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611章 序幕

第611章 序幕

        这道童给我们行礼,说道:“转轮王,魁跟您安排了住所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地方在山顶的一个小院,清幽雅致,毗邻地都是几个大派的掌门。我仔细一看,原来我是排在第一个,还在李家家主的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捧杀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静玄瞧见我们,不满了哼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跟我道别,说:“我就住在那儿,你有需要,就尽管来找我。”过了会儿,他就差遣了一个年轻道人来,这人高瘦白净,带着笑容,给我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指着他,道:“这是我门下一个弟子,叫做张思锰,手脚伶俐,头脑也灵活,就让他给你跑个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道童有些激动,道:“见过转轮王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挂念着计瞳,要是那个丫头在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我问起,慈风道人说道:“计瞳去了严家,亏得她不在华阳山,才躲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张思锰帮忙,事情果然顺溜许多。我进了小院,握着大碑,就开始盘膝修炼。无尽的灵气涌来,感觉在不断地变强,但是却没有了刚才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绝阴幡被我拿出来,一晃,丹成子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哥不在身边,就只有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绝阴幡底下,才能在泰山停留,听我询问,就说道:“你现在的情形我没有遇到过,毕竟我活着时,没有达到这种境界。你触碰到的穹壁未必就是修行的障碍,还有可能是你的身体形成了桎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丹成子有些可惜,道:“李霖,你真是罕见的天才,修道这么短,就有如此成就。如果你的身体没有被换掉,说不定刚才就突破阴阳共济的境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楚一飞那厮害地。”我心里恨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的太快,多谢磋磨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谢过他的提醒,就出门溜达了。这具身体差不多到了极限,再往上去也没了空间。我刚出门,就看到外头有个人影转来转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过去,一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吓了一跳,差点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转轮王,你真是越来也厉害了,我都没有听到你的脚步声。”陈道人讪讪一笑,神色尴尬。他好歹是崂山派掌门,虽然如今势头下滑厉害,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还有几分家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来到他住的小院,他叫人上茶来,自己拿出一张符纸,摆在桌上给我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神色凝重,道:“这是龙门魁送来的法契,说是愿意同进同退,共建白玉京,就在上头写了自己的名姓,从此便是自己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符纸拿起来看了下,里头隐隐约约地,透着一股晦涩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在哪儿碰到过?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叹息道:“崂山派不比从前了,说实话,我不想蹚浑水,只是情势所迫,又容不得退缩,所以才觉得为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明白了他的意思,说道: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拿起符纸,就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身上冲起一股玄妙气息。他冲我拱手道:“签了这法契,就没有回头路了。有我做个内应,总好过你对白玉京一无所知。只是希望日后,转轮王能够多多照拂崂山派。不求独步道门,但求无人敢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必如此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陈老道已经萌生了死志,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老道也活不了多久,就为弟子积攒一点福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外面转悠了圈,许多修道人见了我,就跟见了鬼一样,慌乱地避让了开去。我心里奇怪,就瞧见几个知客的道人抬着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都是吃的喝的,看起来品级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悠哉地走过去,拦着领头的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恼火地抬起头,说道:“我们正急着给山上各位掌门送吃的呢,你别挡路。啊,你,你是转轮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脚下一个不稳,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抓着他的胳膊,笑眯眯地问道:“你怕我做什么?又不会害了你?这都一天多了,怎么没人给我送吃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人脸色通红,解释道:“您是神灵,我本来以为不用吃喝地,对不住,我这就给您加一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用过早餐,就来到了玉皇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依旧是祭天的仪轨,昨天是各派的掌门和长老上台诵经,场面盛大,今天他们只是坐在台上,任由低辈的弟子来祈福祷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坐在台上,显得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慈风道人,没人过来跟我说话,实在是高处不胜寒。底下突然传来了吵嚷声,有几个弟子上香时,被都昌盟的人故意冲撞了,一下子就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昌盟被我斩杀了几个邪祟,剩下的号称十八真,高手众多,底下人又是良莠不齐,疏忽约束,跟正道起了好几例摩擦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推了个跟头的老道跌的额头流血,恼怒道:“你是故意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推他的是个穿红戴绿的年轻人,面色苍白,怪声道:“明明是你老胳膊老腿儿,黄土埋到了脖根儿,小心有命出来,没命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。”老道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门的天下是属于我们地,你们早就老朽**,还是早点让贤的好。比如说我吧,站的这么正,才能屹立不倒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旁边几个同伙一起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,但是坐在台上的几个掌门长老都只是看着,没有出声。慈风道人要站起来,被我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冲着你来地。”我低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那年轻人怪叫道:“正道就没有个喘气的吗?真是丢人现眼。”他还故意竖起中指,指着我们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是邪道在挑衅,背后未必就没有龙门魁在搞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昨日跟龙门魁为难,算是彻底撕破了面皮,自然遭了嫉恨。

