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二十八章 在座的都是垃圾!

第二十八章 在座的都是垃圾!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赫然看到武松,神威凛凛的站在门口,吓了一跳,随即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,大声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直娘贼!俗话说祸不及妻儿!我害设计害你在先,在外给你打死无怨,可这陈家庄里,上有老父,下有妻儿,你找上门来,可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大怒,尼玛,明明是你设计,使人把我引诱到这里来,还埋伏了二三十人,反过来倒是说劳资来找茬,看来古代打架是要有个理由,就算是歪理也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老爷就是来你家找你晦气!你能咋地!”武松大怒之下,干脆来个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们都听到了,要替二狗做主!”陈二狗一声挑拨,堂上二三十人,拿着棍子冲向武松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哪有半分的的害怕,虎目稍稍一扬,看到这大堂十分狭窄,难以施展拳脚,心道,好,让我把你们带到院子,再一个个的收拾!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余光看到带他来的那人就在身旁,目瞪口呆的,不由得哈哈一笑道:“正好,先收拾你这个狗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把抓着那人的胸口,单手将他高高举起,那人吓得大叫: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误会了,听小人解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就替我跟他们好好解析一番!”武松说完手中用力,那人打横飞向冲来的二三十人,哗啦,那场面就像打保龄球,一下子撞到了七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转身便跑,口中喊道:“你们人多,老爷不跟你们玩了,灰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追他!不要让他跑了!”一人提着棍大声喊道,领着三人率先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最怕你不追来,他两个跨步就出了院子,故意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左脚矗地,右脚后踢,连续四下,正中胸膛,这是鸳鸯步,玉环腿!”一人在大堂里非常有节奏的喊道:“这招是打掌门神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果真如他所说,左脚矗地,右脚后踢,连续四下,踢中追在最前面的四人胸口上,动作跟声音配合得丝丝入扣,也不知道是武松打出来,那人才喊的,还是他喊出来,武松跟着来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咯噔!这人是谁,竟然知道我的招数,而且知道掌门神,莫非他也是穿越过来的,行家丫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萌,出来,求注解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想着,嘴上嚷着,可他没等到那慵懒的小萌出来,却等来了四人四棒当头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双臂伸直,龙行虎步,封喉索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不遑多想,双臂一震,向前迈了一大步,两条金刚臂硬生生的把四条木棍震断,余势不减,径直打在四人脖子上,四人“呃”的一声,立刻晕倒在地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惶恐,这高人到底是谁,他能够通晓我的招数,万一转头要对付我,咋办,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是走吧,问清楚小萌,那货是敌是友,再作打算!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狗!你跟那厮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?他一边打我们,你就在一旁吆喝,还说什么鸳鸯腿,什么龙行虎步,还嫌兄弟不够丢脸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持棍的青年大声骂道,武松一脸懵逼,往大堂一看,只见陈二狗站在众人身后,手舞足蹈,如同说书先生一般,口沫横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兄弟,我记性好,别人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,都记得一清二楚,这不是事先跟你们说出那厮的招数,让你们料敌机先,可他的动作太快,比我这张利嘴还快,我是无可奈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武松不禁哑然失笑,原来不是有什么穿越过来的高人,而是陈二狗在通风报信,跟那些人说自己的招数,让他们可以有提防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蛋!吓死劳资了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拍拍胸口,大声笑骂道:“陈二狗,你这直娘贼!要是到了2017,劳资推荐你去做个秧视足球评论员,绝对比那些只懂喊好球的傻叉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陈二狗摸着清淤的脸庞,一脸懵逼的看着武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呔!”武松也懒得跟他解释,大喝一声,一脚踩着地上一名汉子的头,神威凛凛的说道:“陈二狗,劳资就站着不动,任你先说,你能说出哪一招,我便使用哪一招,看你这垃圾能否抵挡!不,sorry,我说在座的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你还有一招撩阴腿!”陈二狗看着躺在地上的八人,胆怯道:“兄弟们,小心,我大哥就是那样给他废了,从此看到女人也不能.......哎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正说着,突然头上挨了一棍,痛得他抱着头,正要发作,转身一看,一位七十来岁的老人,全身发抖,手里拿着一支龙头拐杖,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畜生!乃父只生了你一个王八!你哪来的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你息怒,那是在外面关照孩儿的大哥。”陈二狗在老人面前驯服得如同绵羊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认得那老人便是在鸳鸯桥上自己跟木婉霏救的那位老人,原来他是陈二狗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蛋!原来你们是两父子!”武松心中冷笑道:“古代的碰瓷比现代高明得多,过了一天还能凑效,我倒是看看你两父子搞什么把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出来以后,那些拿着棍棒的汉子都垂手矗立,显然对他十分尊敬,武松心中却是认为着了他们父子的道,干脆双手抱胸,依靠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,静静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逆子!”老人手上拐杖在地上一立,吓得陈二狗连忙跪下,不断磕头,老人继续骂道:“你自幼不爱读书,老夫也由得你,长大了却也不学好,天天跟一群无赖厮混,好几次,我想到官府告你忤逆,跟你脱离关系,可你媳妇贤德,生下的孙子也乖巧,我才留你在陈家庄,今日你竟然敢对恩人动武,是不是想气死老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又磕了几个头,才惶恐道:“爹爹,什么恩人,孩儿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日老爷在鸳鸯桥给西门庆撞倒,伤了腿,还给那厮推了一下,气得心痛症发作,也还是多亏了你平时的好作为,所有行人看到了都冷眼旁观,上次给你抢了田地的那洪通,还隐藏在水下,把桥割断,要致老爷于死地,报你作的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妇人从后堂走出来,武松认得是昨晚来接老人的儿媳妇,原来她就是陈二狗的老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到武松面前,扑通一下便跪倒:“昨晚事急,未能答谢恩人,今日拙夫又无礼,贱妾真是虽死也难谢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!你是说武松救了我爹?”陈二狗跳了起来,大步走向武松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29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