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884章 得偿

第884章 得偿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有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厉害,没想到你居然坚持得住?”他朝我伸手戳来,就有一股凌厉气劲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运起金煞,锋锐长刀飞驰着,把气劲给打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眨着眼睛,惊奇道:“怎么回事?你竟然能够用的出法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说话,努力保持着神秘,等他打量的差不多了,才说道:“让路,否则前面那个就是你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大言不惭。”这神灵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出来了,你还没有达到阴阳共济的境界,也想跟我叫板?”这神灵露出雍容神色,不缓不急道,“从前有人到过这儿三次,他比你强的多,还不是铩羽而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的人?”我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很成熟,心智和人差不多,他在试探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我不露破绽,这厮迟疑了下,神色就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上应该有能影响龙气的东西,但是没有用,你的境界不如我,就打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来,嘴巴张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转轮王大印拿出来,说道:“这是神灵的大印,能够庇护我减轻这儿的影响,我还有雷印在,你闪开,要不然别怪我心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哈哈一笑,道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身上一冷,真是油盐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抓着雷印,就发出一道轰隆闪电,蜿蜒前冲。

        砰,这神灵虽然忌惮雷电,但是法术更见高明。他手指挥舞,就发出一道彩光来,轻易就把我的雷光给抵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砰,我的胸口被看不到的攻击打中,整个人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蛟软甲护着我,我吐了口气,慢慢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冷漠地看着我,眼珠子变得猩红,浑身的气势恐怖恐怕。他比我强的多,甚至在这龙脉里头,比起黑影都要来的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没有人能够取走绛珠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声说道:“如果我愿意帮助你成神,你能不能把绛珠草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愣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绛珠草对他没有用处,换取成神的机会很划算。他瞧着我,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,“撒谎,我不信你,只要吃了你,吞掉你的玄黄气,我就能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神灵被困在地下许久,被龙脉的怨气侵蚀,已经变得暴躁凶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有雷印,我也打不过这神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吧。”他一下子朝我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出一个经幢,抖落下来,迅速念诵着符咒。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出来,迅速弥漫开来,神灵吃了一惊,急忙闪避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经幢上的符咒消失了,走出个戴着七星袍的年青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头一皱,轻声道:“灵界的龙脉?唔,你速速退下,若不是茅山派施法保全,这条龙脉早就溃散了,你这个野神也烟消云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呵斥为野神,这个神灵勃然大怒,越发失去了神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道人很是忌惮,掐着法诀,一股紫气从地下冲出来,宛若山岳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我得到的龙鳞更加强大,压得人心头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道人走了两步,就进了我的身体。我喘了口气,就觉得浑身力量大增。他在我耳畔轻声道:“我非是实身,当不起龙气的威风。我能驻存一盏茶功夫,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请神上身是很危险的事情,稍有不慎,就会压毁魂魄。如果请来的神不肯走,那就是鸠占鹊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位是茅山派的祖师,跟我同出一脉,自然不悔害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起阴阳剑,感觉身上充斥着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驱动了龙气,呼啸而来。我拿起剑,轻轻一斩,就发出犀利剑气,把龙气给剖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龙气明明被我打散了,却像是火焰一样灼烧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龙脉,龙气取之不尽,他能驱动的力量很大,不要跟他硬拼,我来教你个小把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神灵对我的剑和雷印都很忌惮,根本不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掐着个法诀,紫气升腾,越来越多,遍布周围。他如鱼得水,力量越来越大,但是我却是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,紫气在甬道李奔腾,发出山崩般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着阴阳剑,在地表迅速画下了六个符咒,然后掐了一个天罡印,发出大喝。缚灵术发动了,冲起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灵很强大,但是撞上这道白光,却没有抵抗力,一下子被拘束了进去。他有着人的智慧,催动龙气,就把缚灵术冲出个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下子从里头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捏着天罡印,发出大喝,一道宏大的虚影从我背后升起,宛若神灵俯瞰,发出森严的气息。