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五十七章 抗蛇毒血清

第五十七章 抗蛇毒血清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能不能吃,待会只有分晓,你便看我手段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舒十分得意,一手挽起老母鸡,伸手便将老母鸡身上的毛拔去,武松看了惊讶不已,凡是杀鸡,一定要煮了沸水,将鸡放进去浸泡,鸡毛方能拔去,而他并不需要任何的热水,张手便来,能解释过去的,是他手力惊人,或者老母鸡中毒甚深,鸡毛自动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母鸡的毛很快便给杨舒全然拔掉,丝毫也不费力,鸡身漆黑一片,那就不用猜想了,一定是老母鸡中毒很深,以至鸡毛自动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这直娘贼,为了不输十两银子给老夫,竟然要拿毒鸡给我们吃。”乌鸦指着杨舒便骂:“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舒也没说话,微微笑着,自顾自的去拿了水桶,打来山泉水,便把老母鸡宰了,鸡的内脏也全然变成了黑色,蛇毒已经深入到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越看越惊奇,他自己对饮食之道十分感兴趣,也知道杨舒断断不会拿三人的性命开玩笑,他饶有兴致的看着,心道:“看来杨舒的手段估计在蛇药上,他在烹煮的过程中下了蛇药,蛇药跟蛇毒中和,一定是这个道理,可是鸡给蛇毒死,难道那样会更加好吃,蛇毒竟然能够令鸡肉更加美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刷,杨舒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,对着蛇尾,笑着对乌鸦说道:“乌鸦叔父,你可要这壮阳灵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,当然要!”乌鸦忙不迭送的蹲下身子,张开了嘴巴,武松看着十分可笑,喵了杨舒一眼,杨舒笑道:“都头,你有所不知,越是剧毒的蛇,他的蛇血就越补,要是在活蛇宰杀的时候,割去蛇尾,令人从此处吮吸蛇血,嘿,就算是裆中那话儿十年不能用,也要为之雄风一震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舒说着,已经割去蛇尾,乌鸦贪婪的咬着蛇尾,拼命的吸着蛇血,那蛇给抓住了七寸,只能张开嘴巴,从里面射出一条毒柱,毒液落在草丛里,那一片刚冒出新芽的绿草尽然枯萎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光,乌鸦的嘴巴才离开了蛇尾,满意的抹抹下巴,拍了一下自己的裆部,笑道:“哈哈,你今天有福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舒在蛇腹上一割,取出蛇胆,递给武松,笑道:“都头,这蛇胆化痰止咳,能调理气息,你是练武之人,吃了最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想到潘金莲伤势未愈,正是气血虚弱,吃这蛇胆最好,便道:“劳烦乌鸦叔父拿点烈酒,将蛇胆泡上,我拿回去给嫂子补身子,杨兄弟,你改日替我找几条最毒的蛇,我自有用处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说那活蛇血能够壮阳,便想拿来给武大郎试一试,现在也不方便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容易!”杨舒一口答应,转头对乌鸦说道:“乌鸦叔父,你家里可有菊花酒,这吃蛇的,喝菊花酒最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两银子!”乌鸦懒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杨舒捧了一大盘香喷喷的“蛇咬鸡”出来,看上去黄橙橙的,十分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舒,你先吃!”乌鸦蹲在长凳上,用筷子指了指杨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还怕毒死你,要我来试毒么?告诉你,我早已服了解药,毒我不死的,你就难说了!”杨舒笑嘻嘻的举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!怪了!”杨舒的筷子还没碰到盘子里的菜,武松已经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口里,叹道:“老母鸡本来肉质较韧,可这块鸡的肉质吃上去好比是未下蛋的小母鸡,十分爽滑,而鲜甜又胜于小母鸡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蛇.....蛇毒的作用!”杨舒竟然嘴上发颤,他是激动,这“蛇咬鸡”他不知做过多少回,就算是江湖上的成名好汉,又或者自己的挚友,凡是吃的,都要看着自己先尝一口,方敢起筷,更有甚者,吃完之后立刻找大夫诊治,唯有武松,不说一句话,抢先便吃,这等豪气也只有他了,最令人感动的是,他对杨舒的信任,不用说出口,行动已经证明了,是可以把性命拿出来的,杨舒心中也暗暗为武松许下以命相交的诺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蛇毒进入了老母鸡的身体,会令老母鸡本来十分韧的肉质变成鲜嫩,而且更加的鲜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弟,这菜里是否放下解蛇毒的药物?”武松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然是旁人询问,杨舒是不屑回答的,武松却是例外,他恭敬道:“没有,我们吃的就是蛇毒,这蛇毒入了老母鸡的身体,已经有了变化,吃进人体,虽然有毒,却不会致命,而且,以后若是有毒性比这蛇低的毒蛇咬到,你的身体也会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点着头,心中想到:“这也是有道理的,在现代的抗蛇毒血清,还不是把蛇毒打进动物的体内,待产生了抗毒性之后,便制成血清,看来这杨舒治疗蛇毒的能力,比我那时代的医生还要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和杨舒喝着菊花酒,吃着“蛇咬鸡”,十分的高兴,乌鸦却是在一旁,端着一碗白米饭,就着茶水,慢慢吃着,开头的时候,他心想:“杨舒跟武松要好,一定事先给了解药,就算没给,这武松身体异于常人,他不会中毒,不代表我不会,嘿,我吃了蛇血,这身体还要留给白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那“蛇咬鸡”的香味实在是太过诱人,眼看一大盘将近吃完,武松仍旧神清气朗,乌鸦终于忍不住,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口里,嚼了两下,在自己脸上“啪”的打了一下,骂道:“乌鸦呀乌鸦,亏你长了五十多年,第一次做了亏本生意,这老母鸡明明是自己的,却让外人吃个精光,现在才敢去吃,笨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一把捧起饭碗,往盘子里一倒,整碗饭都倒了进去,他抱着盘子,双眼发光,狠狠道:“这饭我吃过了,有我口水,你们不能再吃了,这剩下的,我全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和杨舒看到他那贪婪的样子,都禁不住哈哈大笑,杨舒呛道:“乌鸦叔父,这顿饭先谢谢你了,本来第一次上门,做晚辈的应当奉上十两银子,孝敬,可你偏偏爱惜侄子,不要了,那我只好拿去赌场,大杀四方了,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是吃一口饭,又瞪杨舒一眼,恨不得把杨舒也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请受小人一拜!”杨舒笑容一收,对着武松便拜,武松慌忙扶起他,奇道:“兄弟何故如此多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自小丧了双亲,靠自己摸爬打滚过日子,经常流离失所,便住在山上,南方的山上多蛇,我也没银子吃饭,只好抓蛇来吃,久而久之,便练就了这身本领,后来又得到一枪棒教头,教了几路拳脚,开始在江湖上卖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身短,可胸腹中也有志气,奈何本领低微,自知一辈子也难展抱负,昨日遇得教头,还能凭借一点雕虫小技,为剿灭豹头山出一份力,自此之后,江湖中也会有我杨舒这号人物,小人能得以扬名,也是拜都头所赐!”

        咯噔!武松心头大震:“知县相公不允许我带人攻打豹头山,我是想自己一人一棒便去,当下想来,除了杨舒,陈家庄一百余人,也是想藉此机会,在江湖上扬名,我那样做,岂不是耽误了众兄弟!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5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