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九章 劳资不是来收保护费滴!

第九章 劳资不是来收保护费滴!

        握草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不禁心里骂了一句,这是西门庆的产业,你武大郎得意什么,如果让你知道,就因为那货令你做了千古绿毛龟,看你还能笑得出吗!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有药店,有酒楼,这都是赚钱的行当,要是到了现代,有个什么阳谷县四少的,估计他是可以当大少,先赚一个亿不是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寻思,要救武大郎,必须搞掂西门庆,现在到了他的酒楼,正好捣乱一番,给个下他个下马威!

        看来王二牛是熟客了,刚走进酒楼,就有小二上来招呼,直接就带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那二十两银子先借我,今天没带银子出门!”就算要捣乱,也不能吃霸王餐啊,武松的十两银子给了珲哥,只好问武大郎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虽然十分节俭,可是对武松是不计较钱财,立刻把二十两银子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你来阳谷县上任一月余,做兄弟的作为地主,还没请过你吃酒,今日就由我来做东,你不必争抢!”王二牛看在眼里,也正好报答武松刚才为自己解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也是从清河县过来的,也算客人,都头是阳谷县人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武大郎生怕武松要跟王二牛抢着埋单,立刻替武松谢了,他是不跟武松计较钱财,可是有人请的话,他是笑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是没有所谓的人,也不争抢,就请武大郎坐了首位,自己跟王二牛陪着,下首就是张龙和赵虎以及堂上的四位捕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你来点菜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武松也不客气,学着武侠小说里面的口吻:“小二,两只肥鸡,切十斤熟牛肉,其他的不用问,好吃的尽管拿上来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咧,都头要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两打啤酒,呸,二十斤好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点完菜,就开始想着怎样在这里捣乱一番,在古代,等级制度很严,人都分三六九等,都头应该算是上流人物,小二就一定是下流人物了,嗯,有办法,小二一会儿肯定来斟酒的,我就说他是下贱的人,凭什么斟酒,借题发挥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一切都按照武松的预定发展,上完菜之后,小二先为武大郎斟酒,武松故意绷紧脸,一双虎目紧紧盯着他,就等他为自己斟酒,立刻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二为武松斟酒了,武松在桌子上用力拍了一下,酒碗给震了起来,撒了一地的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你是什么人物,竟然用一双脏手给武都头斟酒,赶快给我滚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MLGB!武松竟然给人抢白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一看,从门外进来一位十分英俊的男人,约莫三十来岁,不能说是小鲜肉,可称呼一句老鲜肉是不过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露着小太监伺候慈禧太后一样的笑容,急急忙忙的重新拿了一个碗,为武松斟了满满一碗酒,自己也斟了一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那厮不懂规矩,小人罚酒三碗给你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武松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怒气,一下子烟消云散了,正寻思着这货是谁,武大郎已经抢着介绍: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这位可是我要学习的对象,狮子楼的老板,西门大官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刚含到嘴里的一口酒忍不住喷了武大郎一脸,看看武大郎,又看看西门庆,苦笑道:“你丫滴就是西门庆,还真他喵的长得帅,难怪,难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马上脱下身上的长袍,替武大郎拭擦着身上的酒水,不住的道歉:“大郎,都是小人的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的心凉了一截,这西门庆表面功夫做得真足,明明在自家酒楼,随便拿条毛巾出来就行了,他偏偏要脱下衣服,明明不是他的错,又抢着去认错,对男人都酱紫,若然是对女人,有钱,温柔,还有哪个女人能抵挡,想来也是不能怪潘金莲给帽子武大郎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今天要发作很难,总不能无缘无故打西门庆一顿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踌躇间,门外身影一闪,进来一个瘦小孩,原来是珲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来的小乞丐,这里是你进来的地方吗?