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十九章 亏大了

第十九章 亏大了

        知县慢步走向大堂,神魂早已飘到待会跟玉玲珑共赴温存的yy之中,想到她那千娇百媚,绕指温柔的高超技艺,终于还是要停下来,稍微摆弄一下紧绷的裤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几个随从互相看了一眼,会心一笑,这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老爷如此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干咳两声,春风满面的正要踏进大门,手上突然一紧,一只大手抓住他的手臂,侧头一看,原来是武松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稍稍躬身向他行礼,右手食指作了禁声的手势,转身对着四名随从用力摆手,示意他们退出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名随从知道武松是知县身边的红人,又知道他悍勇,哪有不听话的,看到手势,飞似的跑出大院,知县一脸懵逼的看着武松,武松向着屋里指了指,示意听听里面的声色再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你个西门庆,竟然派人来杀我,还担心杀我不死,亲自来了,哦,我知道了,你跟知县相公养的小桃红私通的事情,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你是杀人灭口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堂里面穿出鹿帅的声音,知县心中一怔,知道出事了,举步就要踏进大门,却又听到玉玲珑的骂声从里面传出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你这个泼贼!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的底细,你就好玩弄别人家里的婆娘,越是权贵的女人,你就越觉得过瘾,当日把老娘玩弄够了,就送给知县相公,我现在是相公的人,你是要来杀还是想再要老娘一次!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气得全身发抖,紧紧抓着武松的手臂,向着武松点点头,心里盛怒之余,又十分感激武松,要不是他令四名随从出了院子,给下人听到自己家里的丑事,真是难堪!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此人是阳谷县首富,他要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,可他就是有一个爱好,喜欢要人家的老婆,越是难得到,他就越是兴奋,就算是玉玲珑这种对付男人有过人技艺的,也满足不了他,不到两个月就厌倦了,送给知县,反倒是知县的一个外宅,小桃红,他使尽手段得到了,那紧张的畅快,令他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却全部变成了冷汗,知县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,他稍一沉吟,大丈夫一不做,二不休,我上去杀了这两人,知县进来,就推说两人私通,故意诬陷,来个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也是狠心的主,用长靴里拔出匕首,一把抓住鹿帅的头发,就往他喉咙刺去,鹿帅是吓得张大嘴巴,说不出话来,那玉玲珑喊一声:“杀人呐!”,却是怕得失了声,只在喉咙里发出“咳咳咳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那明晃晃的匕首就要刺进鹿帅的喉咙,西门庆手上一紧,匕首停留在鹿帅喉咙前两寸位置,就算是使尽了喝奶的力气,也是不能向前半分!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只大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,侧头一看,这人不是昨晚狂揍自己一顿的武松还有谁,他吓得全身发软,匕首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官人,这是恩相的家事,不需劳烦你出手!”武松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实,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武松为什么会在门外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是陈二狗兄弟的关照,恐怕现在惊慌失措的是我了!”武松在西门庆耳边低声的说道,陈二狗是西门庆的得力爪牙,他要用个离间计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心中恨恨的,也只有陈二狗报信,武松才会知道了,就不知道这人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,竟然反我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就算到死那天,也猜不到自己竟然是败在一个卖雪梨的小屁孩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县官指着玉玲珑大骂:“你这个贱人,本官对你宠爱有加,你竟然会做出这种羞耻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玲珑知道自己是非死不可,吓得面无人色,说不出半句话,武松要对付的是西门庆,才不管那玉玲珑,立刻走到知县身旁低声说道:“恩相,今天小人跟几位兄弟到鸳鸯湖游玩,看到一名蒙脸大汉从西苑围墙跳出来,就上前跟他厮打,那人着实厉害,人是没有抓到,可从他身上掉下这份文书,内容十分不堪,请恩相过目!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接过来一看,板着脸,往地上一扔,冷冷说道:“西门庆,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捡起来一看,吓得魂飞魄散,双手不住的发抖,“嘭”的跪在地上,猛的向知县磕头,哀求道:“相公,那是小桃红勾引小人,小人当初并不知道他是您的人,后来知道了,她便要挟我,说不与她欢好,就向您告发,请相公饶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西门庆,你是做得好事多了!”武松大步上前,一脚踩在他的脸上,把他牢牢的踩在地上,踩得他满脸是血,武松捡起地上的匕首,说道:“恩相,让我结果了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心想救武大郎,也想挽救潘金莲,趁机就要杀了西门庆,可就是这一心急,反倒是救了西门庆,知县是个心软的人,看到西门庆一脸淤青,满是鲜血,想到他每月贡献,跟自己交情深厚,就有一丝的不忍,而且那小桃红并非他养在家里的人,算不得他的妻妾,就算跟西门庆私通,也难以定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我倒是想听听这个畜生还有什么辩解!”知县翘着二郎腿,坐在太师椅上,脸上神情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叹了一口,知道今日是杀不了西门庆了,气得将手中匕首往地上一扔,飞起一脚,踢在西门庆身上,把他踢得飞出两三米,重重摔倒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深知知县的脾气,强忍着身体的疼痛,捡起匕首,猛地扑向鹿帅,在他心窝上狂刺几下,鹿帅连叫出来的机会都没有,就瘫倒在地,双眼圆瞪,已然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想不到西门庆突然会来这一手,没有来得及施救,玉玲珑吓得一声惨叫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,我替你将他了结,今日之事,就只有我们四人知道!”西门庆用衣角抹着匕首上的鲜血,再次跪下,像狗一样爬到知县身前,低声说道:“相公,这玉玲珑是人间尤物,杀了可惜,当日小人献给您,实在是一片孝敬之心,不如这样,把她重新放在翠红楼,让老鸨龟奴看守,却不是接客,只为相公一人效劳,在翠红楼旁,小人有一住宅,也赠与相公,您何时需要她,就让老鸨带过去便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!”知县心中是十分赞同西门庆的做法,可小桃红的事情这样算了,也是心有不甘,所以要武松替他拿个主意:“你说该如何处置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想,这个西门庆之所有能够横行霸道,无非因为有钱,只要把他的财产分割,他的势力自然会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相,我看西门庆本性不坏!”西门庆听了武松那样形容自己,觉得十分的讶异,也十分的惊喜,武松继续说道:“他是后来学坏的,所谓酒色财气,估计能令他学坏的无非是这几样东西,为了令他能够重新做人,我建议他把狮子楼和翠红楼先交予官府管理,日后看到他行为端正,才交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听了,心中咒骂了武松的十八代祖宗,这狮子楼和翠红楼还有生药铺是他大部分的收入来源,现在武松一下子就要了三分二去,虽说以后会归还,这就像肉包子打狗,怎么可能有回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现在性命掌握在他手里,这人稍有不满,一拳打来,自己一定会没命,这次是害人不到,反害了自己,亏大了,可也只能顺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说的极是,小人愿意把狮子楼和翠红楼交予官家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一听,心中欢喜,压抑顿消,一个小桃红换来西门庆三分二的家财,算是值了,唯一心塞的是玉玲珑跟鹿帅的事情,可鹿帅已经死了,也算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西门庆,本官念在你多年来为阳谷县做了不少事情,今日之事,算是过去了,你明日一早,就把翠红楼和狮子楼的契约拿到县衙,你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听了这句话,紧绷的神经才算松了下来,哪里敢再多说,糊乱的磕了头,飞似的跑出院子,跳上马背,连抽马鞭,逃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本官作为父母官,也不好出面去打理狮子楼和翠红楼,我就交予你去管理,如何?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7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