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496章 情报

第496章 情报

        唐月谨慎道:“李霖,要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家刚死了人,虽然不是我干的,但是王家人肯定不会这么想。杀父之仇,王虎真的能够这么轻松的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抓着我,低声道:“主人,你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拍拍她,要是被龙门派得知了父母的下落,肯定会招来祸患。楚筱噘着嘴,有些不高兴道,“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,主人,他们人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答不上话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,我身体差,被爷爷抱到了骆县县城里头养,就很少见到他们,连音容笑容都模糊了。他们也没有来看我,难道不想儿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见我说不出话来,楚筱拉着唐月,道:“姐姐,你也劝劝主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还是谨慎点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鬼新娘,平时都跟她们唱反调,这次不同寻常地说道:“李霖,我看到前面有一片腥风血雨,未必就是你想要得到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物的感觉比人敏锐,难道是有了预感?

        我琢磨了会儿,郑重道:“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是我的父母,我不能看到他们可能遭到危险,自己却为了明哲保身,就不闻不问。如果那么做了,跟禽兽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月露出笑意,道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了,你才是最重情重义地,哎,其实你不适合修炼六丁玉女术地,你跟李家人的性子都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我一早就来到了王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头七,到了王庆松出殡下葬的时候,王家的人见我来了,神色很是不自在。我来到灵前,给王庆松上了一炷香。