他手里举着一把大剑,跟我动作相同,朝前斩杀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罡印的力量大的出奇,几乎把这神灵给打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出痛苦的叫声,眼神愤怒,一缕缕的紫气喷出来,像是利箭朝我射来。祖师轻声道:“让开,你的身体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咬咬牙,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戏谑的眼神中,我的胸口发出一道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紫气冲来,如同遇上了无形的屏障,纷纷避让开去。这个神灵发出错愕的叫声,难以置信道:“不可能,你为什么要帮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趁着他惊诧的时候,我再次施展出天罡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轰,巨大的剑锋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灵没了龙气庇护,根本斗不过我身上的茅山祖师,被我用阴阳剑戳中心脏,祖师的力量让他的整个身形都快速崩散开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吞了。”祖师忽然提醒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愣,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善衡守序经能吞噬魂魄,这个神灵没有肉身,跟鬼魂差不多。我运起法诀,这股崩溃的魂力整个冲进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没有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我的力量那么强了,还是没有突破阴阳共济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惋惜,祖师安慰道;“等你换了身体,自然能够一气呵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石像发出咔嚓大响,然后碎成齑粉。趁着祖师还在,我提剑朝着深处赶去,直到甬道的尽头,也没有碰到第九个神灵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传出一声剧烈的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一处深渊,里头有岩浆涌动着,发出赤红的光。岩浆里冒着咕噜气泡,一个个地炸开,我运起心象法诀,就瞧着岩浆地下有着一条巨大龙脉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之前见到的不同,这次见得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巨龙身上的红气消散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一个摆尾,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的绛珠草就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岩浆中冒起一根柱子,缠绕铁链,火舌在下头烈烈吞吐着。我皱起眉头,这要怎么过去?祖师呵呵一笑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我自己想法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捡起一块石头,朝着岩浆丢下去。还没落到底儿,被热气熏着,就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肉之躯肯定立刻就会被烧成灰烬,我想了下,就开始琢磨法子了。我哥跟我说过,世间万物都脱不出阴阳五行的范畴,只要弄回了这其中的道理,就能万事通达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我境界不到,看不出究竟,如今就有了几分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岩浆是伴随着龙脉而生,滚烫高温,是凶猛的阳气。想要克制,自然是阴气最佳,我是阎王爷,有着号令鬼魂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迅速掐着法诀,施展通幽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在阳间,我一声令下,就能召唤来无数的厉鬼。但是灵界没有鬼物,只能召唤来凶猛的阴气,从上头呼啸而来,宛若阵阵阴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阴风扑下去,撞上岩浆,就发出嗤嗤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冷气将岩浆冻结,提供了一个落脚的硬块。我催动法术,一口气就搭起了通往柱子的石头梯子,我运起飞天咒,跳下去快速奔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来到柱子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头生着一朵琳琅仙葩,散发出芬芳,滚烫的祸害和艰苦的环境仿佛成了它汲取的养料,才能绽放出如此的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闻了闻,就觉得浑身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鸟说的没错,只要嗅到味道,就能解掉我中的毒素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师叫我拿出个玉盒,把绛珠草装走了,然后发出笑声,道:“金色的鬼菩提,绛珠草,就差最后一味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绛珠草采走后,柱子迅速坍塌,落入了岩浆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急忙朝着岸边跑过去,哗啦,岩浆里翻起了大浪,有个硕大的脑袋探出来,横亘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龙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鼻子里呼出一口气,火星缭绕,让人头发都要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碰面时,我跟它做了一笔交易,他给了我龙鳞,才能最后抵挡神灵的伟力。至于理由的话,也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龙脉诞生,那些神灵是为了守护它而产生地。但是时过境迁,神灵被绝望笼罩,变得堕落,反过来成了它的束缚,宛若铁链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想借我的手,把那些神灵给铲除掉,才能得到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身上光芒一闪,祖师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着龙脉一礼,道:“先前茅山派曾经干预灵界,对你也多有影响。没想到你会一直存活着,如今我给你一个法子,算是补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冲进了龙脉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龙脉发出惊天的龙吟声,然后头颅上飘落一个龙鳞,掉在我的掌心,它对着我点了三下头,就沉入了岩浆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从深渊爬了上来,就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石像处,忽然心里冒起了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645171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