镇住鬼母的门户,历代家主都是男性,就是用自己的精血换取鬼母的力量,哼,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骗我,目的就是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遭受了无妄之灾,被我给牵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现在毫无芥蒂,我说道: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严家已经被我打垮了,杀掉你的人都被我亲手复仇,你要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出了洞穴,她看着烧光的严家,出呵呵的嘲讽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霖,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去投胎?”我拍着胸口,道,“放心,酆都我熟得很,保证给你投个好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摇着头,道:“我被他们无辜害死,心里不平。我要你帮我做上严家家主的位置,我要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都要看我的脸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古怪,严家好歹是个修道家族,会答应让一个鬼来做家主吗?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我们平安归来,严家的族老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白胡子老头激动道:“你,你是不是进了鬼阴洞?这,你怎么没事呢?严开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哈哈一笑,道:“鬼壁画被我毁掉了,鬼母都打不过我,你说严开善的下场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族老吓得面无人色,他们清楚那里的东西,就越畏惧我的力量。白胡子老头颤抖道:“李霖先生,严开善死了,他做的事情跟严家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年纪比我大,辈分比我高,但是现在战战兢兢地,在我面前说话都不敢大声,显然是怕极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他扶起来,和颜悦色道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你们答应,我就跟严家和解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81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