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二十五章 牛头解困

第二十五章 牛头解困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十分尴尬的对着武松拱拱手,却马上走到王婆身边,低声说道:“干娘,这天气干燥,何须喊破喉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都头,老娘一直有一事想向你请教,只是找不着人。”王婆往椅子上一坐,翘起了二郎腿,反倒是王二牛站在她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更是奇怪,这从古到今,只有民怕官,哪有官怕民的,况且她是一介商户,更得要依靠官兵,这王婆的身份真是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娘请讲。”王二牛四周张望,担心有其他人把他的事情听去了,马强十分的识趣,借口说要解手,往里屋走去,武松索性装成一副痴呆样,反正就是要坐在那里听个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人说,这小梅左边大腿和右边大腿根处各有一个胎记,合起来就是一个蝴蝶,张开就是蝴蝶飞舞,两旁是翅膀,中间是.......嘿嘿,就不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竟有如此奇事,武松低头忍着笑,竖起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娘取笑了,我怎么知道!”王二牛羞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?这世上也只有你一个男人最清楚。”王婆转头看着武松:“武都头,我给你说个事,当日王都头看中了小梅,就天天过来,干娘前,干娘后的,说自己家里的老婆如何这般,又说得不到小梅就那般如何,我就是心软,替他去说成了这事,他也答应给一条金条我,买副棺材,放在家里,好安心,现在估计小梅那粉蝴蝶已经从娇嫩欲滴,变成了暗哑无光,可这王都头也从此消失在紫石街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知道王二牛并非吝啬之人,昨天才从西门庆那里要了一条金条,怎么就不舍得拿出来呢,哦,明白了,他家有只河东狮,知道他要迎娶小梅,把经济封锁得更严重了,好,我就让他继续尴尬,最后才出手帮他,令他对我再欠一个人情,到时候狮子楼收纳天下好汉的事情,他就不能推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。”武松是站着说话不腰痛,大讲风凉话:“王都头风流不羁,怜香惜玉,王干娘牵桥引线,成就美事,你也可以得到寿木,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欢喜是欢喜,却只是王都头一人欢喜,我这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人却是凄凉,不要说寿木,连一块木板也没看到。”王婆的声音越说越尖锐,吓得王二牛连连作揖,求她小声点,王婆叹了一口气:“现在做人难啊,记得当年我替高太尉做这种事,他都是言出必行的,阳谷县的两任知县相公,也常称赞老身是乐于助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真相了,原来这王婆曾经为道君皇帝身边的红人高俅做过吟媒,而上任和这任知县相公的相好也是她提供的,看来这货做的都是高级生意,认识的都是达官贵人,要撂倒她,需要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干娘这是什么话!”武松故意朗声说道:“王大哥只是事务繁忙,没有经过紫石街而已,他也多次拜托我把金条拿过来,只是我这人记性不好,经常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看着武松十分感激,他干笑道:“可不是嘛,武兄弟可以为我作证,不过今天过来匆忙,也没带银子,下次一定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不要紧啊,我跟你回去拿就可以。”王婆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免得忘记了。”武松煽风点火,王二牛心中叫苦,武兄弟,你刚才何等精明,现在突然就变得那么笨呢,不过也难怪,他怎么知道我的钱都给那婆娘没收了,这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我今天还有公事,不如下午我再过来,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?恐怕下午王都头连县衙都不会,告假三个月了,要么我跟二娘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急得从桌底重重踢了武松一脚,两个眼睛就像坏了的交通灯,不断闪烁,武松就是等这个机会,连忙哈哈一笑道:“干娘,知县相公的确是让王大哥过来找我有公事要办,这样吧,那金条就由我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武都头承担了,我便放心。”王婆听了武松肯负担这笔费用,立刻笑眯眯的站起来:“我先去给你做姜茶,那金条你慢慢给我不迟,三五天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感激的握着武松的手道:“兄弟,你可为我解围了,你不知道,这半年我躲这泼妇躲得多惨,她经常在县衙门口等我,害得我不敢出县衙,又在小梅那等,我也不敢去小梅处,你别说,就因为那样,小梅身上有什么胎记,我还真不记得了,已经五六月没闻过她身上的香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为何如此凄惨?不过是一条金条,算得了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家中的婆娘守住,自从相公为我定下了跟小梅的亲事后,更是要命,我现在是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,微微一笑,从怀里拿出二十两银子,交给王二牛:“大哥,你我兄弟一场,这银子你先拿去,不够的,尽管开口,做兄弟的,没有说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武兄弟,请受为兄一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是感激得立刻拜倒,武松把他扶起来说道:“兄弟本有通财之义,这点银子算什么,你若是需要,我这条命也可以拿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听了心中十分羞愧,觉得自己以前处处跟武松为难十分的不是,也暗暗下决心,以后但凡他有什么差遣自己一定舍命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大哥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?”武松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是这样的,今天早上大郎来为你告假,说你病了,我心中记念,就跟相公告了假和马强一起过来看望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偷笑,你怎么会特意来探望我,就算是探望,为什么不带张龙赵虎来,偏偏带个心腹马强,无事不登三宝殿,看来是有事相求,你尽管开口,越是难办,我就越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今天县衙发生了一件怪事,一早,西门庆竟然把翠红楼和狮子楼的契约拿来,说自己无力打理,请官家代为打理,这事情邪门得很,这两处地方可是为他赚了不少钱。”王二牛看到武松义气,马上进入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我兄弟一场,我也不瞒你说。”武松压低声音道:“其实西门庆并非真心,而是被迫交出来的,其中缘由,我也不便说,可恩相吩咐我,让我代为打理这两个地方,我就是为了这事儿头痛,哪里有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兄弟,这可是大大的肥肉啊,这两处地方满满的油水,你还头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羡慕得口水都要流出来,他就是知道知县不会亲自打理,势必交给心腹,武松此刻就是他身边红人,所以要过来打探一下消息,希望为自己退休后,谋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什么油水!”武松故意捂着头说道:“兄弟我只好枪棒,让我去擒拿贼人倒是乐事,要我去管账,简直要命,大哥,你方才说我有难你一定帮忙,当下便是以个难题,要么你替我打理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说真?”王二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来这里就为了这事,还想让武松到知县那说说好话,事成后,回去再跟老婆商量,送他几百两银子,想不到竟然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兄弟之间,怎能有假话!”武松正式道:“明日我便跟恩相推荐你去打理狮子楼,可那翠红楼便不能给你打理,那地方如果你去了,我担心你家中的河东狮回来把我咬了!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心花怒放,也跟着大笑几声道:“那地方就算我经过门口,也会被那河东狮暴打一顿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突然抓着王二牛的手,神情严峻的说道:“只是狮子楼私下要改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改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藏春阁!以后你老哥想在里面藏多少只蝴蝶也可以,一定春意绵绵!”武松说着自己忍不住有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见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想到自己打理狮子楼,知县是一定不会理的,每月自己要捞多少就多少,也不需给老婆知道,而且在里面留一个包厢,左拥右抱,谁能知道,他是越想越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婆的姜茶已经做好,武松一饮而尽,顿时觉得全身冒汗,清风徐来,打了个寒颤,感觉舒服无比,头也不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王婆这姜茶作用如此了得,武松正要赞叹,突然心中一沉,我那么雄壮的一个人,都得了感冒,那娇滴滴的木婉霏岂不是更糟,不行,我买碗碗姜茶送给她!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8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