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615章 卧底

第615章 卧底

        见我露出本来面目,静玄吓得尖叫起来:“转轮王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心神不守,手底下就慢了一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趁机扑过去,拿着法剑一斩,直直打中了目标。静玄出痛呼,肩膀被法剑斩的鲜血溅起,就捏不住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急忙丢出个木鱼,打中陈道人胸口,把老道砸的跌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陈老道,你果然投奔了李霖。我要去告诉龙门魁,他一定会收拾了你们两个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玄转身就跑,我急忙追过去。这女冠出尖叫,木鱼一下子变大了,像是一截儿木桩迎头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抓着道法尺,嘭的砸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鱼上立刻被砸出裂缝来,这东西出尖锐啼叫,居然把嘴巴张了开来,就从头到脚冲下来,一口要把我吞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叫道:“这木鱼打不烂,坏了就能自己修补。道法尺是石属,没法子破坏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去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跑开没几步,突然哎呦一下,就跌进了一个坑里头,骂道:“这女人要害我,早就踩好了点,居然设置了陷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鱼上那条裂缝快弥合了,我把阴阳剑拿出来,对着木鱼刺进去。这鬼东西僵硬住了,然后出凄厉惨叫,哗啦啦,碎成了无数的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静玄头也不回地逃得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爬出来,拿住一把金灿灿的法剑,说道:“我用金剑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按着他,说道:“放心,有我在,她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玄已经跑到了竹林的边缘,张嘴大声要喊,准备引人过来了。嗖,一条黑影突然从草地里窜起来,勾着她的绊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冠身手不错,居然稳住了跳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催动符咒,黑影攀着脚踝窜上去,绕着这女人一个盘绕,就把她给五花大绑起来。她试了好几个法术,都没法子弄断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瞧着我们过来,惊怒道:“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?卧可是龙门魁的女人,快点放开,要不然你们都要完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冷挑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幌绳是黄叶道人的宝贝,被我借来一用,这女的逃不掉。陈道人冲过去,延期收益要打,然后呸道:“老道我不打女人,你虽然讨厌,我不能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玄刚刚露出喜色,就被陈道人一敲肩膀的伤口,痛的嗷嗷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煞气腾腾地叫道:“老道我不打女人,但是会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玄吓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自己是龙门魁的女人?真的假的?”我拦着陈老道,她不敢撒谎,急匆匆地点头。我顿时有了个主意,笑道:“想要活命,就得拿东西来换。这样吧,我听说龙门魁的金令很厉害,你把它拿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那东西一直是他随身带着,行,我答应你。”静玄一犹豫,就急匆匆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劝道:“这女的答应的这么快,肯定有古怪,要是她回头把我们給卖了,那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敢,我给他关系很亲密,一定能偷拿到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自然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玄眼珠子直转,一看就不老实,我啪的一张黑色符纸贴下去,她神色挣扎片刻,就变得无比地顺从,恭敬地跪在我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去后,想法子把金令给我偷出来。如果龙门魁有什么异动,记得及时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玄点点头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满脸的惊诧,说道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最近流传很多的夺魂符?可是静玄法术高明,应该不奏效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嘿然,这可是正宗的**符,世上就剩三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见我有把握,就不再说什么了,他指着一地的尸体,头疼道:“这可怎么办?这么多弟子死掉了,全真教那边可不好交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挑起眉头,静玄那女冠下手凶狠,符纸没把我们怎么着,倒是这些弟子一个都没有能够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,你直接去找龙门魁,告静玄一状。人是她杀地,处一真人要寻晦气,也找不到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吃惊道:“这不好吧,静玄不是听你的话吗?要是龙门魁怀疑了,那她的处境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哼了下,道:“龙门魁疑心重,你去告了状,反而双方无事。你藏着掖着,反而会惹来杀身祸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道人点头道:“等天亮后,不,我现在就去告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叮嘱道:“要是有机会,就把其它几处大碑的位置摸清楚,我才好一起下手。”