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五十六章 美食蛇咬鸡

第五十六章 美食蛇咬鸡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豹头山的事情,我也早有所闻,只是这山地处阳谷县和清河县交界,要是由阳谷县派兵讨伐,定会令清河县知县有微词,甚是不妥,须得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是精明的人,岂能看不出知县说的“从长计议”就是“以后不提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相,话虽如此,要是由阳谷县把贼寇擒拿,一定会令上官赞许,恩相英明也更深入民心!”武松决定给他戴帽子,所谓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希望能一时激起他的豪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却是一个万年老油条,他把手中香茶一放,说道:“阳谷县官军不多,难以抗衡,待我发一公文,跟清河县知县商量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代把茶一放,就是送客的意思了,武松岂有不知,他心道:“为了百姓,为了义气,我便佯作不知,最多令相公心里骂一句‘不识大体’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相,小人斗胆,愿意联结乡间游勇,不用惊动县衙一兵一卒,仍旧是挂了你的名头,去把豹头山给平定了,还百姓安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松,你真是糊涂!”知县在桌上一拍,香茶贱了满桌,武松立刻站了起来,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稍稍缓气,武松是他的爱将,自己送金银珠宝上东京也只能靠他,只好强忍了怒火,语重心长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你是志诚君子,可并不懂得为官之道,既然也是自己人,本官便与你说了,为官之道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头山盗贼甚是难缠,往年清河县也曾派人围剿,未能成事,反倒给那群盗贼攻到县衙前,也是阳谷县派兵才解围了,狼狈不堪,幸好这事没有惊动上官,不然大家的乌纱难保,自此官军也没有去招惹他们,他们也没有僭越,大家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知道你神勇,可双拳难敌四手,以你一人之力,怎能抵挡一二百贼寇,乡间游勇,只是乌合之众,岂堪重用,反倒妄自丢了卿卿性命,这事休得再提,明日退堂后,再来这里,我把夫人的事情详细给你交代,你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大袍一挥,径直转入屏风,那里是他跟夫人闺房之处,武松是不能进去的,只好长叹一声,走出大堂,由县衙口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刚踏出县衙门口,给人从后面拦腰抱着,一看,原来是乌鸦,他更是尴尬,自己答应要替乌鸦抢回白玉的,现在难道他就来催促!

        “乌鸦叔父,方才知县相公并不允许我攻打豹头山,可答应你的事情,武松就算拼了这条性命,也要做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诺千金,心想,既然知县不允许,我只好自己一人一棒,直上豹头山便是,大丈夫,有何惧焉!

        他主意已定,站在原地,等候乌鸦埋怨或者责骂,可乌鸦并没有责怪他,应该说是无视他,乌鸦放开武松,双手背在身后,抬头看着县衙大门,口中发出“啧啧”之音,他根本就没听到武松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做我们这个行当的,老祖宗有家训,生不入官门,死不入地狱,可我现在改邪归正,真想进去县衙,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看着乌鸦那如同小孩子渴望糖果一样的眼神,不禁莞尔,他一把拖着乌鸦的手,大步走进县衙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鸦站在公堂之上,指着地下,笑道:“武都头,你可知道,午夜梦回,我经常梦到自己便趴在此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梦到自己趴在地上?”武松觉得十分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自然,我们这种人能进县衙,一定是给抓了,这块地板,上面趴的都是犯人,我就无数次梦到自己在这里给凶神恶煞的衙差棍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你说法,这里是你的噩梦,没什么好看的!”武松心情低落,也不想应酬乌鸦,把他拉出了县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今日若无事,便到我茅寮,把母鸡杀了!”乌鸦狠狠的咬着牙,从牙缝里憋出字句:“喝上三大碗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看着他要大方却是心疼得要命的神态,不禁觉得十分滑稽,他生性不喜跟吝啬的人交往,当下也是十分烦躁,只得勉强笑道:“事情本来是有的,现在也没有了,可我还是想回家,谢过叔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!”乌鸦双手紧紧抓着武松的肩膀,眼睛圆瞪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请你吃我家的老母鸡,是我经常抱着不舍得杀的老母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有鸡吃,正好,算我一份!”一位短小精悍的汉子走来,背上挂了一个白色的布袋,武松认得他正是杨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请武都头吃鸡没有说请你,你要去可以,自己带上肉食,米饭我那有,收你五文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武都头的朋友么?”杨舒十分狐疑的看着吝啬鬼乌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!”乌鸦得意的说道,武松没有否认,杨舒见多识广,也不以为意,哈哈一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兄台,你有老母鸡,却不懂得吃,要是算上我一份,保证能令你吃上天下最美味的老母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吹牛谁不会,你这种江湖骗子休得在老爷面前卖弄,我可是你的老祖宗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卖不卖弄待会自有分晓,若然你吃了我亲手炮制的老母鸡,仍然觉得不过如此的话,我赔你五两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两就十两!”杨舒说完,跟乌鸦,一人挽着武松一条臂膀,便往北山走去,武松一来盛情难却,二来对杨舒的所谓特制老母鸡十分有兴趣,他本来对烹饪也是情有独钟的,未穿越前,凡是有不开心的时候,便躲进厨房,烧一道美食,心情便畅快,也就欣然同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山山腰,乌鸦几间茅寮前,老母鸡慢悠悠的在踱着步,殊不知大限将至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舒笑着从背上拿下布包,往地上一倒,“妈呀!蛇!”乌鸦一声惨叫,躲到武松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这汉子,年纪一大把,竟然还会怕蛇!”杨舒鄙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过有乌鸦不怕蛇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的这个反问,杨舒竟然无言以对,眼镜蛇自然是要吃乌鸦的,可乌鸦只是他的外号!

