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六十二章 军令状

第六十二章 军令状

        阳谷县衙,内堂,卯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伸伸懒腰,惬意的轻声说道:“这一觉睡得真好,很久没试过那么香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将烛心轻挑,房间内堂亮一片,掀开被子,夫人那粉嫩的铜体映入眼帘,他不禁心头欢喜:“哈哈,前日高御医还说我肾水不足,需要调养,可昨日才给玉玲珑侍奉得筋疲力尽,昨晚竟然还能跟夫人共赴云雨,哪来的不足,只是记性确实不好,我到底什么时候挑起了兴致,倒是没印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笑眯眯的欣赏着夫人的身体,夫人虽然已过三十,可是肤质紧致粉嫩,确实不比少女逊色,只是她生性端庄,怎么也没有外面的女子风骚,所以才少了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因为早上起来,微微有点热血沸腾,又觉得似乎有点愧疚妻子,主要是昨晚的事情竟然忘记了,何不趁还有时间,再次确定一下,自己也是久未尝过妻子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贪婪的抚摸着夫人的身体,柔情的在她脸上轻吻,夫人感到一种温馨的暧昧,如同久雨逢甘露,竟然喜极而泣,十分热烈的回应着,眼睛迷离间,看到知县身上竟然穿了自己的亵衣,从小便读圣贤书的她,不禁怒火,一把推开知县,冷冷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定是给外面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,竟然学得如此不齿的陋习,我乃正当人家的女儿,不懂你这等风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一腔的浴火如同给冰水浇灭,十分不解的寻着夫人的眼光看去,不禁大惊失色:“夫人,我如何.....如何穿了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便要问......”夫人正要讽刺两句,突然惊道:“夫君,昨晚睡觉时,你的胡子还在,为何此刻竟然剃掉?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一摸下巴,也是慌得六神无主,低声咕嘟道:“传闻有什么鬼剃头,难道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你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反应过来,夫人突然惊得搂着他,指着墙壁,他往墙壁一看,慌得全身发抖,只见墙壁上斗大的写着十个大字:“豹头山赛太岁请来拜访”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-----”知县满身的慌张全都化成了愤怒,两排牙齿咬得“咯咯”作响,他狠狠道:“大胆狗贼,竟然敢辱本官到如此天地,不灭了你,岂能为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再说武松,卯时便到了县衙,跟王二牛等人若无其事的开着玩笑,等待辰时知县升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近辰时,捕快分班站立,王二牛站在公案旁,武松站在捕快首位,“咚咚咚”,突然门外的大鼓被人敲响,王二牛和武松连忙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位身材瘦削矮小男人,正在外面敲打着大鼓,王二牛嚷道:“好啦,好啦,听到了,你有什么事情,先在这里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“未见官,先打五十”,是两层意思,一是审犯人的时候,先打了再说,将他气焰打消,好从实招来,二便是现在王二牛的做法了,凡是来告状的人,都是在县衙外先敲鼓,便有王二牛出来询问,要是告的达官贵人,他便出言恐吓,劝其作罢,要是一般案件,容易审理的,就麻烦先给点辛苦钱,他要进去通报,要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也是立刻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看着来人,也不像有钱的,语气便十分淡然,来人便是苏全,他是受了武松嘱咐来告状的,只见他七情上脸,哭道:“小人是豹头山下替财主放羊的,昨日在那放羊,给山上的盗贼把羊都抢了,主人要小人赔偿,小人如何有能力,所以来告状,请知县相公主持公道,派捕快去擒拿盗贼,把羊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听了,心中冷笑:“莫说你的羊给抢了,就算是你老婆给抢了,知县相公也不敢派兵去,看他的样子也是没银子,干脆打发他走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就要升堂,你进去便是,相公一向安民如子,定会替你做主。”武松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一听,心中叫苦:“哎呀,你这兄弟真是的,怎么不让我说话呢,让这汉子进去,一定令相公尴尬,这本来是我的分内事,你倒好,出来随便一句,估计待会相公一定要臭骂我一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也是无可奈何,武松已经让那人进去了,自己能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升堂了,大家看到他本来十分威严的胡子,竟然剃掉,都十分惊奇,只有武松和跪在堂下的苏全心中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面跪着的是何人?”