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六十九章 狂躁武大郎

第六十九章 狂躁武大郎

        杨舒的眼睛放出了异样的光芒,嘴上竟然有了一丝的抖颤:“小人一个晚上,就等都头这句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心中偷笑:“这人真是奇怪,蛇明明是你带来的,又不是没见识过,为何比我还兴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转念一想,马上明白,凡是人有得意之事,放在心中是不满足的,必然要给人看到,才算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舒从别人摆放在屋前的一条竹竿拿来,约莫有一丈长,在竹竿顶端系上装有火练蛇和干柴的布袋,踮起脚,一手高高举起,长竹竿衬上他短小的身体,十分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 布袋里面的火练蛇狂躁不安,冲击得布袋不断撞在竹竿上,发出“啪啪”之音,武松觉得十分有趣,这种狂躁的蛇,估计现代也只有黑曼巴了,就不知绝种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舒另一手解下腰间布袋,用嘴巴一咬,解开绳套,布袋放在青石板上,武松的主意力马上转移到地上的布袋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万籁俱静,有种万众期待的感觉,这静十分奇怪,武松稍一沉吟,便知道何故,方才还狂躁不安的火练蛇,此刻安静下来,反倒是木柴在袋子中不断游动,袋子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布袋也有了动静,一事物在里面慢慢蠕动,如同湖面上鱼儿游走形成的线条,那线条渐渐达到袋口,不动声息的露出一个小脑袋,是一个青色的蛇头,顶端有一点小拇指大小的金色,就像皇帝加冕的皇冠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悠闲的吐着信子,真如皇帝出巡,雍容华贵,就差没有走个霸王步,迈出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!”武松忍不住叹了一声,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,那蛇真的从袋口迈出了一只金色的爪子,它稍稍扭头,似乎对武松的鲁莽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蛇的真容终于显露,原来是一条四脚蛇,头上一点,和四脚都是金色的,其余身体呈青色,长不过半尺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迈着霸王步,巡视着自己的新领地,突然脑袋一转,发出欢快的“吱吱”之音,转身走到杨舒脚下,可以看出它的着急,可走路仍旧慢吞吞的,大有想保持仪态一般,武松禁不住莞尔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脚蛇仰起头,对着竹竿上的两个布袋不断的叫着,木柴在里面狂躁不安,撞得布袋“啪啪”直响,似乎要逃窜出来,而开始狂躁不安的火练蛇没有丝毫的动静,眼力甚好的武松可以看到那布袋轻轻颤动,也不知道是风吹,还是火练蛇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大概是看得明白,两条蛇都十分惧怕这条四脚蛇,而四脚蛇站在竹竿下,是要想把上面的两条蛇作为晚餐,怪不得杨舒要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脚蛇绕着杨舒慢慢的转圈,声音变得低沉,从喉咙中发出“吼吼”之音,如同国王在训示臣民,杨舒却是笑眯眯的看着头,看他那架势,似乎早已涂满了四脚蛇害怕的药粉,以至它不敢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脚蛇走了两圈,蛇头一摆,大步的向外走去,大有一副不给就算的气势,武松连忙喊道:“杨兄弟,四脚蛇要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碍事,楚王蛇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姜太公的鱼线。”杨舒得意的摇动着手指,武松仔细一看,原来在他手指上缠着一条银色的鱼线,只是在黑夜里难以发觉,他不禁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四脚蛇叫楚王蛇,真是改对名字了,他的气势的确有楚项羽的风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大概最早发现有这种蛇的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改的名字,这蛇奇怪,以毒物为食,越毒越喜欢,可它本身是没有半点的毒性,也不知为何,其他毒虫看到它就害怕,当时我也是用这两个毒虫将之引诱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没有毒性?”武松有点小失望:“那它的血自然也不能有壮阳作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壮阳?”杨舒十分惊讶的看了武松一眼,随即像拨浪鼓一样猛的摇头:“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自然知道他的心思,他以为是自己要服用蛇血,可看到自己如小山般的身形,又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楚王蛇的蛇血喝下去,就算肾被割掉,也能令服用者重新长一个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夸张!”武松哑然失笑,心道:“要是真能如此,水果手机出来的时候,人人便去抓蛇得了,哪需要卖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晚上不回家的,在大街上围了木柴,玩过家家游戏么?”一人从紫石街转角处走过来,他身形不过四尺,就算不出声,整个阳谷县也只有武大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为何也是这般的夜归?”