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> 穿越之最强武松 > 第九十六章 两种风情

第九十六章 两种风情

        阳谷县,烟柳巷,豪宅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然是融融春意,一名只穿了鹅黄亵衣薄裤的少女,极尽妩媚,一双杏眼秋水欲滴,玉手上夹了一颗翠绿的提子,真乃个绿娇红小正堪怜,她的提子轻放在溢彩流光的暖唇上,咬了半颗,另外半颗便如此送入西门庆的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烦躁不安的侧过脸,躲开这份温柔,整个暖室刹那如同冰封,少女小嘴轻嘟,一踏玉腿,银牙里冒出几个字:“你果真是三月便厌倦一个女人!”,说罢掩面逃进了屏风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在软床上用力的拍了一下,看着坐在下首位那衣装妖艳的张小三,恶心得跳了起来,在大厅内飞快的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抬眼,对下人说道:“你去请鹿.....哎,没事了,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要请鹿帅来分忧,话到嘴边,才想起鹿帅已经给自己亲手杀了,十分的无趣,陈小三看着眼里,听在耳中,他是靠依傍着西门庆混饭吃的,自然十分了解主人的心,立刻赔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官人又看上了那一家的媳妇?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喵了他一眼,只见他竟然支起了兰花手,恨得心里骂一句:“阉人!”,嘴上随口说道:“这非你能力所及,说了也没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小三为人机灵,知道要令主人说出心底话,必须投其所好,立刻笑道:“大官人,小人有一事不明,你手段风流,家财万贯,想要哪一个黄花闺女是要不到的,就如方才的小芙蓉,还不是为伊消得人憔悴,为何偏偏要去打那些妇人的主意,还要难度越高越喜欢,这其中有何趣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明白!”西门庆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张小三的痛处,可他仍旧保持着媚笑,自从鹿帅死后,就没人跟西门庆讨论风流之事,难得今日有人询问,正是心中有无数话儿要倾诉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试想,那些良家妇女,贵人身边的女人,自然端庄贤惠,懂得侍奉丈夫,她们的丈夫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晚上,闺房中,绵绵情意,他在外威武,却想不要身下的女人,身体里竟然还残留着我的....嘿嘿,那是一种何等的英雄气概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哈哈!”张小三竖起大拇指赞叹道:“果然是英雄!别人用拳头打倒当世豪杰,意气风发,可大官人用风流的手段将他打得体无完肤,便是豪杰中的豪杰,不愧是伟丈夫,哎呀,还有那种偷摸的感觉,实在是笔墨难以模拟,只能意会,不能言传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门庆听了大喜,感觉张小三便是他的平生知己,立刻握着他的双手,长叹道:“今日,我在阳谷大街上,给一妇人用叉竿打中了头,这一打把我的魂儿也打了出来,飘飘荡荡的跟了她回去,奈何这骚娘们竟然是武大的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大的妻子,便是武松那恶贼的嫂子了!”张小三那本来就尖锐的声音提高了不少,如同指甲划过玻璃,他咬牙冷笑道:“小人也曾觊觎过那骚娘们,确实是国色天香,令人心中痒痒的,只是要得到她有三难,听说她曾遭遇大户调戏,愤而告状,可见她非水性杨花,此一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潘金莲每日陪同武大到烧饼店,没有单独的机会,此二难,武松如同猛虎,也跟武大同住,此三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直娘贼!还需......”西门庆听了大怒,正要叱责说“还需你说么,若非如此,我还能长嗟短叹!”,可转念一想:“听说但凡男人变成男不男女不女之后,心肠会异常歹毒,心计也灵敏了许多,想来是精力都化作智谋了,听他说出这三难,应当有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....”看这张小三的兰花手,西门庆那“兄弟”二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,只得含糊其辞,说道:“那个,你有什么良方,要是能遂了我心愿,生药铺管账的事情便交由你去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早已有计谋,不单可以遂了大官人的心愿,还能为你要回狮子楼和翠红楼,到时您给我在翠红楼安排个管事的位置便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说!”西门庆握着张小三的手更加的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小三诡异一笑,在西门庆手背上拍了一下,低声道:“就不知道大官人喜欢潘金莲哪一种风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说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小人看来,享用这骚娘们有两种风情,一是温香暖玉,对大官人百般伺候,二是清高倔强,在大官人的力量下挣扎就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种风情最好,她越是矜持,我的心就越痒,她越是挣扎,我的情意就越浓,只是我听说,凡事取容易者而为之,便选第一种风情吧,也算是毕生奇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难和第二难,大官人便如此这般......”张小三伏在西门庆耳边说道:“这第三难也是好办,小人听说过两天武松便要上东京办事,待他办事回来后,小人再施一计,即便他不人头落地,也要充军八百里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阳谷大街,武大郎烧饼外,已然是酉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念叨着:“这二哥也是无解的,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家里解决么,害我一下午的买卖都没了,你凶神恶煞的,谁敢来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一边啰嗦,一边关门,珲哥是个懂事的人,也不追问,急忙的收拾好,道一声:“大郎,我走了,明日见!”,一溜烟的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小滑头,难道我不知道你怀里藏了三对炸鸡翅么,店铺里的数目我心里清楚得很,不过念在你也是回去孝顺老父,便不作声,要是你敢再有下次,看我打不打你一顿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大郎摇头苦笑,推开了家门,屋子里一片漆黑,他心中高兴:“大嫂懂得节俭了,其实有月光,何须点油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面的潘金莲听得大门响了,是慢慢的打开,不是振臂一推的,知道是武大郎而非武松,她在房间内辗转反侧了大半天,穿回自己的衣服,本来想替武松洗长袍,可心中一动,便不愿意洗去自己身体的味道,将长袍整齐的折叠,放在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为女子,却有男儿的担当,立刻整理衣裙,掌了油灯,飞快的跑到楼下,将油灯放在桌面上,扑通一声,跪倒在武大郎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慌得武大郎连忙扶着她:“大嫂,你要折煞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奴家做了有辱你名声的丑事,请大哥责罚!”潘金莲要将下午的事情和盘托出。

  http://www.abcxs.com/book/13434/644543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abcxs.com。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abcxs.com