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862章 虚实

第862章 虚实

        情况不明,所以要试探一番,李天南说的是老成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立马跳出来,反驳道:“这些凶兽凶戾狠辣,来势汹汹,谁知道它们犯了什么浑。但只要城墙不破,早晚会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头,指着他道:“刚才被你放跑的那人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家人面带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的敌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道:“不仅是我的敌人,而且还是李家的敌人。这厮野心可不小,差点让你们的神吃个小亏呢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李家人哗然,指责道:“你胡说,他若是得罪了神,肯定是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那厮身上有着招妖幡,如果是有人在背后搞鬼,这事就不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招妖幡?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变了脸,说道:“这不是万凰山的至宝吗?当年早就下落不明了,怎么会落在那厮手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也是古怪,过山虎百年前能进入无妄城的密室,还学到了善衡守序经,这事疑点重重。他被龙门魁首关押了六十多年,进了灵界后,吞噬蝴蝶妖,得到招妖幡和圣珠,潜入大空洞,如果不是运气逆天,那就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幕后黑手,会是谁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算计的其实是黑影,只可惜过山虎性子贪婪,又被我半路搅了局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影的运气比我强的多,而我又中了失运蛊,过山虎想要对付他,阴差阳错下,这些招数都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霖先生?”李天南叫了几声,我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派人下去试探一番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妄城除了李家,就属他地位最高,他做事情,本来没有必要向我请教地。我点点头,说道:“小心,若是有不顺,我会立刻援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阻止不了我们,就叫道:“不能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哼了声,就喊来了一队百人数的金吾兵,从城墙上放下吊篮,把他们送了下去。我这会儿气力渐渐恢复,尤其是吞了黑影和过山虎的部分魂力后,法术更是精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看着我,忽然惋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挑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实力很强很厉害,早就该突破阴阳共济的境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苦涩一笑,就要催动雷法,才发现雷印不知道飞哪里去了。我拿出一面镜子,对准天空照去,上头凶鸟盘旋,发出悲鸣,被撕裂了一道口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从上头漏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用镜子接着,对准下头落去,璀璨的金光变作一朵朵烈焰,烧死了数百头的凶兽。下头被清空了一块,金吾兵顺利地降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的将领发出大喝,浑身冲起一道白光,变成了勇气铠甲。他举起长剑,一个冲击,就把一头凶悍的妖狼给斩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的金吾兵比起阴兵强悍几分,李天南指着将领,叫道:“这人叫做李向忠,辈分虽小,但是天赋很不错,领兵作战很有一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李向忠果然不叫人失望,把城墙底下的凶兽绞杀,逼得它们退出去三四里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松了口气,叫道:“有金吾兵守卫,这些凶兽根本不足为患,你们太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面色难看,指着远处说道:“哎,我希望是我多虑了,如今只怕是难善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看不出什么,我却知道他的意思。远处凶兽盘踞,虎视眈眈地瞧着,尤其这些凶兽竟然分成了几波,彼此很少冲突,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金针凰和落仙蛊那种高级凶兽,只是能号令一群凶兽罢了,也不可能叫它们进退有素,宛若被操练的士兵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我们这么一说,几个长老就爱变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谁在背后对付我们?四大家族都覆灭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强硬道:“这还只是你们的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吩咐金吾兵,吹响了号角,下头的士兵得到命令,拿着甲马符纸来,变出一匹匹的高头大马,翻身骑了上去,对远处的兽群发起了冲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向忠一马当先,就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挥舞着长剑,杀进了凶兽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凶兽里头发出了咆哮,被他给冲击的乱了阵势,顿时变得乱糟糟地。数十头凶兽跳了出来对他展开了袭击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包围,他横着长剑挥舞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勇气战甲护着,他只要勇气不绝,这法术就不会被打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得意地哈哈笑,道:“如何?这些凶兽乱糟糟地,哪里像是有指挥?“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李向忠越杀越勇,数千头凶兽的尸体倒在金吾兵的脚下,城内的李家人发出欢呼雷动。前些时候被包围着,他们闯了几次,确是损失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获得胜利,自然是人人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皱起眉头,说道:“把他们喊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立刻反对,叫道:“不要,杀光它们,凶兽被震慑了,自然就不会包围无妄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头不分青红皂白,总要出来反对一番,立马跟李天楠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着。”我挥挥手,制止了他们,道,“别急,让他们再冲出去看一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正要说话,被我挥挥手止住了。既然要试探,怎么能无功而返。李老见我竟然会赞成他的意见,露出几分狐疑。我让李天南又放下一队金吾兵,两队合一,奋勇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越战斗越深入,离无妄城已经很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呜。”兽群里响起了一声咆哮,跳出一只三眼妖狼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眼中发出一道赤光来,把个金吾兵打的拦腰切断。李向忠大怒,朝它冲了过去,这头妖狼露出狡黠眼神,嘴里呜呜咽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吼,兽群变得躁动起来,分成一对对,井然有序地展开了袭击。这会儿金吾兵孤军深入,后路被阻截,陷入了重重包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一锤拳头,骂道:“我就知道不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喃喃道:“这是怎么了?凶兽居然会像人一样布下陷阱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吾兵陷入了困境,就转头展开了冲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派兵去救人。”李天南叫道,我摇摇头,掐起了法诀,镜子对准上空照了照。太阳闪烁了下,一下子变得耀眼起来,落下一道太阳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眼妖狼躲在后头指挥,根本不理会李向忠的挑衅,狡诈的很。它忽地抬起头,太阳火从天而降,正中它的脑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浑身都燃起了烈焰,凄惨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被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一死,兽群就乱了,李向忠急忙带人冲出条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咚,兽群深处忽然传来了擂鼓的声音,一声巨响,仿佛落在人心头,风云乍起,煞气腾腾,天空都变了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惊讶的一声大叫,道:“这是血战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奇地问起来,他脸色难看起来,说道:“这是白无瑕留下的三件宝贝,血雀矛,血战鼓,还有一件血玉葫芦。战鼓是当时先祖他们杀了灵界唯一的夔牛,剥了皮,将心脏封在里头,只要一敲,就能震慑凶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东西没有被楚一飞拿去吗?