知县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是财主家的下人,名叫苏二,负责牧羊,谁知道给豹头山的恶贼抢去一十三头羊,所以来请相公作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站立两旁的捕快都十分狐疑的看着王二牛,均是心道:“王都头,你今日是吃了猪肉,蒙了心么,这种人怎么可以出现在公堂,你不是存心让知县相公难以下台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自然知道各位捕快的心声,自己也是摇头叹息,禁不住看了武松一眼,可也是无可奈何,这人对自己极为义气,就算是因此给知县相公大骂一场,也是只能哑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倒是担心武松这个脾性,以后怎么能在县衙混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豹头山的盗贼本官也是有所听闻,只是这山分属阳谷县和清河县管理,也不知道盗贼的巢穴到底是在阳谷县这边山头,还是在清河县那边山头.....”知县悠然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堂下的捕快人人是心中冷笑:“知县相公是官场老手,说出来的话都是密不透风的,接下来肯定是说,要派人查探一下,到底属于那边管辖,要是属于清河县,阳谷县便不能越界了,看来准备退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却是看这武松,他自己心中也是难过,武松是古道热肠,要是给知县那样的冷水当头淋,实在是有点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知道,两个县之间是泾渭分明,不能越雷池半步。”知县继续说道,大伙都以为是按着自己的意思说下去,都在想退堂后,到哪里吃饭喝酒了,知县叹了一口气,脸带悲凄道:“可是现在盗贼已经危害到本县百姓,国以民为主,本官到阳谷县上任第一天,便当天发誓,一定要捍卫百姓的安宁,苏二,本官一定替你做主,派遣官兵,剿灭恶贼,你且退下,我自当跟县衙捕快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全马上磕头退下,堂上的王二牛和各位捕快都惊奇的几乎把下巴掉到地上,唯有武松心中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都头,这事你怎么看?”知县瞟了王二牛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二牛根本就猜不透知县的心思,只得说道:“但凡相公有令,属下自当奉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知县点点头,看这武松问道:“武都头,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头山盗贼猖獗,令百姓不安,定要出兵讨伐!”武松一个早上就是等待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本官也是同意你的观点,只是阳谷县兵力有限,近来治安也不好,需要人手,要是向上官调兵的话,恐怕又会.......哎呀,真是令人头痛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看着知县装模作样的神情,不禁心中暗骂:“尼玛!我不是早给你说了,不用县衙的官差么,哦,对了,你无非是要我说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相,在阳谷县,你为官清正,爱民如子,深得民心,我曾听坊间所言,要是有什么事情发生,只要你振臂一呼,民间游勇便会出来,我估计,只需两天时间,便可聚集一二百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如此甚好!便交予你去办,县衙里面,你可以挑选二十名官差跟随。”知县正中下怀,看到武松已经答应,知道他已经落入自己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县虽则恼恨昨晚受到的屈辱,可也担心武松要是剿灭不了豹头山的盗贼,反倒给人家攻打到县衙,自己的乌纱难保,所以还有后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恩相!”武松不疑有他,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情十分迫切,都头大概需要多少日子方可将豹头山盗贼一网成擒,十日可以么?”知县心中还是记挂着武松要替他送财物到东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是志诚君子,哪里想到那么多,反正自己也是决定后天便攻打豹头山的,于是道:“只需三天可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三天太过仓促!”知县点头道:“这样吧,本官给你七天时间,可凡是古代大将出兵,均要立下军令状,不知都头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何难,但凡相公写下的,小人画押便是,七日内攻不下豹头山,自当把人头拿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本官便写一军令状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知县看到武松中计,心中一颗大石才真正落下,连忙写下军令状,里面说道,七日内,武松要是攻不下豹头山,便人头落地,还要牵连到武大郎夫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为自己保障,只是武松一个人头,感觉还不够,势必要把武大郎夫妇牵涉其中,武松才会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也没有多看,走上前,也不签字,左手在墨砚上一压,在军令状上面盖上大手印!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6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