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五十九章 潘金莲的故事

第五十九章 潘金莲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身体一震,双手在床上支撑着要起来,武松连忙扶着她手臂,紧张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是否武二说错了话,令你如此激动,就算如此,也不必为此拉扯了伤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稍稍喵了武松一下,听话的趴下,她一时激动竟然忘记了自己腿上的伤,她红着脸说道:“奴家怎会怨恨,反倒是感激叔叔,你这话道尽了妇女的心声,自古以来都以男为尊,可当日造人的女娲娘娘便是女儿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脸上因激动而潮红,口中喘着气,样子十分的娇媚,武松不禁为之一荡,稍稍震慑心神道:“嫂子说得是,从我回来的那地方,便是男女平等,甚至是女尊男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,怎么会女尊男卑,那男子有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定然没听过娘炮,就是长了男儿身,却作女儿性格的人。”武松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此等男子,真是稀奇!”潘金莲鄙夷道,她稍稍平复心情,说道:“叔叔的烦事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带回了蛇胆,你先吃了,待我慢慢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不等潘金莲答应,大咧咧的从碗中拿出浸泡的蛇胆,塞入她口里,潘金莲感到嘴里一滑腻,一个冷冰冰的东西便进了肚子,她微颤中,嘴上一合,竟然含着了武松的手指,两人都是身体为之一动,武松立刻缩手,强自震慑心神,良久才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在阳谷县和清河县间有一座豹头山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烦恼的事情是否山上那些盗贼?”潘金莲忍不住问道,旋即觉得自己打断武松的话语,十分无礼,心中忐忑:“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我。”,偷偷看了他一眼,武松脸上并无异样,手里拿着芦荟继续替潘金莲抹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不出屋子的大嫂都有闻,可见这群盗贼的猖獗,我定然要将之平定!”武松昂然道:“只是我将此事向知县相公禀报,他却是下了禁止令,不许我攻打豹头山,令我甚是苦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心怀百姓疾苦,要为百姓除害,又肩负朋友义气,自然是心乱如麻,想不到好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咯噔,武松停止了手中的芦荟,怔怔的看这潘金莲,潘金莲自然也是感受到武松的异样,她大腿上少了那舒服的感觉,心中一空,抱歉道:“是奴家说错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哪里有说错,只是二郎未曾向你透露心声,你却是猜透了,我心中讶异,也倍感温暖,似乎找到平生知己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直抒胸怀,潘金莲听了心中窃喜,自己竟然在他心中有如此重要的位置,她自当是把知己想成了红颜知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奴家跟你说一个小时候的故事。”潘金莲有意要点化武松:“希望可以有点生趣,暂缓你胸中抑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说吧。”武松正烦恼间,可以听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说说故事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小时候长在乡间,老父替财主养羊,我六七岁便去帮忙,负责照料那驱赶羊的两条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说道这里,忍不住自己笑了出来,神态有些不安,也有些顽皮,武松看得如痴如醉,随口道:“想不到嫂子小时候也是过得艰苦,我还道你是大户千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大户人家,又怎会卖身做丫鬟。”潘金莲悠悠的说道:“每天做低三下四恶活,去伺候主人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自己劳力养活自己,没有什么低贱的。”武松安慰道,随即又说了一句自己耳熟能详的话语:“只是你本可靠颜值,奈何却是出卖劳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颜值?”潘金莲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就是说你长得很美,靠一副容颜,自可立足,古话不是说倾国倾城吗,你不需要国家,也不需要城池,只是要安稳的生活,那简单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听了心花怒放,暗暗娇嗔道:“这叔叔真是大胆,说话如此坦白放荡,只是,只是人家心中听了十分的受用,我真的有那么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!你的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意乱神迷之际,听到武松一声惊呼,连忙问道:“是不是我腿上伤患处,十分难看,受过伤自然会那样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后面的话充满了失望,她是不愿意武松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这皮肤好得很,跟旁边一样的娇嫩,并无异样,我是赞叹严方医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的一句“跟旁边一样的娇嫩”羞得潘金莲满脸通红,想着自己那没给其他男人欣赏过的大腿,现在毫无遮掩的展露在他眼前,想拉被子盖住,可又想把自己引以为傲的肌肤给他继续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嗖,大腿上一阵温暖,被子盖上了,潘金莲的心却是一阵的失落,武松喜道:“嫂子,看来你是可以照常生活了,从此也不需用这芦荟,你的伤已经痊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这句话令潘金莲失落感徒然增强,她是宁愿自己再伤多几个月,每天有武松来替她抹拭芦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的故事讲完了吗?”武松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还没有!”潘金莲缓一缓神说道:“那财主甚是吝啬,每日给两条狗的食用都不多,以至于它们每日都厮打不断,我为此甚是苦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为它们终究是为了抢食,而其中一个被对方咬死,所以天天盯着它们,有一天,来了一条野狗,长得十分雄壮,要来抢食,我看到野狗十分害怕,不敢向前,反倒是那两条不和的狗,一起出击,终于把野狗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一怔,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,他稍一沉吟,喜道:“嫂子说的是,只要令知县相公知道,盗贼对他也构成了威胁,他自当会和我一起,同仇敌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只是说小时候的一个故事,至于你们男人间的大事,我如何懂得,既然叔叔说是,那自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盘算:“她说得十分在理,只要我找到一个契机,令知县知道豹头山盗贼对他威胁颇大,我跟他便如那两条守卫食物的牧羊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真坏,你是说二郎是条狗么?”武松突然恍然大悟,笑骂道,潘金莲给武松识破了小诡计,不禁莞尔,红着脸道:“奴家未曾说过此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如果我是条公狗,你便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咄咄咄!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正欲跟潘金莲开个玩笑,潘金莲也心中盘算怎么应付,两人都是忘乎所以,其乐融融,突然而来的脚步声,令两人收敛的笑容,心中都是空荡荡的,是武大郎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没有避忌,要逃出房间,他觉得自己光明正大,可心中是否真的如此,自己也说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在照顾大嫂么?”武大郎看到武松在自己房间,没有怨怒,反倒十分开心,他笑道:“今天我算是长足了面子,整个阳谷县都知道我武大就要当掌柜子了,以后还有谁敢小窥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这武大郎得意洋洋的样子,武松也十分高兴,附和道:“本来就没有人敢小窥了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明日便劳烦你去鸳鸯湖,运几块坚冰回来,现在正是初春,担心冰雪消融得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叔叔明日也有要紧的事情,你的小事便不要烦他。”潘金莲埋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碍事!大哥,明天我便邀人一起到鸳鸯湖运坚冰回来。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5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