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六十四章 华佗的徒弟

第六十四章 华佗的徒弟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,心中疑惑,斜睨着陈二狗,他脸上虽有调笑之色,可并无半点虚伪之意,他知道陈二狗在自己面前是不敢说假话的,不禁微微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转念一想:“哎呀,我真是笨,那牢里送药的婆娘说是受了严大夫所托,没有说严大夫就是严方,或者是他父亲,叔伯,甚至是祖父,也是有可能的,如高御医所言,他如此年轻,怎可有国手的能耐,就算现代的医学生,也要学八年才毕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武松心中一松,笑道:“二狗,你带我去找他,我有事要询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一声答应,便领着武松往后面的猪圈走去,远远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,陈二狗抱歉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不如你在客厅喝茶,我让严方那小子来见你便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有求于人,必须礼贤下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贤士?都头说是那小子么?”陈二狗鄙夷道:“他做我的手下,我还嫌弃呢,若不是他三翻四次的哀求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多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远远的看到在猪圈里有一个瘦削的身影,无论他本身是神医,还是家中长辈,自己来有事相求,总不能大放厥词,他立刻制止了陈二狗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近一看,武松不禁莞尔,只见那严方搂着一头大花母猪,抚摸着它的脖子,就像恋人一般,还在那自言自语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花啊小花,其实人跟你们猪都一样,猪长大了,才可以让人看上眼,拿去宰杀卖钱,人也要胡子长出来了,才会令人相信,找你治病,哎呀,小花,我不是说你要给人宰杀,你怎么会给人宰杀呢,迟点大家都知道我的本事,有钱了,便将你买下,供养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咯噔!武松心头大震:“听他此番言论,大有怀才不遇的悲凉,看来他就是神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你个严方,长大几岁,知道女人的好处,在外面没本事,却要到我家来拐带母猪,告诉你,你喜欢它也可以,必须给我三书六礼,才能迎娶它过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大大咧咧的调侃着严方,羞得严方跳起来,红着脸,低估道:“大哥,你是在笑话兄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你真是不懂得规矩,在都头面前,不先给他老家人磕头,倒是来叫我大哥,想把我折煞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都头,小人给你磕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严方吓得连忙跪下给武松磕头,武松一把扶起他,失望道:“大家自己兄弟,何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却是十分郁闷:“凡是有才能的人,必然有一股傲气,虽说大隐隐于市,可也埋没不了那股气质,这严方做人闪缩,卑躬屈膝的,不像是神医的架势,看来是找错人了,起码他不可能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敢问武大娘子的伤势可痊愈了?”严方恭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下床了,多亏了你的药方,不知何时方便,待我准备礼物,上门跟你的家......”武松想说“家父”可也有可能是家叔或者爷爷,只好改口道:“家中长辈道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中长辈?”严方摇头道:“小人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送来的药是谁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小人自己上山采的药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仔细的端详着严方,只见他头上除了那根用来扎头发的稻草,还有一条母猪吃剩的枯黄菜叶,衣服上还沾惹了一点猪粪,形容岂止是猥琐,简直是令人敬而远之,怎么看也没有半点神医的风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谢兄弟了!”武松从怀里拿出五两银子,放到严方手里说道:“这是我嫂子吩咐,要给你的诊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不用那么多,那些草药都是不值钱的东西,只是大家不懂医理,所以没有采摘而已!其实很多人治病,根本不用花费那么多的银子,中药除了几味稀有的,其余都不值半文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点头称是,对这个人有了半分的好感,即便是现代的医院,其实很多病,只需要几块钱的药费便可痊愈,医生偏偏开几十甚至几百元的药,这是跟药商提成挂钩使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收下就是!”武松将他手中的银子往他怀里一塞,想试探一下他,说道:“其实我近来身体有点不舒服,所以请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把脉,都头身体强壮,没有半点的病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又是心中一惊:“这人甚是了得,只看我外表便知道没病,可我身体壮健,这谁都看得出来,再试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替一位长辈问一下,他常年有心痛症,而且一个手一个脚不是很利索,会麻痹,甚是恼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血脉不畅,只要在他两个中指下一刀,令积压的淤血放出,在少阴心经上下针,便可痊愈,此病须得赶快治疗,否则病人遇事恼火,心血堵塞,立刻晕倒,一炷香时间,不诊治,回天乏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果然医术高明!”武松听了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这算什么医术,你要问我,我也懂得!”陈二狗不屑道:“都头所说之事,便是我爹爹在鸳鸯桥遇到的事情,他老人家回来后,每天说上十次八次,凡是进出陈家庄的人都知晓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一凛:“对了,我本来是用陈太公的事情来考验他,他说的方法跟木婉霏一样,只是这事情是人人都知道的,没有秘密可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兄弟学得如此精湛的医术,师承那位国手?”武松直接了当,问他师父,要是当代名医,便可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的师父是华佗!”严方整理了一下自己那脏兮兮的衣服,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华佗!”陈二狗笑了出来:“你说的是汉代给关羽刮骨疗伤的华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严方神色凝重的说道,十分的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武松叹了一口气,心道:“这人说得十分认真,看来他说的是真的,他是真的失心疯!你要说自己是华佗的传人,已经是难以置信,谁都知道华佗没有徒弟,医书又给烧了,你现在还说自己是华佗的徒弟,难道你跟我一样,也穿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不相信么?”严方失望的问道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6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