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十四章 我要虎鞭

第十四章 我要虎鞭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武大郎的话,竟然心摇神荡,想起第一次看到潘金莲的时候,她那蓝色抹胸包裹着的身材,还有为她涂抹酱油时候的那滑腻的感觉,不禁看着自己的手指,暖心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你一定要答应....一定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没说得两句话,便扑倒在桌子上,武松看着他,眼神充满了怜惜,想不明白,这人天生一副好心肠,上天为什么要给他那样一个滑稽的身材,而且还不能有男性雄风,最后还要惨死,真是天若有情天亦老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从怀里摸出二两碎银,抛在桌面上,将武大郎放到背上,就像背着一个小孩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凉如水,已经是子夜时分,整条紫石街漆黑一团,只有武大郎家二楼还闪烁着昏黄的灯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一暖,应该是潘金莲在等门,刚走到门口,吱呀,门打开了,潘金莲急着出来,差点跟武松撞上,她俏脸一红,低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大哥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只是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劳烦叔叔背他进房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背着武大郎走进房间,床上胡乱的放了几件衣服,看来潘金莲正在收拾衣服,听到脚步声,匆匆跑出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堆衣服上,竟然还有她昨天穿的蓝色抹胸,咯噔,武松心中一怔,偷眼看了潘金莲,她今天换上了淡黄色的亵衣,更显得娇艳。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也看到了床上的衣物,脸上像火烧,急忙抱走,武松把武大郎轻轻放在床上,潘金莲缓了一阵神,才走过来替武大郎脱去鞋袜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张开眼睛,一把抓着潘金莲的手,泪眼婆娑的说道:“金莲,为夫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十分尴尬,正要走出去,武大郎突然大声喊道:“二哥,你莫走,你要记住答应我的事情,今晚,我就写休书给金莲,将她嫁于你,你要好好对她,我没用,做不了大丈夫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一听,心脏“扑通”乱跳,哪里敢看武松一眼,武松也是紧张万分,连说一声“晚安”也来不及,立刻离开了房间,他不敢进自己房间,径直走到楼下,点了油灯,拿了一壶酒,仰起脖子就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时想到在狮子楼上揍西门庆,十分的爽,一时想到武大郎在翠红楼上说的话,压抑徒增,一时想到刚才在房间里,潘金莲听了那话,也不知道会怎么想,抬头望去,她房间的灯已经灭了,心中不禁一阵怅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,喝到酩酊大醉,手上一松,嘭,酒瓶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的潘金莲听了武大郎的话心潮起伏,哪里能够睡得着,她把灯灭了,呆呆的坐在床边,一时想到武大郎的好,一时又想到他那方面的缺陷,不禁自怨自艾,一时又想到武松那神威凛凛的神态,不禁心摇意荡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听到楼下的声响,急忙推门出去,往下一看,只见武松匍匐在桌子上,洒了一地的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的摇摇头,想要到武松房间拿件衣服给他披上,可又不敢,正在踌躇间,突然想到,地上有碎片,我下去打扫也是应该的,有了这个心,她立刻从武松房间里胡乱拿了一件衣服,跑了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楼下,走近武松,她的心脏又跳得如同战鼓,她不禁骂自己,潘金莲,你不是常说自己是个女丈夫吗,为何变得如此慌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定定神,想着远远的把衣服一抛,落在武松身上就好,这时睡梦里的武松头痛欲裂,竟然耍起了田小七的小任性,奶声道:“妈妈,我头好痛,替我按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直起了身体,他还以为自己在澳洲的家中,潘金莲听了不禁心中一身温柔,叔叔自小就没有了父母,现在身体疼痛,想到母亲,也是正常,就是想不到这堂堂打虎英雄,竟然也如此的稚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是丫环出身,对于这种酒后的按摩自然是有一手,听了武松那稚气的话,也不再乱想了,把手中衣服一放,双手温柔的按在武松的太阳穴上,轻柔浅按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穴位按得精准,手法温柔,武松头疼感顿消,睡意来袭,往后一仰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往后一仰偏偏正好枕到了潘金莲的胸口上,潘金莲那地方,就算是武大郎也没有碰过,这是生平第一次给男人接触到,慌得她全身发软,心脏乱跳,想后退,可自己往后一退,武松势必跌倒在地,这后脑勺撞到地上,加上喝了酒,后果堪虞,可是任由他这样靠着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思想不断斗争,其实也是在给机会自己不要后退,她鼻子里闻到武松那浓浓的男人气息,低头看着他俊俏而坚毅的脸庞,总给人一种十分安稳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想到武大郎的那番话,要是自己能够嫁给这个人,真是不枉了这一生,她猛的摇摇头,暗暗骂着自己,潘金莲,你是有夫之妇,不能乱想,可是如果武大真的给我写了休书