        眼镜蛇在地上扬起了头,紧张的四处张望,杨舒笑道:“都头请看,毒蛇不会主动进攻,除非是遇到猎物,又或者受到外物的骚扰,这里没有猎物,只要我们三人对它不加理会,它感到没有威胁,便会自行离去,这是蛇的习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疑惑:“他跟我说蛇的习性干嘛,这人甚是精明,一定有深意,我听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请对毒蛇佯作攻击动作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不疑有他,左脚向前一踩,对着毒蛇吼了一声,“嗖”,毒蛇猛向前一扑,咬向武松,武松反应极快,忙向左边一让,躲开了毒蛇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狐疑的看着杨舒,不明所以,眼角的余光不敢怠慢,斜睨着毒蛇,那毒蛇发出“呼呼”之音,愤怒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鸦早已吓得躲到了门后,杨舒微微一笑,右手一扬,一点黄色的粉末落在武松身上,武松知道他并无恶意,也不躲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你再去攻击毒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那厮真是你朋友吗?他一直想你送死!”躲在门后的乌鸦巍颤颤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掂量着,方才毒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,自己也能躲开,现在第二次攻击,威力一定减弱不少,也没有半点害怕,反倒像试一下毒蛇的攻击能力,左手一扬想给毒蛇一个假动作,右手来抓它,显示一下自己的本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,左右一扬之际,毒蛇没有攻击,反倒后退,那样子就像遇到了克星,十分惶恐,武松心中一片雪亮,左手一抓,将毒蛇抓住,那毒蛇在他手里,乖乖的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药粉能制服毒蛇?”武松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军交锋,毒蛇没有性子,受到惊吓,无论见到马,还是见到人,都会乱咬一通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了接过杨舒的话说道:“要是有了这粉末,毒蛇便只咬对方不咬我们,可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舒并没有回答武松这个问题,反问道:“要是跟贼人对阵,他们都摆好架势,叫阵出战,却是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想,有道理,要是双方都摆好战阵,按照古代的打法,是应该一人一将的交锋,那我是步军,他说马军,总不能带一条毒蛇出战吧,可杨舒能这般问,一定有其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兄弟赐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舒并不说话,左手一样,一点白色的粉末落在蛇头上,那蛇立刻从武松手里挣脱,飞似的奔去,一口咬在母鸡的脖子上,母鸡乱叫一阵,便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蛇咬死了我的母鸡,请赔银子一两,既然母鸡死了,便不能做出好菜,刚才的十两银子也是输了,十两银子,拿来。”乌鸦老实不客气的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笑道:“乌鸦叔父,都算在武松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我可没输!”杨舒笑道:“你们说没听过一道菜,叫蛇咬鸡,就是让毒蛇把鸡咬死,然后把蛇跟鸡一起烹煮,那美味一试难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真是能吹牛,鸡给蛇咬死了,身上有蛇毒,还怎么能吃下肚子!”乌鸦骂道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4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