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诡香销魂 > 第914章 后事

第914章 后事

        天地间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阴兵一片片的跪倒,把兵器丢开,再没有一点反抗的意识。无论楚江王怎么叫唤,都没有鬼听他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胜负已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是神,这世间有什么力量能够跟我抗衡呢?你们真是天真。我看着这两个阎王爷,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卞城王承受不住压力,噗通一声,膝盖就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兵在喊着酆都大帝的名字,我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阎王爷的力量都是来自酆都大帝,他们能感觉到,我和大帝是不一样地。楚江王施展了一个法术,把膝盖变成了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绝不下跪,我就是未来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模样痴狂,眼神很恐怖,仿佛是楚一飞和黑影那个样子。我明白了,他一定是看过了望月井,才会变得这么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红雨剥开,露出了真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江王看着我,发出了绝望的大叫,但是他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了,李家军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喊声,他们都在喊着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浪像是汪洋,就把他给压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江王看着我,神色颓唐,他的地狱破了,已经没有力量跟我抗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错了,我一开始就错了,早就该杀了你,才养成了今日的大患。”他哈哈笑起来,然后居然化作一道光,宛若飞蛾扑火,朝我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挥手,他就撞向了阴山,跌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从我的身体内钻出来,冷漠地瞧着诸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卞城王吓得大叫,变作一缕呼啸的黑风,转生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吹了口气,下头疯狂的楚江王和逃窜的卞城王,全都僵硬了,连神色都没动,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样,然后无声无息地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两个。”乌鸦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目光投向了阳间,来到了龙虎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出现了一双眼珠,无神黯淡,但是两个阎王爷却被瞧得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总觉得心头颤颤,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。”说话的是宋帝王,他神色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王忽然露出了惊恐神色,张开嘴巴,像是要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风拂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阎王爷轰然破碎,如此的干净彻底,仿佛从来没有在世间出现过。我将注意力挪回阴曹,挥舞着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头传来了惊恐的大叫,那些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全都飞了起来,大头鬼和腐根神他们在求饶,磕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空出一只手,把阴山抬起来,就将他们镇在了阴山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曹清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按落一道光,落在酆都城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我来料理了,有爷爷和泰山王在,有酆都大印在手,阴兵不会反抗。至于那些凶兽,会在广袤的阴曹划拨一块区域,等它们活到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打开地狱,把老贼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我,神色呐呐,想跟我打招呼,但是神色又很拘谨。我笑了笑,我本事未成时,老贼帮了我不少的忙。他会死,也是本尊做的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贼想了下,就坚定说道:“我听说您要在灵界开辟阴曹,我本就是灵界土著,希望能够在里头混个职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道:“不是阴曹,而是叫做九幽。你性子灵动,我有个夜游神的职位,负责监察夜间善恶百态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下,就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我要监察,那道神呢?”他眼巴巴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贼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他们来了,满怀欣慰地看着我。我把去往灵界后的事情,挑简要的说了下,他听得眉头或皱或松,最后长长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错怪洛风啸了,李霖,你替我向他说一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把赵婉最后的遗言告诉了爷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带着忧伤,身体有些摇晃。半晌后,才镇定地说道:“李霖你回来了,那么阴曹就有了定海神针,我去处理外头那些琐碎。”他的脚步有些踉跄,显然内心绝不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泰山王眼巴巴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下,道:“酆都大帝会回来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了这句保障,他才欢快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下起了瓢泼的血雨,天空像是被撕裂一个伤口,里头传来了悲鸣,仿佛有无数鬼物在恸哭哀戚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红把天幕染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鸦淡然道:“四个阎王爷被杀,对阴曹会造成很大的影响。但是不除了他们,会对阴曹造成更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血雨一点点落下,没有停止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崔判官匆匆来了,他向我行了个大礼,道:“大人,有人想要见您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让他把人请进来。崔判官露出为难的神色,犹豫道:“那个人说是叫您去见他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叫我去见他?以我在阴阳两界如今的地位,谁敢这样?崔判官脸一红,就说道:“要不我去回绝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领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判官领着我来到三途河,苦海上有一座小桥,无数的鬼魂在等着喝汤,洗尽前尘,然后去往六道轮回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孟婆在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来了啊,跟我来吧。”我朝着苦海里头望去,这里的痴男怨女永远不会少,但是我始终找不到那个白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会见你地。”孟婆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失望,然后眼神一闪,就看到一道倩影。我的手指从水面掠过,就把她收了来,藏入袖子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婆回头看了我一眼,我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追究,领着我来到一处水湾,这里长着火红的大花,灿烂惊艳,花开不见叶,叶长不开花,生生永远别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彼岸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来过这儿,那时彼岸花都是虚影,触碰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阎王爷死了,他们的血染红了彼岸花,这些花就要开了,你还等的到吗?”孟婆告诉我,这些彼岸花还有两个月,就会彻底绽放。