        白无瑕的身体和鬼将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可惜连赵婉都死了,如今彻底没了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战鼓一起,外围的金吾兵就跟喝醉了酒一样,从甲马上倒栽下去,被追来的凶兽踩踏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蛋了,他们回不来了。”李天南气的要去揍李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他拉着,说道:“别急,我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战鼓只是擂动一声,我把镜子举起来,对准了那个方位。太阳火熊熊落下,不知道烧死了多少凶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桀桀。”兽群响起了冷笑,声音千变万化,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大怒喝道:“阁下到底是谁?为何要跟这些凶兽沆瀣一气,来攻打无妄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千年前杀孽太重,如今报应到了。你们想要活命,就让出无妄城,我给你们一条活路。”这声音诡谲的很,带着深深的怨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气的脸通红,骂道:“你狂妄,李家绝不会向你屈服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金吾兵全都会死,给你们一个教训,下次就不会这么客气了。”这人张狂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地传来了震动声,四头猛犸迈步出来,前头的凶兽仿佛接到了指令,立刻退开了,让出了道路,给这些巨大的凶兽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血战鼓一声轰隆,震的金吾兵筋骨酸软,根本无力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天南看着我,道:“李霖先生,你是不是有法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吹了声口哨,远处响起了一声啼叫,然后一大片阴影铺天盖地而来。这头大鸟身躯宛若山峰,震动翅膀,就掀起了狂风。

        猛犸发出吼叫,被狂风阻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青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头大鸟一直在附近等候着我,它天生灵异,发出啼叫,把许多凶兽跟吓得退走。金吾兵得了喘息,立刻催马狂奔,朝着城门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扬起声音,高声喝道:“如何?不是要给我一个教训吗?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向忠带着两百人出去,如今回来不到五十,各个带伤,可说是损失惨重。只是他探明了对面的动静,建了大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人把他们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看着外头,金吾兵退走,我就把青鸾唤了回来。猛犸重新摆开阵势,朝着这边过来,李天南皱眉道:“它们要攻城?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645168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