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在胡思乱想之间,突然胸前一轻,原来武松已经伏在桌子上,她的心里徒然升起一种十分空虚的感觉,竟然觉得刚才这个男人靠在自己胸口上,是自己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叹了一口气,双手习惯性的按在武松肩膀上,她在大户家给主人婆按摩的手也是那样,按完头就到肩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接触武松的肩膀,那虬实的肌肉令她忍不住轻轻的抚摸着,这按摩竟然变成了潘金莲在享受,她一路按着,到了大腿,突然感到武松身体起了一点变化,给主人婆按摩时候永远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,借着灯光一看,那鼓鼓的地方,令她羞涩不已,虽然没见识过,可也知道是怎么一个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吓得潘金莲一跃而起,嘭,额头重重的撞到桌子上,“哎呀!”,她一声惨叫,把武松惊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看,潘金莲额头上肿起了一个大篓子,也不想为什么她会在这里,为什么会变成那样,飞速的说了一句:“金莲,你在这里等我!”,马上飞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不是应该上楼,进房间,关上门!可他让我留在这里等他,他刚才是叫我金莲么!”潘金莲呆呆是站在原地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一盏茶功夫,武松跑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块布,里面包裹着一个鸡蛋,他在潘金莲肩膀上轻轻一按,笑道:“坐下啊,傻傻的站着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把鸡蛋在她篓子上一按,“哎呀!”潘金莲忍不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忍着点,这对于祛瘀十分有效,很快就不痛了。”武松温柔的按着,直到鸡蛋变冷,潘金莲头上的篓子也渐渐平复,他把鸡蛋剥开,递给潘金莲:“把它吃了,那会好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呆呆的看着他,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,武松轻轻一笑,把鸡蛋剥成两半,将一半塞到她口里,另一半自己吞下,对于有着田小七思想是武松,这是十分平常的一个举动,对潘金莲来说却是要了她的命,她拼命警告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看着她那迷离的眼神,心中一荡,也似乎感受到一些东西,他生性直率,立刻说道:“刚才,大哥在房间里说的话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。”潘金莲叹了一口气,悠悠道: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跟大哥成亲的第一个晚上,他就是那个样子,我以为他是紧张吧,可一直下来都是那个样子,也看了不少郎中,可就是,哎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算是都市病吧,很多时候都是心理问题,在我那个地方,有一个药叫威哥的,如果给大哥吃,估计是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听得一脸懵逼,可就是听明白了最后一句,她此刻是对武松动情的,可努力压抑,听到有药可以治疗武大郎,相对而言,她还是希望可以跟武大郎走下去,毕竟这个男人除了那方面,其他都不错,当然,身高也是问题,可不是最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那药还能买到吗?”潘金莲一脸希期的看着武松,倒是令武松十分的不好意思,他低着头道:“这药在我来的地方才有,应该是买不到了,可你放心,我会请最好的郎中,哎,对了,我记得《水浒》里有一个神医的,叫安道全,就住在建康府,让我告假,去找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劳叔叔了!”潘金莲一脸失望,眉宇间那幽怨之气徒增,要是真有林黛玉这个人,估计那神情便是眼前的潘金莲一般,武松那洋鬼子性格,很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,可是知道在这个年代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是忍不住,伸手在潘金莲肩膀上轻轻一拍,叹气道:“你才那么小的年纪,真是难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身体像被电击一般,抖颤了一下,心中有无限的忧郁想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倾诉,很想在他面前大哭一场,好像这个人是自己的知己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那安道全听说治疗毒瘤是有一手,对于这种男性疾病,不知懂不懂。”武松自言自语道,心中也是踹踹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!”潘金莲突然想起一个事情,脸上一阵的红潮:“其实隔壁的王干娘曾经说过,他丈夫年轻的时候也是那般的不济,可后来服用了一副药,他们就有了儿子,只是其中有一味药十分难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在景阳冈上打了老虎吗,那药就在老虎身上!”潘金莲低着头,不敢看武松,眼光却是瞟到了他的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正在沉吟,顺着她的眼光一看,立刻醒悟:“你说的是虎鞭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说是就是吧。”潘金莲羞得站了起来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!我到处向人大听,哪里有老虎,就算是天涯海角,也去为你找一条虎鞭回来!”武松豪气顿生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6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