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十章 古惑仔的老祖宗

第十章 古惑仔的老祖宗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吓得头皮发麻,武松的拳头可是能够打死老虎的,这一拳下去,西门庆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宋的法规十分严厉,如果杀人,再高的身份也是要受到惩罚,更何况西门庆是阳谷县首富,每月孝敬知县,十分丰厚,要不是这层关系,王二牛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被调戏而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下子扑过来,紧紧抱着武松,大声喊道:“大郎,快来阻拦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人十分精明,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阻拦不了的,武松十分孝敬兄长,只有武大郎出马才可以,武大郎生性怕事,看到武松那样,就算王二牛不招呼,也是立刻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长叹一声,把拳头放下,王二牛是自己在阳谷县建立根据点要拉拢的人,一定要给个面子,武大郎更加是亲生兄弟,更加要给面子,这狮子楼上第二次发作,只能再次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脑筋转数极快,他拍着手大笑道:“妙!妙!妙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脸懵逼,也忘记了愤怒,问道:“妙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只听闻武都头是武功高强,现在看来,还不止呢!”西门庆拍拍身上的灰尘,像GAY一样,紧紧握着武松的手,还在手背上不断抚摸,倒是吓得武松菊花一紧,那货摇着头一脸佩服的说道:“哎呀,你这见识是无人能及啊,‘保护费’这个词说的好,我们商户能够在阳谷县安心做买卖,还不是依仗着各位差大哥的保护,可我们就是恬不知耻的享受着,没有半点报答的心,按我说,从今以后,做买卖的都得给各位缴纳保护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好!西门大官人这句话就说到兄弟们的心坎上了!”王二牛大声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龙赵虎也立刻附和:“我们当捕快的,收了俸禄,打点了家事,所剩无几,就是想去大官人的翠红楼见识一下,也是没胆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赔笑道:“那就这样说定了,我跟各个商户说一声,以后都给各位交保护费,这个传统还要好好的延续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尼玛!武松是苦笑不得,原来保护费竟然是自己发明的,看来自己是现代古惑仔的老祖宗了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六名捕快和王二牛跟西门庆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保护费的事情,武松是十分无奈,不过想想,没有能够让西门庆和各个大户拿点钱出来也是好的,毕竟自己以后要养着一群人,也需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珲哥,我扶你去厕所吧!”武松这才想起了珲哥,那小子捂着肚子蹲在地上,看来是肠胃炎,上个厕所就会缓解很多,死不了人的,他微微一笑:“待会再送你几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珲哥的脸色立刻红润了不少,看来他的病有几成是装出来的,武松扶着他走出包厢,他飞似的逃去厕所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不想回到包厢,信步走到围栏前,看着北宋的夜景,微风袭来,街上灯笼点点,倒是十分的舒坦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二楼到地下,大概有三四米高,他抚摸着那雕刻着花草鱼鸟的围栏,摇头道:“可惜了,过不得多少天,劳资就要将你们打烂,把西门庆从这里摔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转头一看,珲哥已经解决完了,身旁还站了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,做丫环打扮,虽不算国色天香,倒也是清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小滑头,辣么小就懂得泡妞了!”武松笑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泡妞?”珲哥一脸懵逼,总觉得这个武都头经常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把人家小女孩欺负了?”武松看到小女孩的眼圈红红的:“她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万福!”小女孩立刻行礼:“不是珲哥欺负我,我家小姐在这楼上卖唱,我看到天凉,为她送来披风,两人想到生活凄惨,就哭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武松点点头,这种事情在古代是太多了,他想帮也帮不了多少,只能是心表同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再次行礼,就匆匆走了,珲哥跑到围栏,直到小女孩消失在长街上,才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她可怜,她的小姐也可怜,给西门庆养在东郊,没两个月就厌倦了,钱也不给了,只能自己出来卖唱,估计过不了几天,也会把她赶出大门,最后只能到青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心中十分压抑,拳头痒痒的,就想狠狠的揍西门庆一顿,可惜就是找不到机会,他正要询问那小姐的事情,也许能够从中找到理由,张龙却是从包厢出来了,一把挽着武松的手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怎么出来那么久,里面请了歌女唱曲,快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珲哥听到有曲子听,一溜烟的跑了进去,武松也只好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包厢里已经换过了酒席,西门庆却是看不到了,武松的心沉了一下,可马上被那唱曲姑娘吸引了,那姑娘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,一张小圆脸去不掉那可爱的婴儿肥,就像一个熟透了的小苹果,可惜就是没多少的笑容,不过可以想象,她笑起来一定很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贱妾拜见武都头!”女孩看到武松进来立刻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女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脸上一红,心道这个人为什么那么的粗鲁,可还是答应道:“贱妾张惜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贱妾的,惜惜这个名字很好听啊,就叫你惜惜好了,来唱首歌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都头喜欢听什么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越难越爱,呸,现在是古代,那***吧,也呸,那是清朝的,哎,算了,你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脸尴尬的坐到了王二牛身边,王二牛用手肘轻轻捅了武松一下,低声笑道:“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,一定是给那小娘子勾去了魂魄,让哥哥给你做主,要了回来当个外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草!我没那意思,再说她年纪才多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四,我刚才问了,正好啊!”王二牛笑得十分猥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未成年耶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,我可没那个胆量!”武松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十分讶异的看着他:“什么三年起步,女人十二就可以嫁人了,还什么鸟死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十二岁就可以嫁人!不过也正常,现在的小学生都不是处了,这到底是北宋的社会太过进步,还是我们的社会落后回一千多年以前呢!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懵逼之际,珲哥偷偷的拉了一下武松的衣角,低声说道:“都头,这位张惜惜就是刚才跟你说的那位小姐,也就是西门庆的外宅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,看了一下张惜惜,她虽然稚气未退,可看样子长成以后一定是位美人,想到她给西门庆玩弄完后,还可能要去青楼卖身,正所谓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点朱唇万客尝,不禁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这曲子还合耳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正在盛怒中,一把声音响起,西门庆从外面捧着一大包银子笑眯眯的走进来了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5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