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二十章 扶老人会被讹么?

第二十章 扶老人会被讹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正合了武松的意,梁山泊下有旱地忽律朱贵开的酒馆,负责招待各路英雄,他也想把这个狮子楼作为招纳义士的场所。(北宋忽律就是鳄鱼的意思)

        古今都是一个道理,有吃有喝就是老大,北宋的人义气深重,更容易收纳,只是不知道该派哪一个人去掌管,嗯,有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恩相,这狮子楼应当派王都头去那里打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想这王都头准备退休,收入来源就少了,要是让他做个酒楼经理,每月的钱交给知县,其中油水丰盛,他一定满意,而且知县只是要钱,我们怎么操作,他才不管,这样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都头所言极是,王都头去那里打理,也免得跟你在衙门啰嗦。”知县点点头,神情有些小猥琐:“他还可以把小梅接到酒楼那,想怎么都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狮子楼岂不成了翠红楼!”武松和知县哈哈大笑,武松又说道:“说起翠红楼,首先要把那些龟奴和看场子的人都撤掉,他们是西门庆的人,至于要换上什么人,小人暂时也没有主意,让我考虑三两天,再给恩相答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情都交给你了,除非是大事,剩下的都你拿主意可以,不必来报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自然,除了每月的账本和盈余都交给恩相,其余的小事怎敢劳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满意的点点头,正要赞扬武松两句,却听得一声如同黄莺般的低吟,“嗯哼”玉玲珑悠悠醒转,看看眼前的状况,知道知县是不舍得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上的绳索还没解掉,反倒把应该凸起来的地方勒得更加丰满,应该凹下去的地方拉扯得更加深邃,她如同一条无骨的软蛇,在地上轻轻蠕动,一直到了知县的脚胖,樱桃小嘴咬着他的裤子,一张俏脸在腿上柔柔的磨蹭。

        借着知县的腿身体慢慢直起来,那小嘴倚在大腿上,不断向着里面移动,发出轻吟浅唱的销魂声,杏眼含着春情,微微抬起,勾引着知县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看到知县衣服的下摆愤怒的支起,十分识趣的说道:“恩相,小人要回去好好筹谋您交代的事情,就此告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快,快去!”知县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欲望:“本官要在这里好好惩处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手提起鹿帅的尸体,飞快走出大堂,关上大门,故意提高声音说道:“相公大人在里面擒获毛贼,正在审理,你们两人好好把守,不准任何人进入,里面就算听到任何声响,也不必进去,是相公在用刑,另外两人把这句贼人的尸体掩埋了,这事情不必在外面说,免得百姓惊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此刻已经是处在天堂之中,可偶尔听到凡间的言语,对武松的安排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是心中欢喜,西门庆元气大伤,估计也没什么心情去勾搭潘金莲了吧,让我再把王婆那老龟婆撂倒,估计大哥就能安枕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高兴得唱起了歌:“啦啦啦,啦啦啦,我是卖报小行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怎么会唱这首歌,对了,武松是想到了珲哥,那小屁孩消息灵通,在战争时代可以做个小特工了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鸳鸯湖上挂着一轮西沉的红日,就像那美味的咸蛋黄,红霞滚着金边,大有一番“长河落日圆”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不想那么快回去,这种风景在污染严重的2017年哪里能看到,可惜就是没有手机拍照,不能po上朋友圈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那群流氓摆下的碳炉美酒,肉食果品,仍然放在幡布上,几个顽童在上面享用着,一名顽童还在柳树旁玩竹蜻蜓。

        竹蜻蜓在他小手上一撮,竟然也飞得老高,武松看着十分有趣,笑着问道:“小孩,这竹蜻蜓是自己做的还是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    顽童突然之间全部跑开了,剩下武松一脸懵逼,摸摸自己的脸,自言自语说道:“我这个样子在这个时代是猛男,在现代算是花样大叔吧,怎么可能吓走小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的接住竹蜻蜓,一时间童心乍现,大手一撮,竹蜻蜓飞的半天高,他抬头看着,在那胡思乱想,不知道把它插在头发上,会不会像哆啦a梦一样随意飞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竹蜻蜓再次落到他手上,正要再飞一次的时候,一把极为清爽悦耳的声音响起:“你还不害羞,那么大一个人,还玩小孩子的玩具,还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抬头一看,在柳树下站着一位白衣少女,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,脸容清秀脱俗,只是好像大病初愈,有一些苍白,加上身子单薄在寒风中如同柳絮,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气质,令人由心的怜爱和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竹蜻蜓是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本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武松,听到这句话,秀眉紧蹙,俏脸泛黑,一把从武松手里抢过竹蜻蜓,小嘴一嘟,气气道:“你不知道是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知道是你的,我们又不认识,这竹蜻蜓又没记认!”武松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坏蛋!”少女随手折了一条柳条,刷,打在武松手臂上,武松要闪躲十分简单,可不知为何,十分愿意被她打这么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一跺脚,眼圈似乎有些红了,骂道:“你是木头吗?为什么不躲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意给你打!”武松调笑了一句,少女“哼”了一声,扭头就走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看着她的身影,心想,她一定是官宦人家的千金,不然怎么那么的刁蛮任性,只是她任性归任性,大人也就算了,为什么会眼圈泛红呢,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倒在鸳鸯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那群顽童叫嚷着又跑了回来,武松立刻从思绪醒来,快步跑向鸳鸯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桥中央躺着一位白发老人,行人纷纷躲闪,竟然一瞬间走得无影无踪,武松心中纳闷,难道在北宋也有老人摔倒讹人的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那老人脚上流血,应该是被什么伤到,右手紧紧抓着胸口,似乎又像是心肌梗塞,估计是因为受伤,再引起心肌梗塞吧,这个症状武松知道,若然半小时内不送到医院,或者当场急救,一定会死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新闻上那扶老人的事情实在是恐怖,要是自己穿越过来,遇到了,岂不是成为千古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在阳谷县,我算是一个警司,骗子敢讹警察么?”武松想到这里笑了,马上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坏蛋,还傻楞着干什么,过来救人啊!”白衣少女已经蹲在老人身旁,向着武松大声嚷道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7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