武松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不知道,饭馆里面添置了桌椅,我担心有小贼晚上来盗取,要在里面过夜,就回来拿铺盖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昂然道:“谁不知道那饭馆是我武松的哥哥开的,就算你夜不闭户,在里面放上百两黄金,也没人敢来觊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说的是!”武大郎赔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把拖着他的手笑道:“大哥,你回来得正好,我知道你晚上睡觉,脚上不暖和,便觅得偏方,吃后一定能令气血充足,就算一张薄被也能过得严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等好事,便由二哥作主!”武大郎是个没有主意的人,武松说好,他自然也是觉得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舒听了,心中了了:“原来这肾阳空虚的主是大郎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便说破,双手交叉着回收鱼线,不一会儿,便将楚王蛇拉了回来,只见那小蛇嘴里咬着一条比拇指还粗的蜈蚣,正美美的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舒也不说话,从怀里拿出一根手掌长短的银针,猛地往楚王蛇头顶上的金点一刺,“吱吱”楚王蛇一声尖叫,四脚猛烈的爬动,竟然在青石板上留下四条抓痕,竹竿上的两条毒蛇闻到叫声,突然疯狂乱舞,似乎随时都要破袋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舒持着银针的一头,将楚王蛇提起来,亮出匕首,在蛇尾上一刀,割去半截,笑道:“大郎,用嘴含着蛇尾,将蛇血吸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”武大郎惊恐的看这武松,武松点点头,他心中马上安稳了,听话的含住蛇尾,用力的吮吸着蛇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半盏茶功夫,楚王蛇头顶的金点消失得无影无踪,整条蛇也像一条干柴,直挺挺的,毫无生气,似乎死去多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”杨舒说道,可武大郎还在那拼命的吮吸,武松笑道:“大哥,可以了!”,他才松开了口,慢慢的说道:“这蛇血好腥,喝了之后,肚子像火烧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肚子吗?”杨舒调笑道:“待会大郎会发现全身上下都如同火烧一般,急于要找滑腻的冰水来降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弟,这等笑话不可讲!”其实男人之间开这种玩笑是十分正常,可武松隐隐觉得他有冒犯到潘金莲的意思,心中便不悦,可是不是真的为此不悦,还是觉得待会武大郎就要跟潘金莲圆房,自己心中有戚戚然呢,他不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这位兄弟真是爱开玩笑,这等天气盖上棉被还会觉得冷,哪有人还会用冰水降火。”武大郎似乎不解风情,他低声说道:“二哥,我走了,回去拿铺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今晚就在屋子里过夜,饭馆那里我去得了。”武松立刻出言阻止,继续道:“这里还有两条蛇,你把蛇血都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,使不得!这一条蛇就可以令武大娘子一天下不了床,要是再喝多一条蛇血,估计她以后走路都变成八字腿,甚是不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舒!”武松怒吼一声,吓得杨舒立刻捂着嘴巴,讪讪的笑着,武松心乱如麻,他不否认自己对潘金莲是有一点情愫,估计是来源于当时知道武大郎那方面不行,他也是百般说要将潘金莲转让给自己,现在既然武大郎的病可以治好,自己也只能斩断这刚起的情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莫要生气,我到屋里睡便是!”武大郎看到武松发怒,立刻低着头往屋里走去,武松跟杨舒闲谈了几句,大概也是问问他抓来的一百条毒蛇是否安好,后天攻打豹头山时候是否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过得一炷香时间,他跟杨舒告别,便到屋子里拿铺盖,刚推开门,心中一怔:“我这是为何,拿什么鬼铺盖,这不是打扰了大哥大嫂的兴致么,男人大丈夫就算在破庙山旁,胡乱睡一晚,也没有如此墨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为何脱个精光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正要转身之际,楼上传来潘金莲一声惊叫,他听得十分尴尬,一只大脚抬起来,竟然没有放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不要,你不要如此冲动!你把奴家的衣服都撕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这潘金莲的叫声,不禁摇头苦笑:“大哥表面懦弱,其实在闺房也有粗暴的一面,我还是赶快离开,他们两夫妻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使不得,这样会伤了身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潘金莲的声音带了哭腔,武松听得满腔压抑,可这是人家夫妻间的闺房事,在古代没有婚内强叉的事情,就算是现代也是难以定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武松长叹一声,不知何故,他此刻心情激荡,竟然想到王二牛的外宅处,找张惜惜,他今晚需要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救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正要出门,潘金莲从房间冲了出来,披头散发,一只衣袖已经被撕烂,露出凝脂白玉般的一条玉臂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37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