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651章 人煞

第651章 人煞

        雾气在我旁边涌动着,变出几张面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我爷爷,我爸和我妈,甚至连赵婉都出现了。他们看着我,眼神中带着亲善,还在向我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息一声,都是幻觉,对付我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到今天,怎么会被这种程度的法术动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挥袖,卷起旋风,呼啸着扑了出去。这雾气十分地古怪,大风过境,竟然都吹不动。我心头一凛,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刚才自报家门,叫做李永法,我还没有放在心上,现在看起来果然有一手。他急挥舞着法剑,雾气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他,眼睛一凝,就喷出两道利刃般的黑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。”这厮出凄厉的惨叫,黑光无声无息地,但是很锋锐,一下子就洞穿了他的腹部,打的前后通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招人厌,我却不想伤他的性命,特意避开了胸口的要害。这法术叫做灵瞳杀,是我从阴阳术里头学来地,配合重瞳,动起来迅捷猛烈,根本躲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血流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头里有光闪烁了下,把我的法术给抵消了。我忍不住冷笑起来,真是没脸没皮,居然在头里藏了替死的符纸,待会儿我要把你的头全都给剃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会儿,他消失在雾气里,我则是被淹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,父母的朝我走近,伸手来摸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霖,小心啊,这雾气有些古怪。”鬼新娘提醒道,“要不要我们来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筱皱起小眉头,哼道:“这个人太坏了,我们一起帮你揍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然道:“没事,不用你们来帮我,这厮就算暗藏了符纸,我一眼能够打得赢他。“雾气变成了爷爷,已经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桃木剑,轻易就把他戳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面色震怒,喝道:“可恶,我可是你的爷爷,你竟然敢杀我。你这个不孝后辈,老天爷一定会惩罚你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上一个轰隆,雷光酝酿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不见了,而我浑身传来了剧痛,心肝脾肺都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李霖,我的法术滋味如何?”李永法得意地大叫道,“我劝你不要动怒,乖乖的认输比较好。你杀了自己的爷爷,老天要降罪下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道:“雕虫小技,你觉得我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蠢货,这可不是普通的雾气,而是李家先祖从天柱山带来的人煞雾,只要你落进来,就会变出你三代内的血亲来。你的骨血来源于他们,杀掉他们,就等于杀掉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吃惊,这么邪门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新娘嘀咕道:“我听说过人煞雾,非常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怒道:“不是说好不靠法器,全凭自己的法术吗?你要不要脸,居然在头里藏着符纸,现在更是把祖宗留下的好东西拿出来,要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大声叫道,想要戳破这厮的无耻嘴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嘿嘿笑起来,道:“没用,我知道你是在叫外头的人吧。但是他们看不见,听不到,你就算叫破了嗓子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无耻,刚才的废话都是拖延时间,你根本没有打算跟我单打独斗吧。”我这会儿终于想明白了,那半个钟头估计是去拿人煞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你说的不错。”李永法一点都不觉得羞耻,说道,“你可是转轮王,我还没有狂妄到能够赢你。李乘舸和李成枢都比我强,他们都输了,我也没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雾气变化的几个人形缓缓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桃木剑举起来,快念着元降斋法,青光蓬勃地冒出来,就把我父亲打的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痛。

