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三十八章 乌鸦的白玉

第三十八章 乌鸦的白玉

        阳谷县,北山半山腰,几间茅寮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鸦抱着一只母鸡,温柔的理着她的毛,口中里唱着青楼调情小曲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在耳里,感慨北宋青楼文化的博大精深,这小曲听得人心里痒痒的,好像有个衣衫单薄的女孩就在自己眼前搔首弄姿

        看在眼里,不禁菊花一紧,这乌鸦对着母鸡唱调情小曲,不知意欲何为,在2017,某种恋男嗜好跟“鸡”字关系密切,深恐这货是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乌鸦叔父!”武松行礼道:“这里有三十斤黄金,拿来孝敬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咯咯咯----

        乌鸦用力将母鸡往身后一抛,抢过黄金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哎,不要说孝敬,明买明卖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仔细的数了一下黄金,直起身子,往茅寮走去,有气无力的喊道:“你们三个都没吃饭吧,锅里有剩饭剩菜,自己照顾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鼠拉着武松的手笑道:“武都头,这事成了,叔父从来没请过人吃饭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和老鼠从厨房拿出饭菜,一盘焦黄的大白菜,还有一大盘的白米饭,此外没有其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惊讶,他没有嫌弃乌鸦的小气,倒是佩服他的见识,他是明摆着知道三人会去而复返,而且没有吃饭,这一大盘饭是后来才做的,他一个人不可能吃那么多的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网络上说的段子,天才在监狱,果然没错,乌鸦是半个脚在牢房的人,可这等见识,我看捕快里面就没有那样的人才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日没吃过东西,饿的发慌,白饭也吃他三大碗,乌鸦在一旁唉声叹气,好像天生就是一副凄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乌鸦叔父!”武松懒得理会他,衣袖一抹嘴巴,直接入主题:“白玉马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玉啊白玉,本来是在我怀里,现在却在别人处!”乌鸦出神的看着屋外,怔怔的流出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尼玛,这乌鸦是不是精神有问题,白玉马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,我还没哭,他反倒是哭了,真是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纳闷,仍旧耐着性子问道:“那现在到底在何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鼠!”乌鸦突然双手抓着老鼠的肩膀,神情凝重,顾左右而言他,问道:“你曾祖父可有儿子?你祖父可有儿子,你父亲可有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马蛋!”武松心中大骂:“你特么的收了劳资三十斤黄金,还来给劳资玩虚的,待事成后,看我削不削了你!”武松心中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鼠看着叔父神情凝重,也正式道:“曾祖父有一儿子,就是祖父,祖父有两个儿子,是家父和叔父你,家父有一个儿子,就是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照啊!”乌鸦一拍大腿,嚎啕大哭道:“我跟你父亲是同胞兄弟,他的儿子都二十多岁,眼看就有孙子了,可我今年五十有二,还没有儿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!原来你是思春!”武松哑然失笑:“乌鸦,你别哭了,老大不小的,这事解决后,你看上阳谷县哪一位姑娘,我都替你把亲事说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想不到,自己一直想撂倒王婆,在这个时候,竟然觉得王婆十分的有用,真是讽刺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乌鸦怒气冲冲的一把抓住武松的衣襟,扬起右拳就要打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吓得老鼠一把抱着乌鸦,口中大叫:“叔父,你睁开眼睛看看,他的拳头比你的头还大,他是打虎武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虎武松又如何!”乌鸦仍旧大骂不止:“他不可以侮辱我的白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又好气又好笑:“我什么时候侮辱了白玉马,现在还求神拜佛要找它回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是白玉,不是白玉马,就算你的白玉马是皇上御赐又如何,怎能跟我的白玉相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鼠吓得一把捂着他的嘴巴,这话可是要砍头的,何况在一个都头面前说出来,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鸦在老鼠的手掌里发出闷声:“我的白玉给人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简单!”武松终于搞清楚了,原来乌鸦有一块心爱的白玉,还一直贴身戴着,给人抢去了,他保证道:“只要还在阳谷县,就算是知县相公取了,我也担保替你拿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打虎武松,也是阳谷县都头,说话要算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泪眼婆娑的看着武松,一脸期待,武松拿起桌上的筷子,轻轻一折,正式道:“若然做不到,犹如此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乌鸦伸出手掌跟武松来个三击掌,随后说道:“这双筷子三个铜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铁公鸡!”武松笑骂着,从怀里拿出一两银子丢给乌鸦:“给你买一百双筷子,好啦,你倒是说说谁抢了你的白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恒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一怔,自言自语道:“这名字听起来耳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你忘记了,豹头山的贼头‘赛太岁’就叫李恒!”陈二狗记性十分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‘赛太岁’李恒那奸贼!”乌鸦咬牙切齿道:“那天,白玉明明还在温香暖玉中给我唱那首‘醉奴家’,哎,唱得我心里酥酥的,给了十两银子她,可她第二天说要回清河县省亲,谁知道在豹头山下就给李恒抢了回去,哎呀,想起她此刻一定是在李恒怀里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乌鸦一掌击打在饭桌上,盘子溅起,他慌忙向前飞扑,紧紧抱着盘子,后怕道:“幸好没打烂,三十个铜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玉是女人?”武松恍然大悟道:“不是一块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女人!不然我说要生儿子干嘛?难道跟一块玉可以生吗?就算能,它也不可能像白玉一样令我身心舒泰,神游体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的意思是,有钱了,又想把女人抢回来,就满意了,那白玉马的事情,也愿意替我解决了?是这个道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十分慎重的问道,他生怕这个乌鸦又提出什么条件,乌鸦不住的点头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要在十日之内,带领人马去攻打豹头山的,可这白玉马的事情我必须三日内解决,你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说一不二,刚才跟你三击掌,就算是答应了,直娘贼!”乌鸦咬牙切齿道:“就让那李恒再快活几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鼠,出去杀个母鸡,我进去拿瓶好酒出来,这白饭没肉没酒的,怎么能吃!”乌鸦十分大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武松虽然已经吃饱了,可是难得这乌鸦如此大方,他倒是要把他家里的母鸡吃了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嘘-----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和老鼠突然同时做出禁声的动作,乌鸦低声说道:“带白玉马消息的人来了,你们躲起来!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0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