滚!”西门庆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珲哥是见惯世面的人,立刻跑到武松身旁,抬头道:“我是武都头的人,他刚才派我出去做事,现在回来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我今天是瞎了狗眼,对不起,小兄弟,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立刻换了一副嘴脸,武松反倒是心中安稳,原来这西门庆也并非是好脾气的主,他是跟红顶白的白鸽眼,只要我沉着气,总是有发作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珲哥听了西门庆对自己的客气,也就神气起来,大大咧咧的坐在武松身旁,郎声说道:“武都头,你让我跟陈二狗说明晚才来听你训话,他回话了,说明天中午就在那里等候!您就悠着点,慢慢去也不迟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点点头,心中暗笑,这珲哥真是滑头,这话还用回吗,他是知道我们来喝酒,也想来蹭一顿,反正是借花献佛,也没所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我出去换了衣服,再进来伺候!”西门庆给众人团团行礼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立刻小声说道:“武都头,那张小三和陈二狗就是跟着西门庆厮混的,都是奸诈之人,你跟他们交往,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王都头提点!”武松心中给自己提了个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很快就回来了,一直陪在武松身旁,净往他碗里夹最好的菜,看到酒没有了,立刻斟上,也不忘给众人戴高帽,从王二牛三十年前做都头的威风事迹说起,一直说到武大郎的烧饼如何是阳谷县一绝,最后说到武松在景阳冈打虎何等英雄,竟然说得滴水不漏,没有丝毫能让武松发作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是喝到兴头上,不住的跟西门庆互动,最后竟然勾肩搭背的,仿佛跟他才是亲兄弟,差点要烧黄纸,斩鸡头,当场结拜,武松是越看越心烦,推说要去小解,想到外面呼吸几口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我跟你一起去,肚子痛!”珲哥一手拉着武松的手臂,武松一看,他脸色惨白,似乎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珲哥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怪自己嘴馋,昨晚剩下半碗粥,不舍得倒掉,虽然馊了,还是吃了,现在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我从来没听说过吃粥会吃到一个好人半死不活的,你应该是在这酒楼上吃了什么才会那样吧?”武松灵机一动,立刻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珲哥也是精明的人,一听就听出其中奥妙,立刻大声说道:“没错,我就说吃了那碟炒猪肠才会那样的,哎呀,痛死我啦!这黑店收买人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是了!猪肠只有你一个人吃过,大家都没吃。”武松一手扯着西门庆的衣襟,大声喝道:“西门庆,你是什么居心,刚才一直劝我吃猪肠,哦,我知道了,一定是我打了你手下张小三他们,你是来报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小人怎敢......”西门庆一下子吓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都头也是气恨张小三调戏小梅,西门庆是张小三的主人,那正好了,他大声道:“西门庆,你家里有生药铺,下毒可是方便得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龙赵虎和四名捕快都是懂得世故的人,心想两位都头摆明是要跟西门庆找茬的,打他估计是不会,西门庆跟知县大人也是有交情,不过在他身上敲几百两银子就必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所谓是各怀鬼胎了,武松纯粹是来找茬,王二牛只是想出出气,太过分也不敢,其实跟六名捕快心思一样,就想敲西门庆几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    张龙赵虎守住门口,四名捕快把桌上的碗碟打个稀烂,口中不住喊道:“亏你还是阳谷县大户,一点规矩都不懂,竟然下药害新来的武都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听到“规矩”和“新来”两个词语,立刻明白,连忙跪下:“武都头,小人知罪,请你给小人一盏茶时间去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龙和赵虎互相对望了一眼,笑着过来搂着武松,安慰道:“武都头息怒,西门庆这人向来算是奉公守法的,谅他也不敢有什么诡计,你就听他解析一下,呐,西门庆,我们算是帮你了,至于怎么才能令都头解恨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叫苦,张龙赵虎算是对自己很好的兄弟,给两人抱着也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再次磕头道:“武都头景阳冈上打虎,威镇寰宇,来到阳谷县,是我们的福气,小人是猪油蒙了心,竟然没有想到要孝敬,现在立刻出去拿五百两银子孝敬都头跟各位差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握草!你以为劳资是来收保护费的么?”武松气得七窍生烟,推开张龙赵虎,举起拳头往西门庆头上打去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5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