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458章 黄叶

第458章 黄叶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惊诧,这老道本事未免太高了点吧,手脚居然这么麻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单手抓着铁链和我僵持着,右手闪电般把符纸贴到我额头上,念着拘魂咒语,喝道:“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脑袋晕,就要栽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兴奋地伸手来捉,我嘻嘻笑着,反手抓着,用力把他给摔开。这老道满脸的错愕,糊涂道: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拘不到你的魂魄,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好笑,开了生死窍后,我的魂魄可不是那么容易抓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掐了个法诀,身上腾起三道青光,像是利剑劈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出金煞法术,一口气变出上百把长刀来,朝着老道扎去。从前只能放出十几把,这次不信他能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道却是越战越勇,青光吞吐,把长刀全都给打碎了。他出长啸,丢出一个法术朝我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要闪开,被他扯着铁链不肯松手,只能一拍胸口,护心镜出光芒,把这个法术给抵消。老道恢复了点清明,叫道:“原来是王家的护心镜,难怪我的法术对你没用,不过这护心镜虽然厉害,也不是没法子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怕他占了先手,我放出几百条火蛇,朝他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怕,从怀里拿出个破麻绳,念了个咒语。这麻绳掉在地上,出红光,就像是活物般,嗖地窜到了我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金幌绳,快躲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月她们来帮忙,见状大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念着咒语,这麻绳一下把我的脚腕缠住,然后直接捆成了大粽子。我想要用出元降斋法,这才现浑身一丝气力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飞和唐月朝着老道扑过去,把他给缠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和鬼新娘来帮我解开绳子,可这绳子看着普通,偏偏很坚韧,就是没法子松开。陶子见了,叫道:“统领,你忍着点疼,可能会割到你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吓了一跳,来不及叫她住手,这姑娘就拿出弯剑,朝我身上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她的准头不错,连砍几剑,可惜还是没法子弄断这绳子。那边陈飞和老道打着打着,看起来状况不太妙,突然叫道:“我想起了,金幌绳是罗浮派的法器,你不是黄叶道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道被他一叫,露出错愕的神色,然后抱着脑袋满地打滚,看起来像是很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谁?我是黄叶道人?黄叶道人又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这老道真是个疯子,他要是清醒着,肯定更加厉害。我心里有些恼火,要不是一开始大意了,被这老头抢了先手,我未必就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想法子把这绳子给松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官衙里头的鬼物急的团团转,都是没法子,这绳子水火不侵,刀枪不伤,简直是没法子解开。黄叶道人叫喊了几声,居然呼呼睡着了,怎么都弄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来了个戴着灵官帽,穿着红袍的白面中年人,他看我五花大绑的模样,忍不住笑道:“统领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崔判官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挥散了看热闹的鬼物,让鬼差把我抬进去,这才说道:“原来是黄叶道人,他一甲子前来酆都大闹一场,后来就不知所踪了,原来是迷迷糊糊进了枉死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府君,这绳子有办法解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下,道:“你的护心镜能够克制法术,对付法器就不管用了,黄叶道人辈分比龙门魁还要高,他的法术我也破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哈哈道:“统领别着急,我跟你开个玩笑呢。出门前,有位大人给了我一个东西,说是能够派上用场,就是应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判官拿出个木盒,里头装着个毛掸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鸡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着毛掸子在我身上挠着,我一下子忍不住笑出来,“别,好痒,受不了。”我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,金幌绳有灵性,从我身上溜下来,爬进了黄叶道人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请他落座上茶,先是谢过他,这才问道:“不知道是哪位大人帮的忙,请府君透漏一二,我也好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下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岔开话题,崔判官可是个大忙人,怎么今日有空到枉死城来?恰好就赶上了我跟黄叶道人动手?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公事而来!”他跟我寒暄了几句,就转入了正题,拿出一份诏令给我,说道:“这是阎王爷下达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翻开来看着,居然是要找回治阴曹总摄大印,心里顿时噗通跳,这宝贝可在我怀里好好待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叹息道:“如今道门混乱,灵界蠢蠢欲动,阴曹也不能坐视,必须提早做出准备。前些时候去虎跃堂取大印时,这次现大印不知何时就失踪了,真是糟糕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动声色,说道:“会不会是许少钦干的,他跟道门和灵界都走的很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判官嘴角弯了下,似笑非笑地,他说道:“这个任务是下达个整个酆都七十二司,统领可以留意着,要是找回来的话,肯定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哦了下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黄叶道人的事情,我觉得统领可以管一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判官丢下这么一句话,就走掉了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,这份诏令我早晚都会看到,不必劳烦这位府君亲自走一趟,他的重点难道是最后一句话?

