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九十五章 施耐庵写的是历史还是野史?

第九十五章 施耐庵写的是历史还是野史?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发狂的往城外破庙奔去,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都头,您不是在西苑喝酒吗?为何在黑夜里发足狂奔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城外的小山道上,两人推着一辆木头车迎面而来,山路狭窄,武松只能停下躲闪,他奇道:“二位大哥如何认得我?如何知晓我在西苑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阳谷县不认识打虎武松的,估计也只有未曾戒奶的婴孩了!”一人先是吹捧了武松,继续说道:“小人是城中卖酒的李小五,这位是我兄长李小二,今日都头在西苑喝的酒就是我们两兄弟酿的!说来奇怪,我们两兄弟卖酒许多年,头一次听说住在破庙里的人竟然有钱买最好的酒,而且一买就是一大缸,问他一个人怎么喝,他晦气道,老子用来洗澡不行吗!真是怪事年年有啊,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听了心中一沉,连忙跟李氏兄弟告别,跑得更快了,来到破庙门口,已然闻到一股淳淳的酒香,进去一看,神桌已经给人砍作柴火,柴火旁矗立着一个人一般高的大瓦缸,瓦缸里酒香四溢,显然是装满了美酒,一把银白的头发漂浮在缸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松大惊失色,抢到缸前,一把抓起那白发,用力往上一拎,一个赤条条,湿漉漉的人被提了出来,往火光上一照,那不是严方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他竟然一头青丝全部变成了白发,容颜也苍老了有七八岁的样子,武松往他鼻子里一探,仍有呼吸,摸一下胸膛,心脏跳动不息,心中的惊惶才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刻到庙前小溪舀来清水,瞧着严方当头淋下,严方打了个激灵,悠悠醒转,看得武松站在面前,惊道:“武都头,为何在黄泉路上遇到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黄泉路上哪有这暖融融的柴火,香喷喷的美酒!”武松收敛了笑容,十分惊奇道:“严方兄弟这几日不见,你容颜却是老了十岁有余,从后面看简直如同一个糟老头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力交瘁!”严方吐出四个字,十分失落的摇摇头,突然对着武松就拜,口中说道:“都头,小人有负于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立刻将之扶起,温言道:“兄弟哪里的话,你又何曾负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日,我到大郎的店铺,替大郎把脉,发现他的隐疾,小人无能为力!”武松听到他刚才所言,也是猜到几分,现在一听,心中更加的惶恐,只听得他继续说道:“回到山神庙,我翻遍了医书,想了不下一百个法子,也是觉得不能凑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抬头却已经是第二日清晨,感到喉干舌燥,便到小溪旁喝水,倒影中,自己是一夜白头!不禁心灰意冷,知道即便是师父华佗再世,也治不好大郎的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有负于你,不配说那江湖义气,昨日又想了一天,严方瑟缩做人已十余载,直到遇到都头,才扬眉吐气,想着能一展所长,报答知遇之恩,谁知道在你面前夸了海口,结果无能为力,不死有何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过了一辈子低三下四的生活,便想能在死前狂放一番,于是买了这一缸酒,跳进去海饮一场,醉死其中,也算是一条好汉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严方!你不算好汉!”武松斜睨着他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!”严方大惊,死他是不怕的,怕就怕给好汉看小了,颓然道:“小人文不足以考取功名,武不能力斗市井无赖,确实不是好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非有满肚肠的墨水又或者有万夫莫敌的武功,才能成为好汉,你本来可成为江湖上人人敬仰的好汉,只是你一死,便辱没了好汉二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都头赐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有兄弟之义,我拜托你诊治大哥,你却因此而死,陷我于不义,这是小人所为!你严家只剩你一点血脉,没有子嗣,绝了严家香火,此等是不孝所为!你不配做好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严方慌得连忙下跪,磕头道:“都头,小人知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严方,你学得华佗举世无双的医术,应当悬壶济世,方是大丈夫所为,文人者,凭一杆笔,为百姓仗义执言,可称为好汉,武者,凭一双拳头,震慑奸邪,可称为好汉,医者,救死扶伤,可称为好汉,你有好汉的本领,却没有做好汉的作为!实在可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严方听了,虽然身上赤条条的,可也慌得全身冒汗,他颤声道:“都头,小人因一时生无可恋,把华佗的医书都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华佗毕生的心血,你无权烧毁,今日起,你不能再想轻生,你要把华佗的医书重新默写出来,写完后,济世救人,也要为严家继后香火,这些事情都做好了,你爱死,没人能阻拦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头教训的是!”严方已然没了寻死的心,可仍旧有很深的愧疚,说道:“大郎的病,小人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方才只顾着救严方的命,此刻听他重提武大郎的事情,不禁心中一紧:“严方的医术可谓冠绝当代,他不能医治,估计也是没人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仍旧不死心,问道:“大哥是何隐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郎并非有病,而是高丸已然消退,便如太监,药石无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咯噔!武松心头大震:“大哥为何会那样?是给人害了还是天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亲眼所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只需三根手指把脉,便能探知身体奥秘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松一时间思前想后,匆匆嘱咐严方不可轻生,便离开了破庙,走在荒野上,晚风吹来,却是徒添了愁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不能人道,写一纸休书给潘金莲是应该的,只是从今往后,我便要跟她一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丈夫敢爱敢恨,也顾不得许多,那小萌说我来到北宋,可以穿越五人身体,跟潘金莲一起之后,我再成了别人,剩下这武松还会对她好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看那穿越剧,历史是不能改变的,施耐庵写的《水浒》到底是历史还是野史,若然是历史,潘金莲已经用叉竿打了西门庆的头,过得两日,我便要到东京,西门庆便要与她一起杀了大哥,可这没有任何的迹象,潘金莲是绝不会害大哥的!”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43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