        彼岸花从来没有这么茂盛过,足以清空枉死城的鬼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月?两个月!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苦涩,默然不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婆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转身就走了,孟婆在身后发出叹息,道:“我看着你转生了九次,明明你是最好地一个,为什么会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世间事哪能尽如人意?就算是神,也有力不能及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,悄悄地离开了阴曹。爷爷早就知道我会离开,过去告别,也不过是徒然增添伤感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步步地离开,阴曹,阳间,都在我身后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了好多人,慈风道人他们活了,龙虎山一片欢腾。方浔他们在打听我的下落,闹腾腾地,让人心里宽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月复活了,她没有放弃六丁玉女术,想要回到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关道上有许多鬼物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杜晓生,秦傲,有风波平,还有燕十三他们,他们在这儿等着,眼巴巴地看着。我从他们面前经过,没有带起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远的地方,小鬼王和晁宁秋在朝着酆都赶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默默道了一声再见,就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乌鸦和猫妖留了下来,孤身就来到了灵宝派。这里有一口古井,里头有千年不变的朗月,能随你的心意变化,勾动心里深处的欲念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我来时,这厮迫不及待地要见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静悄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好家伙,感觉到我内心的杀机吗?我确实动过念头,要不要把这东西给毁掉?只是毁掉这一切,我本尊,我哥,还有灵界千年的动荡,不都成了一个笑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起来,摸着井口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让酆都大帝看,怎么不给我看?我也想知道内心最渴望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望月井整个哆嗦起来,它在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给我看吗?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,我带你去灵界,只是你也要替我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把望月井收起来,然后一步就离开了,来到了灵界。整个灵界都在动荡不安,我把目光投进去,整个天柱山已经化为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玉京毁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机洞里头的赤炎喷了出来,把大空洞融毁了,然后喷发到了外头。这种赤炎一旦出世,就化作了灭世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火焰燃烧智慧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带来了衰老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地失去住所。

        洪水夺走了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灵界的一切都毁了,满目疮痍,这片坑坑洼洼的大地还在动荡,非得把一切化为尘土,变成最本源的清浊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机洞还在喷发,然后把一切都收回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须弥海,这里弥漫着一道精光,四极阵在苦苦支撑着。巨鳌是最后的生机了,这里有着灵界最后的活人和凶兽,还有一棵苍天大树,蕴藏着死亡的气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和死,都凝聚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了洛风啸,他手里拿着敕封金册,被道神们簇拥着。他仿佛看到了我,眼神一凝,就朝着我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到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阳间一趟,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想要分清浊,定阴阳,就要把玄机洞彻底地给毁掉,融入灵界,让清浊如太极圆转,自我衍生,自我毁灭,那才是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机洞自灵界开辟就有,若是崩坏,灵界都会毁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明白了,其实酆都大帝和天机门祖师的赌约无论胜负,结果都是一样。灵界都会毁掉,只是晚了一千年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使命就是善用玄机洞,然后毁掉玄机洞。

        阴曹和阳间打的天翻地覆,酆都大帝都没有现身。他一出手,就是破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和法度,他默默看着,默默守护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胜了也好,楚江王胜了也好,任他如何猖狂,还是跳不出酆都大帝的规矩法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他就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机洞也是一样,从前它是灵界的神,而我是未来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灵界不需要这么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需要玄机洞,也不需要我,无关善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成神的时候,也就死的时候了。这个世上的人以后或许会念诵着我的名字,感颂我的恩德,但是李霖这个人,绝对不会再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千年万年,永归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念头一凝,就朝着灵界轰隆撞去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01/648813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