        我在酆都,多亏他的照顾,这次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叶道人怎么都弄不醒,我让鬼差把他抬进来,吩咐道:“十三,你翻翻看,这老道的脑壳上是不是有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燕十三把他翻开,果然瞧见他后枕上有道伤痕,出丝丝的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症状跟程起有些相似,果然是被阴符剑打伤地,那把法剑是道门五大,法剑之一,锋锐无比,也称得上是邪门第一,被他弄伤,很有可能魂魄被打得错乱,即使转世投胎,也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洛风啸教过我破解阴符剑的法门,黄叶道人的道行也比程起高深的多,没有那么难以料理。我费了心思把黑气拔出,将伤口治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他暴起伤人,我让陈飞拿着铁链把他捆起来,这才拿起闻人钵和醒魂磐,念起了灵宝度人经,翻来覆去好几遍,总算把他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睁开眼睛,很是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眼自己,就慨叹道:“大梦六十载,总算是清醒了。”他一挣动,铁链咔嚓断裂开来,然后向我稽行礼道:“多些统领救治恩情,只是老道冒昧,还是想要在这儿告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说道:“道长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叶道人说道:“当初我来告状,阎王爷不肯受理,我没法子,如今就请统领做主。”他拿出一份状子来,上头落满了鲜红的血手印,因为时间久了,早就变成了褐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摊开看了下,居然是关于谷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杀进谷城,却遭到了灵界和阴曹的埋伏,我要告洛风啸,告转轮王。”老道激动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眉头皱起来,问道:“你不是告的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叶道人说道:“洛风啸是下一任的魁,我就是要告他,统领,你是不是害怕了?也不敢管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十三不服气道:“那你就错了,许少钦就是被统领拉下来地,他才是将来的转轮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叶道人有些错愕地,然后惊喜道:“那这件事情你肯定能管了,我总算是找对了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琢磨下,就有了主意,说道:“当年谷城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,许少钦就是凭借此事上位地,我自然要管。不过只怕道长你弄错了对象,要怪的并非是洛风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陶子喊来,她是修道人,跟老道自然能亲近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叶道人欣喜道:“原来是你这个丫头,你爷爷跟我是好友,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让陶子把道门的事情说了下,这厮满脸的惊讶,痴痴道:“难道是我弄错了?怎么魁变成了钟离尘那厮,他怎么有资格坐上大位?难道我们都错怪了洛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情绪稍微平静,我才说道:“恐怕如此,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皱眉想了许久,才叹息道:“我是被人埋伏杀死地,哎,死后却成了个傻瓜,现在想来,那个对我下手的就是钟离尘的阴符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道门的近况,我没有细说,只有等他亲眼看到,亲耳听到,才是最有说服力地。老道他唏嘘许久,才说道:“幸亏得见统领,我才明白自己做了个糊涂鬼,钟离尘那厮好恶毒,我定要去跟他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他拦着,黄叶道人虽然本领高强,但早就死了几十年,肯定没法子跟龙门魁抗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不如先陪着陶子姑娘回去,她是女儿身,不能待在阴曹太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先拿人情来说,这老道自然满口答应,顺势道,“如今道门有些混乱,听说谷城那头起了变故,道长要是想找洛公,不妨先去找李霖帮忙,说不定另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这一老一小,我的心落下半颗。有了黄叶道人帮忙,谷城的事情说不定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将枉死城的事情处置妥当,正要准备回阳间,突然有了个意外的访客,涵阴司的统领前来拜会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涵阴司是平等王的属下,他来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统领是个身材高大的汉子,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李统领,平等王请你到阎王殿去一趟,有事情跟你相商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82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