        尘归尘,土归土,再大的雄心不过是三尺黄土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家也没有个人出来招待我,我就一个人站在那儿,很是无聊。过了会儿,岳先生来了,他还带了两道黄纸,比起我两手空空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黄纸递过去,前头守灵的人拿过去,向他回礼,然后放到火盆里去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冷哂,对杀人凶手居然还这么客气,真是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纸落进火盆里头,烧成飞灰,却被一股阴风吹了起来,盘旋着不肯落地。有个王家人叫道:“这是家主显灵了,不肯收他的纸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面色难看,拿起一炷香,在王庆松灵前行礼道:“老友,你算是死得其所,何必还给儿女添乱呢,还是乖乖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他的悼词,不像是祭奠亡人,倒像是威胁居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香插进去,手一松开,嘎巴,居中断裂成两截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子王家灵堂里闹开了锅,众人议论纷纷地,指指点点起来。然后就有人小声嘀咕起来,“家主不肯受他的礼,难道真的是有冤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次都这样,肯定不会是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就有人提起道:“可是李霖上香的时候,一点事情都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面皮一阵青一阵红,忽然指着我,怒道:“一定是你小子在捣乱,是你做的手脚,让我丢了面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摊开手,无辜道:“我站得远,够不着你那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这厮拿不出证据来,我撺掇道:“要不然我这会儿走出来,你来烧纸进香,王老家主要是肯受了你的东西,我自然没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冷一哼,拂袖道:“我岂会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暗暗传音,让楚筱赶紧回来。她带着藏影斗笠,悄悄做了点手脚,但是王庆松连魂儿都没有剩下,这厮要是起疑,说不定有手段看出破绽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闹哄哄地,王虎披麻戴孝,从里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真是好大的派头,就算是我老爹下葬的日子,都要王家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急忙把污水往我头上泼,王虎听了王家人的话,神色也是狐疑。不过他没有追究,反而说道:“今日过后,王家就要闭门谢客,不掺和道门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神色一变,说道:“这可跟你们当初的许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虎冷冰冰地说道:“定海珠没了,王家气运衰败,再敢插手道门的事情,只怕是死无全尸。如果谁能把定海珠拿回来,我就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虎继续道:“先前多有得罪,如今我老爹已死,就请两位高抬贵手吧。今日在这儿,我可以满足你们一人一个要求,想好了,就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要求自然是知道父母的下落,但是岳先生不同,他的本意是来要钱地。但是知道我的事情,不知道他会不会横插一杠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片刻,然后说道:“你把李霖父母的下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虎冷漠道:“看来你们的要求是一样地,那就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领着我们进入王家大院,在里头行走着。王家富庶一方,家里修建的富贵气派,走了几分钟还没到地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直接说出来就好,何必绕弯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虎在一个屋子前头停下,说道:“这里是我爹的书房,那封信就在里头,你们自己进去拿吧。”他话一说完,转身就走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抢先动手,就朝着屋里冲进去。我倒退几步,就看到这厮突然出惊叫,匆忙退了回来,脸上被刮出一道伤痕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摸了一手的血,怒喝道:“王虎,你敢搞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虎还没走远,冷笑道:“这里是我爹处理秘密事物的书房,自然有阵法守护,我也不知道进去的法子,你们各凭本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就知道王虎不会这么爽快地把书信交出来,没想到是在这儿刁难我们。这样我们无论谁得到了书信,只会怨恨对方,跟王家就没有哦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看着我,我笑道:“王虎说这里有阵法,想必对岳先生而言,必然是五指抓螺吧,我就不来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可惜,要是元融剑没有被楚一飞骗走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盘算,等我打开了阵法,必然损耗了气力,你自然就能够趁机抢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心思阴沉,可不是这等怯弱的人。我琢磨了下,道:“龙门派以阵法闻名,你不是其实不会吧,那可是丢人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声怒哼,我有些无语,看来是被我猜中了。亏你还是龙门八老的老大,居然只懂心机和手腕,不懂阵法。是了,龙门八老本来就不是非常出众的人物,否则魁也不会下大气力栽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举手道:“看你小子准备丢人现眼,这样吧,我也不会出手抢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敢信他,让鬼新娘留意着他的举动,自己开始来研究阵法。为了对付龙门派,我也曾花费过心思学习,只是阵法这东西博大精深,学了也不能直接转化成战力,就被我给轻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我有重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开眼睛,仔细看着,这间屋子砖石为主,内里木饰,守门的是含玉的金貔貅,屋前灯火长明不熄,把五行都占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催动法术,丢出几把金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灯火骤然变得强盛起来,把金刀烧的干净,还向外扑来,差点把我的头都给烧焦了。我催动水煞,把火给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我把四瘟祸斗术都用出来,也还差了一种,我心里一动,就捏住了龙鳞,出一道道的红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讥笑道:“不懂阵法巧妙的蛮人,你力气越大,阵法的反噬力量就越强。这不是王家能够拿得出来的手笔,应该是花大价钱请高人设计的一个五行混元阵,你,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气势提起来,手里就轰出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先生哑着嗓子,嘶吼道:“五行大崩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咔嚓嚓,石碎木裂,灯火扑簌熄灭,阵法消失了。我一下子冲进去,就看到书桌上摆着一封信,上头写着我的名字。我嗖的就要去拿,一条黑影从我脚下窜出来,抢先要来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道:“早就防着你呢,真以为小爷我是吃素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门的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我看过《玉魄经》,天门所有的法术都是出自赵婉之手,我都是了如指掌。这身影被我踹了一脚,惨叫着丢出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下子把书信拿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传来了岳先生气急败坏的声音,估计这杀手就是他的后手。他自己说不肯抢夺,不过是迷惑我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一起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出咯咯的娇笑,外头就变得黑沉沉地,像是没了光。我不管她,在屋里四处看着,书架上摆着许多情报资料,应该是是王家花费大气力搜集的珍贵情报,不但有修道人地,还有许多奇珍异宝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粗粗一看,龙门魁,秋云子都赫然在列,就连鬼将军的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嘎吱,屋子里头出悲鸣声,法术的毁灭气息在弥漫着,我心里吃惊,估计是有人强行闯进来,这里都会毁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筱在外头叫道:“主人,你快出来啊,这里要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外头的书给翻开,按照道理,一般珍贵的都藏在里头。咔嚓,屋顶砸下来,我急忙揉着眼睛里的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军坑的王上,灵界的四大家族,就算是我哥的也有,我心里吃惊,还有一卷残破的兽皮被收的很好。我急忙肾手去抢,嗤嗤,黑色闪电弥漫着,空间居然都被撕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不要拿了,快点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眼睛看不清楚,只能胡乱抓了几本,塞进了怀里。再伸手去拿,闪电已经打到了我身上,我急忙撑开经幢,外头飞进来一道红光,猛地牵着我逃出去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455986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