程起果然是阵法方面的行家,很快就画好了符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把符纸贴在大碑上,就能把里头的灵气全都放出来,他的风水术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有了底,接下来观看法术争夺大赛时,就显得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上打的激烈,到了最后几天,许多长老和掌门都下了场,彼此切磋起来,看得我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    皂山派的韩岳浑身出灿灿金光,气势威猛,一拳就把对手打下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输了,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实力相差太大,没有什么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岳道人神色松快,按照规矩,每个门派可以派出三人来打擂,直到抉出最后的八个胜利者。他是皂山派古道人的得意弟子,法术不俗,马九千要是没有黑骨刀,估计是斗不过这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派连斗几场,三人都没有输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要下场,就有人跳上台来,叫道:“皂山派浪得虚名,有什么资格坐上八大长老的位置。韩岳,你敢不敢跟我来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道门派顾及颜面,毕竟同宗同流,师长往来密切,争夺大赛重要,但是总不能撕破了脸皮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昌盟的人就没有这些顾忌了,反正光脚不怕穿鞋地,这帮人没有一个身居高位,自然是能拉下一个算一个,才有上位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道人脸色难看,骂道:“五阴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阴君是都昌十八真中的好手,擅长驱尸术,这打擂的年轻人就是他的徒弟,叫做风一苇,这几天打败不少道人,博得了不小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阴君一翻眼皮,阴测测道:“古道人,你别乱叫,擂台上挑战自由,你拿了长幡,就得证明自己的实力。我的徒弟打你的徒弟,不是正好,难道是你浪得虚名,觉得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你敢小瞧我,韩岳,不必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摇头,道:“都昌盟最爱玩这种下三滥的把戏,上来先把对方的门派和师长贬斥的一文不值,谁要是怯战,那就输了面子了,逼得对方只能够迎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低声道:“都昌盟虽然有小盘算,但是大面上肯定要听龙门魁的指示。古道人可是龙门魁的死忠,他应该不会坐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端着茶水,笑容可掬,对下面的一切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岳冷声道:“是,师父,我会把他的肠子都打出来,叫他知道侮辱皂山派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一苇瘦的皮包骨头,露出桀桀的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着一个铜铃,叮铃铃地摇晃着,就有两个僵尸跳上了擂台,浑身黑漆漆地,像是包着一层铁皮样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道人叫道:“比拼法术是单打独斗,怎么能叫僵尸帮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阴君不客气地说道:“驱尸弄鬼也是法术的一种,有什么奇怪地,比试的规矩可没有这一条禁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道人人不傻,鬼怪和僵尸的法术当年被打压为下九流,几乎被龙门魁斩尽杀绝,在正道中已经绝迹。泰山这个地方很灵异,鬼魂没法露头,僵尸却不受影响,现在等同于一个打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站起来,说道:“魁,这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想了下,突然对我道:“转轮王,你觉得这公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我回答,他就自顾自地说道:“看来你也赞同我的意见,鬼物和僵尸同样是法术,我既然广开大门,就要兼容并蓄,不分正邪的区别。大家日后进入灵界,同建白玉京,都是并肩作战的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真诚地道:“如果阴间愿意合作,我愿意倒履相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无语了,话都是你说的,居然还推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道人痛恨地盯着我,仿佛这是我的意思。我冷笑一声,本来还想着帮个忙,你自己不识好歹,那就与我无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擂台上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眼睛看着,心思却飞到了旁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甫一上任,就大肆打压神意门,阴鬼,赶尸等门派,如今正道中通晓尸鬼法术地几近凋零,只剩下这帮邪道了。如今被他拉拢,自然是尽心竭力地效忠。难道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么盘算地,那未免想的太长久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么做,是不是还有隐情?我心里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拉着我,道:“你看,这场比试倒是有点看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底下围观的人都在大声叫好,好些弟子吃过都昌盟的暗算,这会儿纷纷地给韩岳叫好。这厮的确有些本事,直接冲上去和两头铁尸硬碰硬地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嘭,四拳相接,两个铁尸受不住地倒退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岳站稳脚跟,大喜道:“你的铁尸不过如此,哼,你敢侮辱我家门派,要是现在求饶,我还能饶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如此的是你,死了不要怪旁人,去找你你那个没用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一苇摇动铃铛,这会儿声音变了,宛若催魂般急骤起来。两个铁尸眼珠子变得猩红,身上冒出了浓郁的煞气,嗷嗷嘶吼着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593115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