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628章 夜雨

第628章 夜雨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打着冠冕堂皇的借口,就把我给拽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处一道人迟疑道:“法术争夺大赛呢,难道不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修道人来到泰山,除了白玉京,就属这件事情最重大了。龙门魁一笑,道:“几位持有长幡的人到前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处一道人,慈风道人,玄虚派的张掌门,还有侥幸逃过一劫的廖道人,这就是正道仅存的四人了。倒是邪道那头,从原来的一无所有,一举夺得四个席位,可说是大大出乎意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就这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宣布,底下立刻想起了雷鸣的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用完印,下檄文,就能正式通达整个道门了。我心里惋惜,虽然还占着一半的席位,其实正道这边的气势已经被压倒了。有都昌盟的支持,龙门魁在道门呼风唤雨,再没有人能够制衡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一飞那厮真好的耐性,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动?

        一股阴冷的视线落在我的背上,我回头,没有瞧见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朝着易阳子使着眼色,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请膺道:“既然要去调查邪魔,我就陪着易阳子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成。”龙门魁拒绝道,“转轮王,和新任的八大长老必须随我一起去祈福,如果不去,就视作自动放弃资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风道人神色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思锰和左振坤站出来,说道:“我们跟着易阳子前辈去,这样也能够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笑笑,拂袖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易阳子哈哈一笑,道:“诸位不必担心,让我去瞧瞧是谁在作祟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跟着龙门魁,来到了天贶殿。这座殿阁本来气势恢宏,这会儿却黯淡了颜色。我抬头看着天空,刚才被打散的乌云又重新聚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哼了声,进入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牲六畜,瓜果纸品,都在香案上整齐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净手后,领着八大长老一起上香祷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拜了三拜,道:“如今道门正值奋起之际,有外道觊觎,妄图颠覆,祈请祖师庇佑,叫白玉京能够顺利成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写着八大长老的檄文烧掉,算是敬告祖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龟甲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全真教的道人抬着箱子进来,从里头小心取出一片乌龟壳来,铁青色上布满了裂纹。他们几人割破了指尖,挤出一滴血落在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捧着龟甲,在神像里开始念咒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光氤氲,龟甲出一股淡淡的青光,上头的裂纹变得更加多了,一股祥和的气息迅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贶殿供奉的牌位一起震动起来,出莹莹的青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门魁把龟甲奉到神像跟前,然后盘溪坐下,一起做祈福禳灾的法事。众人齐声念诵,我坐在角落里,也一起念诵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傍晚时,众人才从入定中醒来,各自用了晚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魁,白真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抬起头,就看到那个妖媚的白衣女人站在外头,她也不进来,冲着龙门魁招招手。我眉头一挑,这女人刚刚杀过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掩饰的很好,但是身上带着一股他人的死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低声说了几句话,龙门魁就神色大变,连祈福都不顾上,匆匆忙忙地走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传来一声闷雷,冷夜凄清,在山顶掀起了大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有种预感,今晚恐怕不会太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转轮王。”有人在外头冲我招手,是张思锰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快步出去,问道,“易阳子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诧异道:“好着呢。就是易阳子前辈让我来通知您,说是今夜子时到他的住所去,他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松,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张思锰皱着眉头,我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该怎么说?白天血雨过后,弟子们加紧了巡逻戒备,我找了几个熟识的打听,听说夜里多出许多诡异黑影来,还有惨叫声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吗?我心里琢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思锰道:“我觉得是有人在造谣,毕竟泰山是个神圣的地方,不应该会有怪事才对,肯定是有人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思锰犹豫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话便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思锰低声道:“今天我买通了几个全真教的弟子,打听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,不知道转轮王在寻找的几个人是否在里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呼吸有些急,白少麟和方浔他们被龙门魁抓住了,说是要在道门大会上处决,我一直忧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思锰立刻告诉了我一个地址,他慎重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里头有没有转轮王想要寻找的人,但是前几天,有人看到新来的犯人被关押在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很快就下了决心,要去探个究竟,宁可扑空,也不能够错过。