        胸口如同被大锤击中,打的我几乎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实话告诉你吧。人煞雾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它能把你的三代血亲都变化出来,你杀掉他们,其实就等于杀掉了自己。想想看,没哟你爷爷,没有你爹妈,会有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永法喝道:“等你把他们杀干净,我保证你的心肝脾肺都会被你一个个地吐出来,然后痛苦地死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元降斋法都破不掉,我退后几步,让开了我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露出诡异的笑容,度忽然加快了,跟着我后面追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祠堂前的空地不大,我这么跑来跑去地,应该早就出去了。可是过了好几分钟,我依然在雾气里头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重瞳都看不破这道迷障,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。赵婉绕到了我前头,伸手来抓,我急忙给躲避了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擦过,顿时让我浑身冰寒,如同掉在冰窟窿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冷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不得,连碰都不行,难道没有法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投降吧,快投降吧。”李永法像是个苍蝇一样嗡嗡地吵闹不休。“李乘舸的符纸,还有人煞雾,都是先祖留下来地,但是我的雾气弼符纸更强,你逃不掉,认输吧,最起码能够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跑了,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要认输了?乖乖把阴阳玉佩给我吧,我会代替你坐上家主的位置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轻轻一叹,道:“跑了这么久,差不多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永法一愣,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地,出大喝,我妈和赵婉朝我扑了过来。我掐着法诀,大声地念咒,地表在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我一边跑,就把朱砂洒满了地表,这会儿被我催动,冒起了赤红的火焰,赵婉和我妈没法动了,一下子被定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模仿的很像,但到底是假的,就没有人那么灵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没用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用法大声念着咒,组成我妈和赵婉的雾气一下子崩散了,然后重新凝聚了,就朝我扑来。我脚一跺,朱砂火焰又把他们给定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躲在朱砂的圈子里,就把紫釉凝烟炉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法器被我催动,三个孔洞里冒出无穷吸力,一缕缕雾气如同长鲸吸水般,迅地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永法出惨叫,道:“这不是龙门派的镇派法宝吗?怎么会落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东西天生就是雾气克星,更是排阵的最好阵眼,人煞雾很厉害,但是以李永法的法术来操纵,是能说是粗陋,没法把全部的威力给挥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的东西落在你手里,简直是明珠暗投,如今归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凄厉叫道:“你骗人,明明说好不用法器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彼此彼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雾气很快就消散了,露出了目瞪口呆的李永法,这厮错愕的看着我,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过去,用朱砂洒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雾气还在,灰蒙蒙的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一下子回过神,跳脚骂道:“你,你耍无赖,刚才的是幻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我从《玉魄经》上学来的,对付他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笑道:“我没你那么无耻,说到就要做到。你的心性太差了,我骗骗你,自个儿就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砂抹在脸上,他的法术一下子被破了,人煞雾缓缓散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一阵大雾飘过来,两个人就不见了,怎么又一起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弟子不知道,七嘴八舌地叫唤着。但是那些坐着的族老齐齐变了脸色,一副见了鬼的模样,他们知道人煞雾的恐怖,所以我能够破掉这个法术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啊,人煞雾从来没有失手过,怎么会被你给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脑袋僵化,就算亲眼看到了,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桃木剑,指着他道:“来来来,你不是要跟我比划两招吗?小爷我站在这儿给你打,要是皱一下眉头,我就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底下传来了大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永法面皮通红,叫道:“我比你多修炼了几十年,就不信不如你。”他把脸抹干净了,出大喝,法剑上冒起了一股凶戾煞气,威风凛凛地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掐着法诀,法剑相交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完好无损,他的一下子就折断了。这是实打实的较量,容不得一丝掺假,地下好多人都叫了起来,有的兴奋,有的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有输,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咬破了舌尖,一口血沫喷出来,变成了细碎的金色火焰,就朝我脸上烧了过来。我指尖竖起来,冒出米粒大的黑光,迅膨胀成黑色光球,就把火焰全都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掌拍在他的胸口,这厮浑身剧痛,跌出去五六米远,倒在地上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慢悠悠地走过去,他惊骇地叫道:“你要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做什么,只是要给你个教训。我总算是知道了,李家这么多年来一直衰败的原因在哪儿了。那就是没有规矩,上梁不正下梁歪,尽出一些言而无信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在座的那些族老一起骂了进去,他们明知道李永法的手段,却不提醒一下,我对他们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做了李家的家主,就要矫正这股歪风邪气,重还一个朗朗青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起桃木剑,把这厮的头全都给剃光了,连胡子和眉毛都一根不剩。我拍拍他的光脑壳,像是挑西瓜一样出咚咚的响声,戏谑道:“这下没有地方藏符纸了吧,不对,下面还有个地方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出惨叫,“我认输,认输啦,不要再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地下的年轻弟子出了欢呼声,冲过来围着我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那些中年人各个面色灰败,神色很是苦恼,他们拦不住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们还有输掉,你想要做李家的家主,还有最后一关没有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台上的族老,悠哉道:“李永法的手段我不说了,是给李家留了一点颜面,谁要觉得我好欺负,我就让他知道什么是颜面无存。来吧,还有最后一关,你们谁下来陪我玩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嘴上说的轻松,心里一点都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真不愧是道门第一的家族,各种法术层出不穷,差点就让我给栽了。修道人年纪越大,法术就越是老辣,别看族老年纪大了,只怕李乘舸和李永法加起来,都斗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来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602494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