        正道这边面色无光,我站起来,说道:“就没有一个站得住的大好男儿吗?”话音一落,就有人冲了出来,兜头就是一拳砸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红红绿绿的年轻人敏捷地闪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都是弱,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身法更快,如影随形地贴了上去,顺手抓着他的手腕,然后一拳飞出,结结实实地打中了这厮的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嘭,牙齿和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嘴臭,我看你站的也不稳吗?连老子一拳都招架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忍不住叫起好来,这是个肤色黝黑的青年,咧着白牙,一点不客气地说道。他朝我拱手,轻快道:“转轮王,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妖异青年爬起来,就要拼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邪道的黑风真人咳嗽一声,他虽然怨恨,但还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卵子的家伙,我看你就是个软脚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大声叫了声好,问道:“你叫做什么名字?是哪一派的弟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振坤,无门无派。”这厮看起来刚强勇武,被一问,居然脸红了起来。慈风道人笑道:“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清静派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振坤反而问我道:“转轮王,你收徒弟吗?不如收我做弟子吧。我家祖上据说是乌角先生左慈,我一定努力,不会给你和我家老祖丢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处一真人站起来,咳嗽两声,道:“道门大会如此神圣,不容搅扰。明天就是争夺大会,如有恩怨,放到擂台上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各自散掉,左振坤凑过来,说道:“转轮王,您缺个跑腿吗?让我来吧,我很勤快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起来,道:“大家都怕我,害怕被阎王爷勾了魂儿,你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拍着胸脯,说道:“明人不做暗事,我还没娶老婆生孩子,可舍不得死,所以从来不做亏心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放光,说道,“您可是个活人,但是从阴阳会,到天龙大会,再到苦读精舍一直是第一,我一直在关注着。后来听说你做了阎王爷,还以为您死了,我难过了好一阵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说起话来滔滔不绝,根本打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就收了我吧,活着时,我能帮您很多忙。等我死了,给我安排个城隍爷或者将军做做就好啦,我的心思很小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指着刚才那青年,说道:“明天你赢了他,我就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收拾那个娘娘腔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休息了一晚上,道门大会正式进入了万众瞩目的环节。玉皇顶上搭起了一个大大的擂台,龙门魁和处一真人站在上头,说道:“大家知晓,玄阳真宫为道门核心,向来有魁和八大长老共同主持。如今道门大势将起,我欲补全长老席位,同进灵界,共享长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底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,各个修道人都是面色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大长老是道门的核心,不仅仅是名声好听,地位崇高,还掌握着道门的许多资源和法度,有着切切实实的权力和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挥挥手,压下了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这儿立下八个长幡,有志者可自行拿走,然后就要接受他人挑战,到了最后一天,持有长幡者,就是新任的八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奇怪道:“不是说只挑选出一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官面文章罢了。邪道那么多人马,各个野心勃勃,僧多粥少也是没法子。像我这种得罪了他地,估计是想趁这个机会把我拉下马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很是不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如此,拿到长幡不算,还得坚持守擂啊,难怪陈道人会忧心忡忡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一挥手,就在擂台上插下了八个长幡。斗法争夺大会持续整整五天,一开始上去,肯定会吃亏,一时间没人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第一个上去,拿起一个长幡,冷淡道:“谁想来挑战,清静派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他领头,崂山派陈道人,全真教处一真人,皂山派古掌门,何家是个红脸中年人,依次上去领取了长幡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家跳上去,也拿走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两个则是被邪道拿走了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593114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