如今八大长老都在祈福,龙门魁和白衣女人不知去向,正是我动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先去找了赵浩彬,把金令拿出来、这厮欢喜地扑来,叫道:“我就知道你有法子,哈哈,东西果然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皱眉道:“你知道符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知道,当时龙门魁当着众人的面用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解开衣服,露出鬼爪青的法术,一团淤黑已经靠近心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金令,驱动符咒,放出一道金光来,淤黑被照射着,像是丝丝黑雾泛起,很快就被驱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门,真的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出一个瓦罐,上头被符咒封着,说道:“里头就是噬魂鬼,下次遇到那女的,直接砸她身上,保管她被烧的一点不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自己的诅咒也拔除了,黑气飘散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拿着一张符纸,催动咒语,里头冒出个厉鬼来,张嘴就把黑气给吃掉了。他狠辣道:“寒云道人那老鬼真是恶毒,我们跟他无冤无仇,他却要下手害我们,这笔账可不能久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着符纸,向我炫耀道:“这是寻鬼符,有了黑气,我就能找到寒云的下落。走,报仇不隔夜,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拽着他,道:“我有几个朋友失陷了,现在有了下落,先去救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着,他们也是我哥们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听说消息是张思锰递过来地,赵浩彬皱起眉头,疑虑道:“可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可是慈风道人的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慈风道人自然可信,但是张思锰可不一定。”赵浩彬突然说道,“这次的道门大会来的人层次不齐,我也收买了几个,替我暗中留心小道消息。有人说过,瞧见他偷偷跟李家家主,还有龙门派的许三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嘀咕道:“我这么说,虽然小人了点。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,最起码目前看来,我们是处于劣势地。如果有人生出了异心,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这里是泰山,要是剜心鬼能够出来,自然就能轻易分辨他说的是真是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一拍胸脯,道:“你说吧,去不去?去的话,我跟你一起,最多担点风险罢了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”只是这张符纸没法持续多久,不如先去找寒云道人,毕竟那厮一直不露头,连八大长老的席位都不敢兴趣,肯定是被更重要的事情牵扯住了,咱们去摸摸底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我们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将符纸折成纸鹤,吹了口气,这东西宛若通了灵性,飞进夜色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追了出去,这会儿风雨迷离,外头弟子很少。我们追出去好远,到了半山腰的密林里,纸鹤还是没有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弄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没有。”赵浩彬肯定道,“应该快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夜里忽然传来一声怪响,有个大鸟飞来,对着纸鹤一啄。符纸破了个缝儿,法术就被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气的跺脚,骂道:“哪儿来的死鸟,坏了小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丢出个符纸,利箭般射出,居然被黑鸟振翅躲过了。赵浩彬眼珠瞪着,立刻掐了个法诀,黑鸟嘎吱叫唤了声,啪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恶,我的符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密林茂盛,看起来没有多少人烟,没了纸鹤引路,我们到哪儿去找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赵浩彬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文王八卦镜拿出来,伸手一拂,镜面上顿时冒出一层浓郁的黑气来。我挑起眉头,低声道:“小心点,这边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睁开天眼,在前头查看着,我殿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略显尖锐的叫声突然响起,黑夜冷清,吓了我们一跳。赵浩彬抓着我的胳膊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,指着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被他打死黑鸟居然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鸟尸半边身体都被法术撕了,眼珠子泛着猩红,嘎嘎两声,就说道:“这里是禁地,不是你们该来地,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咧嘴道:“小爷我就喜欢寻幽探密,说不定里头有宝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鸟尸嘎嘎道:“愚蠢的小贼,里头有着莫大的凶险,你们若是闯进去了,肯定会没命地。我爱惜你们年少,给你们指引一条明路,快快离开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眯着眼睛,这鸟尸在弄什么玄虚?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一脸嗤笑,明显是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们后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浩彬盯着前头,我往后面看,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来时还能看得清道路,这会儿后头弥漫着一层黑雾,把道路全都掩埋了。我试着往回走几步,立刻有丝丝黑气缠绕上来,仿佛要害的人窒息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595937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